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till loving you 04


!...”雷納手中握著塑膠袋,還來不及走到床邊,就眼睜睜看著床上的男人一手撐在床舖上,難過地乾嘔,乳白色的嘔吐物沾在地毯上.
 
無奈地回頭再倒一杯水才走到床邊,他扶起虛弱的阿隆索,慢慢讓他喝下溫熱的開水.
 
幹嘛喝的這麼兇呢?弄成現在這副慘樣,受苦的只有你自己.”
 
“...抱歉.”阿隆索靠在男人身上,小鳥依人的模樣讓雷納不自覺地加重擁抱的力量.
 
是有什麼煩惱嗎?我看你最近常常露出失落的表情,特別是一個人的時候.要不要說出來,讓心情輕鬆一點?”
 
阿隆索張開嘴,卻什麼都說不出口,臉上憂鬱的表情讓看著的人也為之皺眉.
 
別露出這種表情,我並不是要你現在就說,你真的不想說就算了,當我什麼都沒提過就好了,OK?今晚就睡我這裡吧,好好睡一覺.”雷納扶著阿隆索躺回床舖,幫他蓋上薄被,溫柔的撫摸男子深鎖的眉間,彷彿想撫平它們.
 
謝謝你,Pepe...”但我並不值得你同情.
如果你知道我不但是個勾引有妻室的男人的人,還介入當別人的第三者時,你還會對我如此溫柔體貼嗎?
 
酒精已完全侵蝕了疲憊的大腦與四肢,阿隆索闔上酸澀的雙眼,索性接受雷納的好意,放心睡在對方的床上.
 
你的床有股西班牙的陽光味,感覺真舒服...”阿隆索將臉埋進核桃色的枕頭裡,嘆息道.
 
哈哈,快睡吧.”雷納將弄髒的地毯丟到洗衣籃裡,幫自己簡單打了個地舖,也準備就寢.
 
迅速進入夢境的阿隆索看見了遠在家鄉的兄長米凱爾,親切的笑容與熟悉的懷抱讓長時間糾纏自己的夢魘消失ㄧ空.
 
重溫著幼時的溫馨,阿隆索感覺自己又變回一個孩子,無論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只要依偎在哥哥懷裡,任何困境自己都能坦然面對.
 
年幼的少年眨著水靈的大眼注視著兄長.
...怎麼了?
...無論我做錯什麼你都會原諒我嗎?
是怎麼啦?又做錯什麼事不敢讓我知道啊?
...
少年的嘴緩緩吐出自己的罪行,沉默的畫面,血淋淋的字字句句,禁忌不倫的秘密,終於向親人傾訴.然而,聽完少年的敘訴,向來疼愛弟弟的米凱爾卻沒有露出寬恕的微笑,相似的瞳孔中,映出阿隆索最害怕的鄙視和嫌棄.
逃避般緊閉雙眼,他似乎聽見耳邊傳來爭吵或是怒罵的聲音,但他不願看不去聽甚至不敢猜測他們在說些什麼.
 
闇雲遮蓋了原本的艷陽,阿隆索躲藏到另一個夢中,全然不知現實世界中發生的事.
 
隱約感覺到了某個男人身上清新的味道,這個許久沒聞到的香味,淡淡地從記憶中浮出.
 
“Steven...”聽著懷中人模糊的夢囈,男人掛彩的嘴角微微上揚.
 
---*---*---
 
察覺到濕熱黏膩的東西沾在皮膚上,阿隆索翻身想要甩開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男人固執的唇舌在光裸的膚色軀體上遊走,經過之處都留下一道銀絲.
 
不耐煩的阿隆索一掌用力打在男人的頭上,被突擊的人一聲大喊,喚醒睡眠中的人.
 
“...?Pepe?”揉揉睜不太開的眼睛,阿隆索以為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是雷納.
 
我不是Pepe.”陰沉地開口,傑拉德撐起上半身,等待男人看清楚現在他眼前的人是誰.
 
我頭好痛...讓我再睡一下...”推開男人的胸膛,阿隆索閉著眼睛,轉身繼續睡.
 
“Xabi!醒來看著我.”
 
...?”
 
我是誰?”皺眉的男人注視悠悠轉醒的阿隆索.
 
“...哈哈,這是夢嗎?...Gerrard?”瞇起雙眼想要凝聚眼前的景象,當好幾個人像重疊出男人的輪廓時,阿隆索露出苦笑.
 
不是夢.”
 
這一定是夢...不然你怎麼會出現在Pepe的房間裡?”
 
看清楚,這裡是我的房間.”對阿隆索虛柔的笑容感到陌生卻受到吸引的傑拉德耐心地等待男人清醒.
 
我還愛著你,你知道嗎?”男子緩慢地說著,失焦的眼神流露出的感情是股淡淡的悲傷.
 
突如其來的告白重重震撼傑拉德的心臟.
 
反正是在夢裡...你不會拒絕我,對吧?”主動貼上男人抿著的嘴唇,而男人不做任何反應,任雙唇輕柔短暫的接觸,然後分離.
 
阿隆索雖然張著眼睛看著自己,但傑拉德明白他還處於夢境之中.
聽他說到拒絕二字時,那種哀求的口吻,令男人的心狠狠抽痛著.
 
他不懂,明明是阿隆索拒絕自己在先,為何又會對著夢中的自己說出這種話...
 
為什麼我要拒絕你呢,Xabi?”傑拉德以一種哄騙的口氣,想要挖出藏在對方細膩心靈裡的秘密.
 
“I still love you...”阿隆索只是喃喃自語,再度閉上沉重的眼皮.
淚水在他訴說著愛的時候緩緩流下.
 
傑拉德伸手輕柔地擦掉晶瑩的液體,眉間的皺紋越來越深,腦海裡的謎團也越來越多,心裡的感情越來越痛.
 
“Xabi...”他反覆唸著沉眠的人兒的名字,藉由擁抱他的身體來治療胸口的刺痛.
 
當清早的朝陽探進室內,感覺到身上沉重的壓力,阿隆索勉強掙開酸澀的眼皮,想看清楚倒底是什麼東西壓在自己身上.
 
“Stev...”阿隆索吞回差點脫口而出的驚呼,緊張地暫停呼吸,一雙眼睛凝視著近距離的男人.
 
是愛到多深的程度,才會連光是看著對方都會感到痛苦的甜蜜?
 
想伸手擁抱他,卻又害怕輕微的動作都會驚醒身上這男人.
只是凝視著傑拉德,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阿隆索開始煩惱若男人清醒,該拿什麼表情面對他才對.
 
應該是要生氣吧?一覺醒來莫名奇妙的發現不在自己的房間了,自己應該有理由發脾氣吧?
 
只是,傑拉德又是怎麼把自己從雷納的房間搬來這裡的?若是他反問自己為什麼會睡在雷納那邊又該怎麼回應?
 
笨蛋!現在兩個人什麼關係都沒了,又何必在意他會不會因為自己的行為吃醋?
 
“...幹嘛連睡個覺都要皺眉頭呢?”輕柔地用指尖碰觸擠出來的皺紋,阿隆索忍不住露出微笑.
他什麼都沒變,身體的香味,皮膚的熱度,額頭上一道道抬頭紋,呼吸的頻率與溫熱的鼻息,都是自己熟悉而喜愛的.
 
只屬於Steven Gerrard的一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