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吃醋(KlosexKahn)


「Kahn?你回來了嗎?」開門踏入一片漆黑的房子裡,Klose皺著眉出聲詢問。

回應他的依然是寂靜。

棕髮男人順手打開客廳的燈,沒發現人,然後走到走廊末端的房間,想要旋開門把進入時,才注意到房門上了鎖。

「你在裡面吧,Kahn。」嘆息,男人敲了敲門,站在門口對著厚重的木門說,「我不知道你在氣什麼,如果是我惹你生氣了,請你出來跟我說清楚好嗎?」

明明只是一扇門,卻像道牆一樣把兩人徹底隔離。

「Kahn...你一定要這樣折磨自己然後讓我擔心嗎?」比賽完的疲累加上這種不上不下的情況,讓Klose很無奈,想掉頭離去,卻又捨不得就這樣分開。

「你擔心我?少說這種話了!滾!」氣憤的吼聲從房內傳出。

「在你給我一個解釋前,我不會離開的。Kahn,請你開門,讓我們面對面談談不行嗎?」

「不要!我要一個人靜一靜,你滾!」

「Oliver Kahn!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要用這種方法逃避。」

「我沒有逃避!」

「那你幹麼窩在房間裡不出來?」

房間裡的人頓時啞口無言。

「...我們一定要這樣耗時間嗎?每次都這樣讓人覺得很累耶,Kahn。」

「既然跟我在一起這麼累,那你去找別人嘛!不來梅的那些隊友還在慕尼黑的某間旅館吧,你大可去找他們敘舊啊!」

「為什麼我要去找他們?」聽見男人賭氣的聲音,Klose想像對方此時的表情,自己臉上的表情忽然間和緩了一些。

「你這個禮拜不是一直期待著他們的到來嗎?現在他們到了,你不去找他們還過來我這邊做什麼?尤其是那個Rosberg,你之前三天兩頭提他的名字,不就是很想見他嗎?幹麼還來我這裡!」

「Kahn,把門打開,我要你看著我說。」Klose口氣冷淡,但房裡的男人看不見他嘴角上揚的微笑模樣。

「沒什麼好說的了,你快去找他們吧。」

「對我而言,跟你在一起的時間比什麼都重要,你很清楚的,不是嗎?」把頭靠在門板上,Klose覺得睡意越來越強烈,卻也越來越想擁抱房間裡的人。

「如果你覺得不安,我可以一直說給你聽。我愛的是你,Kahn,你沒必要嫉妒任何人,因為我眼中只有你。」

「我才沒嫉妒那個Rosberg!誰會為了你這種傢伙吃醋啊...少往臉上貼金了!」

「那就別躲我了好嗎?Kahn,我現在好想抱你。」

一分鐘後,木製的門緩緩開了一個小縫。

男人將上衣脫了掛在衣架上,掀開棉被鑽進去,然後在被窩裡抱住那個羞怯的人。

「我沒有吃醋。」

「嗯。」

「我只是覺得兩個男人那麼親密的抱在一起很奇怪。」

「可是我跟Toni也滿常抱在一起的啊?足球員都這樣的吧。」

「唔...他是隊友。」

「他們也曾經是隊友啊,何況有些人在國家隊還會碰到。」

Kahn摀著嘴巴不願發出呻吟,但身體卻隨著男人的撫觸而逐漸發熱。

「而且你還不是常常跟其他人摟摟抱抱。」

「嗚啊...你說什麼...嗯...?」

「很多人趁機吃你豆腐你都不知道。」

「啊!喂...要做的話,把衣服褲子先脫掉吧...」

「我能做嗎?」惡質的笑容。

「你...剛剛不是說什麼...想...我。」

「嗯,我說我想抱你,但我只是想這樣抱著你睡,你想到哪裡去了啊?」

Kahn氣呼呼地轉身面對Klose,正好稱了男人的意,Klose撫摸Kahn的臉龐,再輕輕吻上那張有話要說的嘴。

「睡覺吧,今天這樣就好。」再在額頭上烙下一吻,兩個男人額貼額,相擁入眠。


「以後你還是不要跟Toni太親密好了...就算他是隊友也不行...」

「遵命,親愛的。」

「這不是吃醋喔!」

Kahn偷瞄Klose的臉,才注意到男人已經睡著了。

---(=w=)/---


其實本來不是要寫這麼清純的文的XD
但是...寫了三次就變成現在這樣啦(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