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Who is my Mr. Right? 04(end)



       就在Alonso站著哭泣時,Hamilton走到男人的身邊,將對方的身體壓向自己的胸膛。
察覺男人親密的動作,Alonso猛然掙扎起來。
他受夠了半吊子的溫柔!
如果不能全部屬於自己,那他寧願什麼都不要!
推開了Hamilton,Alonso用充滿淚水與恨意的雙眼瞪著英國人。
「我們分手。」堅決的口氣,是傷心徹底之後的覺悟。
「…不管怎麼說、怎麼做,你都不可能原諒我了嗎?」Hamilton凝視Alonso的泣顏,腦中起了玉石俱焚的念頭。
他真的專心愛過Alonso。
在他剛踏入F1的世界,跟Jodia因為短暫爭吵而分離之時,那時候幫助他走出低潮的就是西班牙人。
Hamilton喜歡Alonso天生率直的個性,一個一心只為了賽車而生的男人。如果可以,他希望Alonso能一直保持那純潔的狀態,不要懂他心裡的黑暗念頭,不要像自己為了權勢為了名利而遺忘了本來的夢想。
本來他打算瞞著兩邊,至少把Alonso留在身邊,又不影響自己的賽車手生活的。然而事已至此,想要同時抓住麵包與愛情似乎已經不可能了。
既然用心愛著的人要離開自己,那麼最後,就讓彼此留個深刻的紀念吧。
Alonso不明白男人話中的意思,只是對方打量自己的眼神,令他渾身不舒服。
可是等Alonso意識到Hamilton的意圖時,為時已晚。
 
眼睜睜瞪著皮帶緊緊束縛著自己的手腕,而他們被固定在方向盤上。
「不要!」Alonso扭動身軀。
「這時候才說不要?不覺得這樣有些太做作了嗎?」
將Alonso壓在MP4-22的車頭上,Hamilton充滿惡意的笑著,不顧男人的反抗,他強勢地扒開Alonso的上衣,拉下鬆垮垮的運動長褲。
平時絕對不會暴露在外的肌膚忽然感受到環境冰冷的刺激,Alonso顫抖著,驚恐的雙眼想從失去理智的男人眼裡看出什麼,卻只見到執著、寒冷與無情。
「Lewis!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不…」
「好處?」正在脫人內褲的Hamilton頓了一下,笑容變得更加邪惡,事到如今,不管怎麼樣的傷害都無所謂了吧。「現在的你不過是一個我的手下敗將…除了你的身體,還有甚麼是能讓我利用的呢?」
感覺別人的手在自己身上遊走撫摸,讓Alonso恐懼到了極點,他知道男人要的是什麼,然而在已經分手的狀況下,他不願意把身體交給這樣的人。
儘管用盡全力想要擺脫男人的控制,被綁住的雙手讓Alonso怎麼逃還是離不開那輛車。
被西班牙人挑逗到慾望和怒火旺盛的Hamilton終於忍不住動手打了Alonso一掌,在對方錯愕征楞之際,將人壓回車上,強硬的分開皮膚白皙的雙腿,在毫無前戲、也沒有給予潤滑的情況下,將自己奮張的性器插入股間的穴口。
「啊…嗚…嗚嗚…滾…開!」Alonso咬緊自己的嘴唇,他不能就這樣屈服給一個施暴者。
「好、緊…Fernan,你不是第一次了吧,怎麼還這麼緊?」ㄠs眼神,ㄥㄜ嗎?ㄌㄜㄤ
 
 
 
「閉嘴!王八蛋…啊!好痛、好痛…不要…」身體無預警地被貫穿後前後大力搖晃,反胃的感覺油然而生,眼前一片黑暗,耳邊卻不斷傳來男人羞辱的言語。
「感度很好的身體…難怪過去那些人這麼迷戀你,不是嗎?」
指尖在胸前突起的小肉塊上打轉,轉了四五圈後又忽然搓揉起來,惹得Alonso發出變相的呻吟。
「舒服嗎?像這樣捏著這裡,很有感覺?那…如果是這裡呢?」Hamilton的手指沿著抖動人兒的身體,來到萎靡的器官上。
「你喜歡什麼樣的摸法呢?嗯、Fernando?」抬頭看見Alonso咬牙切齒又淚流滿面的可憐模樣,Hamilton突然很想吻他,於是他也這麼做了。
明明想抗拒這個惡劣男人的親吻的,可是不同於貫穿自己時的粗暴,男人覆上Alonso的唇瓣時,那種溫柔、像在呵護受驚嚇的小動物的啄吻,使得他困惑了。
探進口腔中溼熱的舌頭,吸吮追逐著逃避的另一端,Hamilton壓在Alonso身上,抱住對方的頭深情投入的吻著。
耳邊細微的哀鳴,反而刺激Hamilton的性慾。
本來停留在體內的兇器又開始前後抽動,Alonso想放聲尖叫,一張嘴卻給男人封死。
小小寧靜的空間內,除了男人的吟叫與喘息之外,機械振動的聲響。聽見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音令Alonso羞愧難耐,想著Hamilton把他壓在F1賽車上,用這樣的方法羞辱自己,身體被佔有的痛與自尊的打擊,讓西班牙人覺得自己就這麼死了或許還痛快一些。
男人的粗大在緊窒裡宣告自己的地位,硬生生被撐開的括約肌早就流出幾絲血液,可是Hamilton完全沒有停的意思,不斷重複插入、摩擦等動作,同時騰出一隻手愛撫Alonso低著頭的慾望。
如果只是想滿足自己的慾望,又何必像是討好似的愛撫自己的身體?Alonso看著抱著大開的雙腿奮力侵犯自己的Hamilton,臉上露出嘲諷的笑。
眼淚哭完了,剩下的就只剩心碎的笑容。
當男人黏膩的精液釋放在自己腸子裡時,Alonso也恍惚地失去意識。
這樣一來,跟Hamilton就真的是完完全全的結束了。
 
「…見…」Alonso張著唇蠕動地說,「再見。」我曾經以為的Mr. Right。

----end----



為了不讓讀者有太多期待,本篇先在這裡打住。
與其快速的找一個人把小新給嫁了,還不如等待明年會有什麼有趣的新發展:P

...如果我說,這篇文就是為了寫這段h所佈的局...會不會被人毆死?
(到頭來,我只是想虐小新<--被巴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