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orning(GOAL同人)



幫助紐卡索拿到歐洲冠軍杯資格,讓聖堤情緒興奮激動了一整晚。

但是,當早晨醒來頭還隱隱作痛時,他就後悔昨晚一夜激情了。

聖提裸著身體下床,走到浴室準備沐浴才發現一件可怕的事。偌大的全身鏡中他勻稱的軀體一覽無遺,是依然的黝黑皮膚,只是上面佈滿了紅色的斑點。

從脖子開始,漸漸往下。直到接近隱密的私處都還有相似的記印。

男人的認知裡,這種痕跡叫做...吻痕。

可是聖提沒有任何昨晚自己跟女友在一起的印象。他們什麼時候見面的?而這裡是凱文的家...那凱文呢?

昏沉的腦袋只能回憶起醉倒前的畫面,那時自己還抱著凱文,比賽最大功臣的兩人即使被灌的醉爛,還是順應氣氛喝下一杯又一杯。

果然不應該喝的這麼兇...酒後亂性,不知道昨晚的激烈情事有沒有嚇到女孩呢?聖提想。

當男人在浴室裡磨磨蹭蹭思考時,碰然的敲門聲驚嚇到剛把熱水打開的人。

「你摸什麼魚啊!快出來,老子想上廁所!」粗俗的口氣,聖提知道敲門的人是凱文。

「你不會到你房間去上啊!我要洗澡。」

「Shit!你這王八蛋得了便宜就甩賴了嘛~給我開門!」

聖提受不了吵鬧的敲擊聲,圍上大毛巾後只好依了人把門打開。

「你...」想教訓對方的話到了嘴邊又被迫嚥下。

眼前男人的赤裸身軀比他的還悽慘,不只是紅斑,有些已經是瘀青。盯著凱文的胸膛,聖提忽然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看啥啊你?昨晚還看不夠嗎?都給你咬成這樣了!」凱文毫不在乎地說出驚天駭地的事實,一跛一跛走向馬桶,看都不看聖提一眼。

「凱文!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

「靠!你都用這招裝死的嗎?」

「你說清楚啦!」

「有啥好說的?就昨晚我們兩做了。」

聖提征楞在原地,他知道凱文不會騙他,但他也無法接受自己跟男人做愛之事。

「喂!你要是不洗了的話,就先出去,讓人看著上廁所還滿彆扭的。」凱文拿洗臉用的長毛巾打已癡呆的男人。

聖提恍恍惚惚地離開浴室,面對的是一張凌亂且充滿愛慾痕跡的床。



(End)

本來想寫h的... 後來還是寫短文比較順=u=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