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Who is my Mr. Right? 02


      
       然而,最糟糕的還是來自女人的一通電話。
最近幾天Alonso好不容易忘記了跟Hamilton之間的不愉快,想把心思專注在賽車上時,女人的電話來的突然,來的令人震撼而心碎。
結束白天的試車工作,Alonso開著自己的愛車心情輕鬆準備要回住宿旅館,半路上手機卻忽然響了。
接起未知號碼的電話,Alonso聽見一個女人的模糊聲音。
「喂?我是Alonso…請問…」
『你是誰?我是Hamilton的女友。』這次Alonso是清楚聽見對方說什麼了,但一時間,停擺的腦袋瓜想不出要怎麼回答。
『喂!你聽見了嗎?你是哪個Alonso?』低沉隱忍的嗓音。
「…Heikki,你不要裝神弄鬼的裝女生來鬧我喔!」Alonso手握方向盤,感覺心臟停了那麼一瞬間,想到是惡作劇時才又放鬆。
『Heikki是誰?我是Jodia,你不要跟我開玩笑了,快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Fernando Alonso,不過,很抱歉、女士,請問我認識你嗎?」
『我是Hamilton的女友,你是他的誰?』
「不好意思,你剛剛是說…?」Alonso自嘲般地想著,她是他的女友,那自己又是他的誰?他更希望這女人來替他回答。
『Lewis Hamilton是我男友!你別再裝傻了,我知道你就是他的新情人!』
這句話一直環繞在Alonso耳畔,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讓他精神恍惚地把車開回飯店。
   
回到房間的西班牙人衝進浴室就是先對著洗臉盆嘔吐。
彷彿想把身體裡的髒東西吐出來似的,Alonso手撐著大理石台面,乾嘔著,白色泡沫與液體從口中流出時食道是一陣灼燒的痛。
你是他的女朋友,那我是誰?
本來就沒什麼東西可吐的Alonso用清水擦擦嘴,抬頭注視鏡子裡狼狽的男人。
我算是Lewis的男朋友嗎?
眼淚撲漱漱地落下,Alonso卻用憤恨的眼神想要擦掉那些不值錢的淚水。
又是一個玩弄自己的男人罷了!至少這次身體還沒賠出去,不是嗎?西班牙人用這樣的理由安慰自己。
洗完臉,使精神鎮定一點以後,Alonso拿起手機回撥剛才的電話。
就算被玩弄,也要弄清楚對方的底細。於是他把那個女生約了出來,一對一碰面。
 
Alonso說不上來看見那名華裔女人時心裡是何種感受。
女人臉上沒有傷心難過,那張臉蛋上掛著令人反感的微笑,打量著眼前的西班牙男人,她沒有畏懼,反而像是在嘲笑。
「在我住進Lewis家的時候,我曾跟他說,如果他覺得我不夠好,那他可以去找其他人。」叫做Jodia的女人撥弄自己黑色長髮,一邊說著聽起來很刺耳的話。
「喔…」
「我們同居兩年了。兩年裡面他都沒去找過其他人,想不到居然會是你…」
Alonso心裡悲哀的回憶著,Hamilton用最真誠的表情欺騙他的模樣。
「你別以為Lewis是愛你的,他只是想玩玩罷了,因為我之前去墮胎所以他為了不讓我再受傷才出去找像你這樣的人。」女人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男人是否劈腿,一心只覺得男人是愛她的這樣就足夠了。
Alonso皺眉,用一種憐憫的眼神看著對方。他覺得女人根本已經瘋了,而她跟Hamilton之間究竟是怎麼樣的關係他也不想去釐清了。
這種瘋狂的執念,只令人卻步。
「你不需要用這種表情看我,因為你才是那個第三者。」
握著茶杯的手微微顫抖,即使心底的答案已經讓傷口發炎潰爛但Alonso還是裝作很鎮定不為言語所動的樣子。
「雖然這麼說或許很假,但我想我也不是有意要傷害你。」
「你跟他聯合起來玩我,不是一種傷害嗎?」
Jodia接下來炫耀式的發言Alonso都當作耳邊風沒聽進去了,空蕩蕩的心令他像個木偶般的呆楞坐著,就算女人見目的達成後開心離去,西班牙人也還是坐在那裡,像是思考什麼,又像是已經不知該如何思考。
女人的一字一句是那般瘋狂,說出口的模樣卻又那麼堅定,令Alonso懷疑是女人是個瘋子還是自己的道德觀出了問題…
為什麼她能把讓自己男友出軌的事說得這麼坦然?
愛一個人的時候,不是應該會想要獨占他的所有嗎?為什麼Jodia能夠說出那麼有雅量的條件?她對Hamilton的愛,難道是可以被分享的?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在發現自己跟Hamilton的關係後才現身放話?
說到底,人都是自私的,儘管嘴巴上說的如何寬宏大量,最後還不是只為了自己著想。
Alonso氣憤又難過地驅車回到旅館,把自己鎖在房間裡,斷絕一切外來聯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