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仔x貝拉米 02



       這天,里瑟約傑拉德私底下到咖啡廳談事情。
因為單方面接受來自貝拉米的感情負擔讓里瑟終於感覺到疲憊。
「Arne你要跟我說什麼?」
「關於Bellamy的事…」
「喔,你終於要承認這個八卦了?」
「不是。」
傑拉德看著對面表情凝重的里瑟,收起開玩笑的嘴臉,他專心聽對方吐出部份沈重的秘密。
「他跟戀人處不好,然後總是找你訴苦?」
「嗯。」
「你覺得受不了了是因為他會在你面前哭?」
里瑟點頭回應吃驚的傑拉德。
「我可以問對方是誰嗎?」
「不行。」
「Arne你也喜歡Bellamy嗎?」
里瑟差點被水給嗆到,他放下水杯,認真的瞪向偷笑的傑拉德。
「你的思考邏輯是出了什麼問題啊?」
「我是從有限的線索中推測出來的,難道我有說錯嗎?」見里瑟兩頰上的紅暈,傑拉德就明白他的猜測沒錯。
「這不是重點。他跟誰在一起都無所謂,只是我看不下去他現在這樣。」
傑拉德靜靜地聽里瑟用難得表現出的氣憤聲音抱怨著。
「如果這真的是愛,那為何不在當初對對方體貼一點溫柔一些?他也好,那個人也好,兩個都很自我中心,不願配合彼此,所以才常常在吵架,可是戀愛不就是該為對方做一點改變,試著妥協嗎?」
「這種事情,有時候不是這麼容易做的啊。」
「我知道個性這種東西不好改,可是態度軟化一點不就可以避免冷場或紛爭?」
「那是因為Arne你個性沉穩啊…」
「既然愛對方,那為他改變也沒什麼不好吧?」
「看改變成什麼樣吧…你總不能要求Bellamy變得跟小女…總之,你懂我意思的。」
「可是他現在這模樣跟小女人也沒有差別!」
傑拉德默默喝完一杯咖啡,覺得身上的冷汗越來越多。
「我說啊…人沒有那麼容易改變的。」傑拉德衷心提出自己的經驗。
「你是指你跟Xabi的事嗎?」
「咳咳,這扯遠了喔!我有點被你搞混亂了啦,你到底是討厭Bellamy還是討厭他的戀人啊?」
「那個傢伙更討厭!他究竟是用了什麼方法,把一個大男人搞成這樣?我覺得他根本只是在玩玩,為那種人掉眼淚的傢伙更是白痴!」生氣起來的里瑟不但話變多了,口氣也變得極差。
「那個人是男的喔?」
「…嗯,所以我才找你啊…」
「呃…我跟Xabi的關係有這麼明顯嗎?」
「你自己說呢?」
「回歸正題,你剛剛說的那些話,我覺得是沒有錯啦,以你的個性應該是會為了喜歡的另一半做這種改變,可是並不是每個人都做的到的吧。」
里瑟請服務生幫兩人添滿了咖啡。
「有些人刀子口豆腐心,喜歡是喜歡但就是無法在行動上改變什麼吧。」
 
回到宿舍以後,里瑟依然思考著傑拉德對他說的那些話。
只是他還是不太諒解那兩個人。
「喔,你今天比較晚回來耶!」趴在床上的室友回頭向里瑟打招呼。
「嗯。」
「去約會喔?」
「不算。」
「嘖,不好玩…」貝拉米發現調侃對里瑟一點用都沒有,就低頭繼續看攤在床上的雜誌。
里瑟瞄了雜誌一眼,忽然問起,「分開後再看見他,不會覺得難過嗎?」
對方沒有回答,安靜的房間裡只剩下翻書頁的聲音。
里瑟拿起床上的睡衣,默默走進浴室。
他知道自己的問題傷到貝拉米了,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心裡的嫉妒。
都分手了,幹嘛還要去注意關於那個人的消息?
雜誌上挪威青年英姿風發的模樣讓里瑟看了就有氣。
沖完澡讓腦袋冷卻下來後,里瑟回到房間,貝拉米還是在翻他那本雜誌。
「我還是喜歡他。」
無裏頭地冒出這麼一句話,里瑟聽起來卻相當刺耳。
「我知道。」
「你很看不起我對吧?」
「…沒有。」
貝拉米起身坐在床上,雙眼直視站著的里瑟。
「可是你的表情不是這樣說的。」貝拉米苦笑。
「我只是有些疑惑,你想太多了。」拋下這句話,里瑟逃避似地要找其他事情做。
「那你跟我說清楚啊!」貝拉米忽然激動地跳下床拉住男人,用泛著霧氣的眼睛注視對方,「我不想要被你討厭…」
里瑟感覺不到喜悅,要是以前的他聽見威爾士人這麼說可以開心個好幾天的。
「我沒有討厭你。」
「你在疑惑什麼?」
「…很多事情。」貝拉米的心情,彼得森的心情,還有自己的心情。
「比如說?」
「為什麼你這麼喜歡Pedersen?」
「你想這個做什麼啊…」貝拉米低下頭似是在害羞又像是有些傷心。
「那種不能為了愛配合對方的人,真的值得你付出這麼多感情嗎?如果是我的話…」里瑟倏地摀住差點說錯話的嘴巴。
「如果是你的話?」
「沒事,我只是隨口說說的。還有,喜歡對方就跟他說清楚啊,不要每次都吵架了才來後悔傷心…然後給我添麻煩!」里瑟努力隱藏自己的狼狽。
「嗯…對不起。」抓著男人衣角的手用力著,貝拉米把頭壓的更低了。
里瑟盯著這樣的威爾士人,終究忍不住將人抱到懷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