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till loving you 03

兩天後,利物浦主場出戰紐卡索,一個麥克 歐文所屬的球會.即使歐文現在遠赴美國治療腳傷,他的存在還是整個紐卡索的精神支柱.
 
賽前,傑拉德翹掉了最後一階段的練習,撥了通電話給遠洋的好友.
[喂?]
 
“是我,Steve.”
 
[我知道.怎麼突然打電話給我,晚一點不是有比賽嗎?]
 
“嗯...”
 
[幹嘛啊?好久不見,聲音聽起來卻不怎麼開心啊你?]
 
“我也說不上來...就是覺得心情不好才想找你啊!”
 
[怎麼了?]歐文溫和的嗓音彷彿具有撫慰人心的力量.
 
“Michael,你覺得什麼是愛?”傑拉德帶點猶豫地把話挑明說出來.
 
[哇啊...你跟你老婆吵架?夫妻失和所以讓你很悶?]
 
“不...呃...怎麼說呢...我...我跟Alex很好.”
 
[那你為什麼會問出這個問題?]
傑拉德沉默,自己跟阿隆索的關係他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即便是從小就最親密的兩位好友他都未曾透漏半個字.現在,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把這個隱藏兩年的秘密戀情告訴歐文.
 
[你不想說我也不勉強你...不過,這樣我能幫的忙有限.]
 
“抱歉,我不想傷害他.”
這個’他’,歐文是清清楚楚聽見了.想像著傑拉德此刻困擾的表情,歐文發出笑聲.
 
[讓我想想這個’他’是誰...是Alonso吧.]
 
“嗯...”微弱的答覆聲幾不可聞.
傑拉德並不意外歐文準確猜出那個人的名字,他擔心的反而是好友會不會歧視他.
 
[他對你而言是個重要的人吧?]
 
“...Michael,你不會覺得很奇怪嗎?”
 
[什麼地方很奇怪?兩個男人在一起?]
 
“嗯...”聽歐文斬釘截鐵說出自己心中彷彿疙瘩一般存在著而說不出的話,傑拉德苦笑.
 
[當然很奇怪啊!一個有漂亮妻子和可愛女兒的男人竟然會變成一個同性戀,跟另一個男人在一起,還跑來問他好友什麼是’愛’,怎麼聽怎麼奇怪吧!]
 
“喔...”
 
[說實在的,我現在也沒辦法回答你什麼,你說的事情太震撼了.]歐文嘆息,停頓幾秒才又以沉重的口氣說,[愛有很多種,你確定你對Alonso的那種感情...是愛情,不是單純的喜歡或是欣賞嗎?別忘了,你也曾經對我說過’I love you’啊!]
 
“喔!別提那時候的事情了!”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習慣對方的存在了,就會產生一種愛的錯覺,或許你...]
 
“我跟他的關係已經超過你所想的了.”
 
[什麼意思?]
 
“我跟他上過床.”傑拉德冷靜地說,只是想告訴歐文自己對阿隆索的感情遠遠超過當初放在歐文身上的那種.它已經超過依賴,變成了慾望.
 
[...啊啊啊!煩死了,我不知道怎麼幫你啦!]歐文怒吼著,通過聽筒還傳來敲打床舖的聲音.
 
“抱歉,就當我沒問吧!你還是專心養傷,我等著你回來英格蘭,期待再和你一起踢球.”
 
[Stevie...]
 
“別說了.我也該回球場了,改天再聊,別太想我啊.”傑拉德將手機放回包包中,正好其他球員練習告一段落,都回到了休息室.
 
阿隆索面無表情地走到他旁邊,打開他自己的置物櫃.傑拉德盯著阿隆索的背影,汗濕的衣衫貼附著他的肌膚,若隱若現的曲線吸引著男人的目光,令人不禁可乾舌燥.
 
以前,他會半開玩笑似地撲到阿隆索身上,趁機吃豆腐,欣賞對方臉泛紅潮的可愛表情.
 
但現在,他只能握著拳頭忍住心中的衝動.
因為他更害怕阿隆索拒絕自己的擁抱.
 
--*---*---
 
站上碧草如茵的安菲爾德球場,趁著比賽開始前,阿隆索注視那個男人的背影.
 
剛剛與傑拉德通電話的...應該是麥克 歐文吧.看他一臉放鬆的笑容,也只有在對那個人說話時才會露出這種表情...
 
阿隆索發現自己又陷入無意義的胡思亂想中,甩甩頭,在原地跳呀跳,扭扭臀部順便伸展四肢,就是要把男人的影子趕出自己的思緒中.
 
紐卡索...是歐文簽約的球會吧...
 
突然間,驚覺這個事實的阿隆索,心裡起了一個邪惡的念頭.
 
紐卡索少了歐文在,這季的開賽表現很不好...今天,他們如果輸給利物浦,情勢會變的更慘吧...如果再讓我們徹底擊毀這支球隊...
 
一方面覺得會有如此想法的自己是多麼的自私骯髒,一方面他又想像著歐文沮喪的表情而沾沾自喜.
 
愛一個人是自私的,即使你愛的人不是你,依然會想獨占那個人.
彷彿一種毒,傷害了對方,同時侵蝕著自己.
可笑的是,自己才是那個故作瀟灑說要分手的人,不是嗎?
 
比賽的哨聲響起,阿隆索銳利的眼神盯向前方的大門,全神貫注在一場懷有私心的比賽上.
 
然而,紐卡索也絕非可以輕取的對手.雖然少了一個進攻主力,他們在防守上還是做到滴水不漏,而且把握每次持球機會猛攻,大腳傳球到對方禁區內,靠勁射或頭槌想要突破力物浦的大門.
 
接下隊友傳來的足球,阿隆索想也不想地往某一方傳出,只見那球精準的滾到前方進攻球員的腳下.
 
傑拉德在中場當個自由人,攻守兼職,有時一個人從中場帶球殺入對方後場,剽悍的姿態引來全場所有人的目光.
 
那股衝勁,活力,一心要進球的執意,讓傑拉德變的閃耀注目.
 
你心裡不曾想過要放水嗎?
就算是面對自己的愛人,在球場上,你也能毫不猶豫地擊退他?
這種王者的無情,正是你最大的弱點,史蒂文.
只看的見前方的你,幾時才會回頭發現在後方等待你的人?
 
再一次傳球,這次傑拉德從左邊路衝出,掌握阿隆索的球.
 
你接的住我的球,為何抓不到我的心?
不,自己的心早已狠狠被你掌握了,可悲的是,你並不需要它.
 
六十分鐘過去了比賽陷入零平的僵局,對兩位新進前鋒而言是種折磨,只見他們顧著進攻,卻亂了氣勢,機會因此被白白浪費掉.
 
紐卡索把握時機進行反攻,只是球一一被雷納撲開,或是沒收.
 
心急了,就連傑拉德的表現都失去那份沉穩,令人瞠目的一腳凌空抽射,來的又急又猛,卻用力地撞在橫樑上,球飛走後整個門框依舊劇烈搖晃著.眼見大好機會逝去,傑拉德啐了一口口水,凶狠的眼光在巡視全場時,被一抹纖細吸引.
 
他盯著阿隆索抬頭歎息的模樣,片刻後,四目相交.
 
原以為會得到對方鼓勵的笑容,然而阿隆索毫不留戀地跑回自己的位置,連一個眼神都不肯憐憫自己.
 
失了球,連人也失去了...這片綠茵球場讓人感覺好孤單.
 
迷失方向的中場大將盲目的想為自己找個出口,就在他快要心灰意冷之際,庫伊特的進球為整支球隊帶起新的進攻士氣.
 
“別這麼快就放棄!”溫柔的嗓音在背後響起,肩上的重量讓傑拉德微微發顫,心跳加速.
 
“我還沒進球呢,怎麼可能現在就放棄?”他笑著轉頭,卻發現替自己打氣的人是好友卡拉格.
 
早該知道他不會回頭的了,又還在期待什麼呢?
膽怯的自己,就只敢默默等待對方改變心意...
 
傑拉德跟卡拉格搭肩說了幾句話,才又分別回到自己的位置.
 
取下一分後,利物浦的球員們像是又活了過來,再次積極地進攻.而奇蹟的一球發生在比賽的第七十八分鐘,阿隆索在自己中場接到球,朝中線運了兩三步,在距離對方球門六十五碼的位置,他起腳挑射,只見那球飛過半場,穿越無人的敵方禁區,紐卡索門將眼見冷箭從遠方襲來,跳起來要接殺此球,沒想到腳下打滑,他摔倒在地,眼睜睜瞪著球從他頭上彎入球門.
 
那一瞬間,安菲爾德靜的鴉雀無聲,下一瞬間,蓋過球入網時輕微聲響的是轟動全場的尖叫與歡呼.
 
阿隆索自己都不敢相信這奇妙的一球,興奮之際他衝向了門將雷納,跳進他的懷中,被其他隊友陸續包圍.
 
人們高喊著”阿隆索!”,為這完美而驚人的遠射破門喝采.
 
從雷納身上下來,阿隆索又和其他隊友擊掌,分享進球的喜悅,然後傑拉德也跑向他,這次,他伸出雙臂擁抱祝福自己的隊長.
 
透明的隔閡夾在兩人之間,即使抱在一起,也缺少從前的溫馨.
 
這個進球,令傑拉德慌了.
現在的自己,還有什麼地方足夠吸引阿隆索呢?
他是否是早就猜到自己會有如此落魄的一天,所以先選擇離去?
還是因為有了新歡,就拋棄舊愛?
心亂如麻,卻少了一把能斬開這些糾纏的結的利刃.
 
比賽結束的哨音響起,傑拉德悶著頭離開草坪,回頭時恰好看見阿隆索脫下自己的球衣,與雷納肩搭肩,有說有笑地走在一起.
 
眉間的皺紋又加深了幾公分,陰鷙的眼神瞄著西班牙人.
 
你的男人...有我一個就夠了.傑拉德為心中的黑暗所吞蝕,不理智的心靈將釀成大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