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V校園戀愛論02


大學男子宿舍總是充滿各式各樣的人種,除了男人,還不時可以聽見女性的聲音。

「おはよう!わたしはあやちゃんです~もうあさだよ,はやくおきでね~」女孩甜膩膩的聲音響遍整間臥室。

「嗯,あやちゃん...再讓我睡一會...」
「聿翟竹!快把你那吵死人的鬧鐘按掉啦、靠!」睡在鬧鐘主人同側的室友用棉被包裹自己,可是女孩的聲音縈繞耳邊,怎麼甩都甩不掉,只是擾人清夢。

擁有女星錄音鬧鐘的男孩,卻還是睡得很甜美,臉上還掛著詭異笑容。

同樣的聲音又重複了一遍,這時,帶著粗框眼鏡的金髮少年適時了關上鬧鐘。

「阿翟、林澔,你們早上是沒課喔?」

「我沒有~」林澔如此答覆,瞇著眼睛看見最討厭的鬧鐘終於沉默了,他滿意的倒回溫暖的被窩。

而聿翟竹似乎又睡死了。

「別管他們了,莫哀。走吧!」站在門口的另外一位室友朝莫哀喊道,想著這樣的場景幾乎每天都要來一次,他實在沒那麼好心每天叫醒其他室友。

T大男一舍的制度是,不同科系的大一新生會被編在同一間房,而獸醫一莫哀的室友們,分別是哲學一的林澔,資工一聿翟竹與中文一吳辜仁。

照吳辜仁的說法,本寢除了他自己都是一定程度的怪咖,莫哀勉強算是普通人。

入宿一個多月了,莫哀才開始習慣所謂的住宿生活。

跟素昧平生的人住在一起,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習慣,也有個別的想法與要求,莫哀在開學沒多久時就聽過系上同學抱怨室友習慣不好、態度不友善等等,也常常聽到男生宿舍的奇怪傳聞,比如說早上起來到浴室刷牙發現旁邊站著一個只穿著一件寬大睡衣的女孩之類的。

比起那些負面傳言,莫哀覺得自己的室友算是不錯的了,雖然生活態度不同,但每個人還滿聊得開的,來自不同領域的人一起相處,聊起天來總是特別有趣。

莫哀騎著腳踏車載吳辜仁到普通大樓上課,停好車兩人分別到自己的教室去。

早上八點十分,上普通化學。

「莫莫!」一踏入教室,就聽見某人噁心的呼喚。

「早安,莫哀。」同樣是獸醫系一年級的溫荷笑著向莫哀打招呼。

「早。」

「莫莫莫莫!我在等你的化學預報啊!」方才發出噁心叫聲的男孩,是獸醫一的嚴櫟。

「拜託...明天才要交,你不會回去自己寫喔。」

「莫哀你不要借他啦,這傢伙沒學到教訓是不會乖乖寫作業的!」

「喂喂,溫荷,你怎麼可以這麼沒有同學愛呢?喔,莫哀老師,我知道您對同學最好了,一定願意借小的化學實驗課的預報的吧...」

「呵,這次我不想發揮同學愛耶,你就自己寫寫看吧。」

嚴櫟哭喪著臉瞪著竊笑的一男一女,最後是認命坐下來。

星期二的課,除了化學就是國文和英文,莫哀選的國英文課跟系上其他人都不太一樣,中午跟溫荷他們用完餐後,就各自離去了。

聽完深奧的老莊思想後上英文課,幾堂語文課下來把整顆腦都榨的差不多了,莫哀在校內餐廳簡單買了自助餐後帶回宿舍。只是站在門外就聽見裡面傳來的吼聲。

「聿...翟...竹...!跟你說過n百次了,食物吃完就拿到外面丟,堆在桌上很噁!」

「等下就拿出去了啦。」
莫哀打開門看見的是手裡拿著一碗泡麵眼睛卻專心盯著電腦螢幕,完全不把林澔的話聽進去的聿翟竹。

「靠、又是等一下?那請你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林澔用手指挾著一個保麗龍碗。

「吃完的泡麵啊。」

「這是你大前天的晚餐!給我把這些都發臭的東西清一清!不然我現在就把你當垃圾丟出去!」

「喂...林澔,我的垃圾沒礙到你吧?」聿翟竹指了一下附近的區域,表示他的雜物可沒有侵犯到隔壁桌林澔的範圍。

「你他媽的就是礙到老子了!」林澔惱羞成怒地把手中的碗丟向聿翟竹,後者反射性用左手一揮,因為右手要打字,所以左手上的今夜晚餐就這樣飛了出去。

麵碗與湯汁濺砸在坐在聿翟竹對側的吳辜仁頭上。肇事二人沉默看向頭冒青筋的室友,而莫哀則是噗哧的笑了一聲。

「...硍!你們兩個跟垃圾一起出去吧!」吳辜仁撿起散落在聿翟竹桌邊的垃圾往兩人身上丟,步步把他們趕出房間。

聽林澔向自己發出的求救,莫哀笑著回答,「愛莫能助,抱歉啦。」

林澔見一時半刻吳辜仁的火氣還不會消,乾脆就去找其它同學,而被關在門外的聿翟竹還一心掛念著自己的寶貝電腦,敲著門請求著。

這些人就是莫哀的室友,打打鬧鬧卻不失和氣。莫哀知道幾個小時候吳辜仁就會開門讓肇事者進來然後開始諄諄教誨,只是這樣的事件會不會再發生,其實可能性很高。


(第二話--完)

輕鬆愉快的第二話:)
到這裡都還是之前漫畫本已經規劃好的劇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