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愛,錯在哪裡?plus



Reyes躡手躡腳地打開大門走進屋內,一片黑漆漆的,他摸著牆壁輕悄悄經過客廳。

電視機的光線刺眼的亮著,Reyes猜想提早回家的人是還沒睡覺,便試探性地呼喚對方的名字。可是除了節目主持人滔滔不絕的話,Reyes沒聽見任何回應,於是他走到沙發旁邊,卻發現那個人在沙發上打盹。

高大的身軀蜷縮在沙發上,睡著了還皺著眉間,看起來睡得不太安穩。

Reyes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把人叫醒要他回到房間去睡。

想起Ramos從Torres家離去的表情,Reyes心裡又難過了起來。

思考幾秒後青年走到房間拿出了被子給沙發上的人蓋上。

蹲在沙發旁邊的Reyes透過電視螢光凝視著Ramos那張秀氣的臉蛋,回憶起一些過去的事。
想著當初需要他照顧的小弟弟,現在變成獨立的大人了,心裡就有些寂寞,而曾經被抱住聽男孩說的那些喜歡啦、愛啊等開玩笑的詞語今天居然會成真也是很不可思議。

Reyes伸出手幫Ramos撥開垂在眼前的髮絲,有些苦悶地說:「對不起,我一直沒注意到你的心情。」或許是注意到了自己卻從沒想過要面對吧。

「我想了好多、顧慮好多...最後卻還是傷到你了嗎?」

「對,你傷到我了,還傷得很重很重!」Ramos忽然抓住在臉上徘徊的手掌,張開眼睛直視對方。

「對不起...」

「我不要你的對不起!」

「對不...啊、我...我不是有意要傷害你的。」

「Rey!為什麼我不能是你的選擇?為什麼對我就只有說不完的對不起?」Ramos做起身來,讓Reyes跪在他雙腿間,從上而下俯視對方顫抖的身軀。

「我只是希望你認真的想一想,我們有沒有交往的可能性?你總是馬上就拒絕我所有告白,毫無理由就被拒絕,我很難受的你懂嗎?」

「我懂...」

「那你回答我,是我們不能在一起還是你不願意跟我在一起?如果,今天沒有Fernando存在的話。」

「...事到如今,問這個還有意義嗎?」Reyes迴避對方銳利的視線,覺得這個問題令他很不舒服。

Ramos像蛇一樣兇惡的雙眸沉默地盯著小青蛙。

「就算今天,我跟Fernan沒有在一起,我還是不會答應你的。」

「為什麼?」激動地埲住Reyes的臉頰,Ramos氣得眼淚都在眼眶打轉了。

「因為我對你沒有那種感覺。」

「什麼感覺?」

「我沒有辦法把你當成戀愛對象啊,Sergio!」

「為什麼?我對你的好絕對超過那傢伙,我們以前明明就那麼好的在一起...現在為什麼不行?」

「你要的東西我給不起...」所以我們才無法回到過去。

「我愛你啊!」
Reyes低下頭摀住耳朵想逃避以愛為名的利刃。

「我不愛你嘛...」嗚喑的抖音。

Ramos楞楞看著Reyes受欺侮的模樣,讓淚水滑落自己的臉龐。
他並不想看見心上人因為自己的感情而如此痛苦,偏偏他不懂怎麼才能以沒有人受傷的結果收尾。

「你...是不能愛我?」

「不是。Sergio永遠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家人!」
好個冠冕堂皇的無形之劍,狠狠的刺入Ramos的胸口,讓他心痛而且呼吸困難。

「我絕對沒有隨隨便便回答你,我在腦海裡想像過千百遍如果今天在我身邊的人是Sergio而不是Fernando會是怎麼樣的情況!然後每一次,答案都是同一個,我只想要跟你做朋友,即使再親密,仍然只是朋友的關係...我是認真這麼想的,所以根本沒有能不能或願不願意的問題,是在我的想法裡,我們本來就不會走到交往這一步啊!Sergio...我希望你明白。」

「我可以不要明白嗎?」

Reyes站起來,主動去擁抱哭得似梨花帶淚的大男孩。

如果又如果,人能夠不要成長,今天自己最疼愛的人也不用受如此折磨。Reyes跟著流下悲傷的淚水。

兩個超過二十歲的成年人擁抱著相泣,哭到累了就坐在沙發上,靜靜的,手牽著手,閉上疲憊的眼皮進入美滿的夢鄉。

或許現實中,你和我不能分享愛的幸福,但是在夢裡,我可以不再有顧忌的愛你,而你,希望也是同樣愛著我的。Ramos握緊Reyes的手,臉上的笑容終於不再苦澀勉強。

---enddddd---

補完一個老坑,請給我回應orz|||||
(等不到回應都不想打文了了某s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