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本來想投稿的文


 

我在楓樹下遇見你,卻也在楓樹下失去你。

 

那一天,你和我因為這棵楓樹而相遇。

天空是記憶中的灰。

楓葉也是記憶中的綠。

但是你的顏色,消失在記憶裡。

 

一年前。

 

青年騎著腳踏車,騎過要到系館必經之路。

第一次, 人行道上的那個人並沒有特別吸引他的注意力。

畢竟校園裡人來人往,會站在樹下仰望一棵樹的人也不稀奇。

然而,當黃昏時分青年看見一樣的人站在一樣的地方做一樣的事時,倒是引起他的注意。

一位女性。

白髮灰髮參差的中年婦女。

她用癡迷的眼神,注視那棵平凡的楓樹。

青年懷疑,對方會不會是精神疾病患者,不然怎麼可能對著樹發呆。

一般人或許會因為害怕而迴避,可是婦人專注的眼神,又吸引著青年。

出自一些的善意跟很多的好奇,他停下車,走到她身邊。

「請問」在青年靠近時婦人應聲回頭,嚇了他一跳。

面對友善卻又帶懷疑的目光,青年結巴地問出「您在看什麼呢?」

「楓。」婦人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隨後笑著回答害羞的青年。

「它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我看您看的好專心,您從中午就一直站在這了吧。」

「呵,沒什麼特別,只是我很喜歡楓樹而已。」

「喔」青年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想著剛才把對方誤認成失智老人還真是失禮。

「你是這裡的學生?」婦人問。

「嗯。」

「念什麼系的?」

「獸醫。」

聽見青年的回答,婦人的表情在一瞬間有所改變,不過馬上又恢復笑臉。

「很有前途的好科系呢!」

「沒有啦。哈哈

「你覺得楓葉漂亮嗎?」

「啊?喔、還不錯啊。」

「這裡的楓葉不會變色實在很可惜,你不覺得嗎?」

「嗯

青年順著婦人的視線仰望交錯的綠色掌形樹葉,好像從其中看見了什麼虛幻的事物。

「好啦,我也該回去了。讓一個年輕人擔心,真是不好意思。」婦人向青年微微鞠躬後,踏著緩慢的腳步離開。

驅車離去前,青年又抬頭看了接近天空的楓葉一眼。

想著自己好像很久沒有這樣認真去觀察自然的美好了,心情忽然輕鬆起來。

楓樹靜靜地佇立在那裡,見證青年與婦人第一次見面。

 

就在快要遺忘婦人的另一個炎熱秋日。

從圖書館的窗戶望向外方的藍天白雲,青年突然想換到戶外讀書。

暖洋洋的陽光照在身上,青年選了圖書館附近的一張木製桌椅。

翻開厚重的原文書,青年一手拿著藍筆轉啊轉的,閱讀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

棕色的木桌上貼著各系各社團的活動廣告,一時間分散了青年的注意力。

看著這些五顏六色的花樣,青年動了小小的壞主意。

「反正別人都把木桌貼的亂七八糟了,我在上面畫個小東西也不會有人注意吧。」

就在他想找個乾淨一點的區域發揮創意時,注意到桌緣上出自他人的傑作。

一隻小狗狗。

看起來毛茸茸的,而且配合桌子的棕色,青年猜測這是隻約克夏。

於是,他在小狗狗的旁邊畫了一隻小貓貓。

因為線條扭曲而醜醜的小貓貓。

青年有些得意的摸一摸小狗狗旁邊的小貓貓。

稍嫌濕熱的秋風順著他的臉龐吹過,青年自然地昂首,享受暖陽徐風的SPA

睜開眼時,恰巧看見頭上綠油油的巴掌形樹葉。

腦海浮現那位神秘的和藹婦女,青年想起這邊就是他第一次遇見婦人的地方。

 

回憶起婦人之後的某一天。

為了準備一小時後的考試,青年又選上次那張木桌唸書。

好奇的尋找自己的小貓貓時,意外發現小狗狗和小貓貓都被塗上了顏色。

「應該是學生的惡作劇吧。不過,這樣還滿可愛的。」

結果小狗狗變成了馬爾濟思,小貓貓則是三色花貓。

一邊翻著講義,青年一手轉著藍筆。

數秒之後,還是忍不住動筆在旁邊又加上一隻小雞。

跟上次扭曲的小貓比起來可愛很多的圓滾滾小雞。

「原來台大的學生也是會亂塗鴉的嘛。」

「呃對不起。」想要在小雞頭上添幾撮毛的手趕緊收回。

但青年抬起頭時,看見的不是責備,而是笑容。

「你好。」婦人用溫和的笑臉面對青年。

「啊、您好。」

有些炫目的光線映著柔和的笑容,加深青年對婦人的印象。

「請問這邊有人坐嗎?」

「喔、沒有,請坐請坐。」青年正經地站起來請婦人在對面坐下。

「這也是你畫的?」婦人指著小花貓,問。

「是」自知做錯事,青年只敢小聲回應。

「很可愛耶,當獸醫的都有畫畫的天份?像我畫畫就不太行,不過我女兒很厲害。」

「您還記得我啊?」青年點點頭,手放在桌上想把紙集中起來。

「呵呵,我還沒老到有失憶症。」

「您今天也是來看楓樹的嗎?」

「嗯,算是吧。你等下要考試?」婦人瞄了桌上散亂的講義一眼。

「喔、是啊。」

「你大幾了啊?」

「大四。獸醫系考試一大堆呢,大四也輕鬆不得。」青年半開玩笑的語氣說著。

「那你就當我這老人不存在,專心唸書吧。」婦人說完,轉過身去背對青年。

如果不去注意四周,婦人彷彿不存在似的,留給青年一個安靜、可以專心的環境。

只是青年還是偷偷觀察婦人的動作,發現她真的只是專注仰望那棵樹。

望著對方默默注視的背影,奇妙卻安寧的感覺充斥青年的心。

像是回到小時候母親陪著自己讀書似的,一份被埋在心底很久的感情,悄悄鑽出來。

一份對已故親人的思念。

 

第二次與婦人相遇後,青年的生活發生了一些變化。

首先是關於木桌上小雞的發展。

青年在被上色的小雞下發現一串類似e-mail的網址,然後抱著嘗試的心態寄了一封信過去。

兩人自然而然地成為筆友,一開始只是討論些動物話題,漸漸的彼此開始交換嗜好興趣,分享生活細節,就從普通網路筆友變成談心的朋友。

另外青年養成考試前到楓樹下的木桌那邊讀書的新習慣。

雖然沒有再見到婦人,可是單就坐在楓樹下,似乎還是能感覺她曾經帶來的平靜。

 

今天的伊媚兒傳來的內容是:

「德,今天過的好嗎? 報告完成了沒?下禮拜就要交了,別臨時抱佛腳熬夜喔!

今天我帶甜甜去醫院,醫生還是說不出是什麼造成牠不停打噴嚏…怎麼辦呢?你覺得我應該多花點前讓甜甜去做進一步檢查嗎?

啊,不好意思也讓你擔心甜甜了…不過,希望你能給我一些建議。  筆」

江,是幫木桌上小動物上色的那個女孩的暱稱。

甜甜是江養的約克夏,三個禮拜前因為不停的打噴嚏帶去動物醫院看病,但進行治療後症狀沒有改善,兩個人為此煩惱很久,本來期待找其他獸醫能有不同的治療方法,看樣子期待是落空了。

青年看完信皺著眉思考,但是知識有限,他轉向同系室友討論這個情形。

「嘿,對方是女朋友吧?」

把方才跟室友討論的內容跟建議簡單回覆在信裡時,室友忽然問起。

青年露出疑惑的表情。

「每天跟你通信的那個啊。」

「才不是,你別亂想。」

「你沒想過要追人家嗎?你們都通信幾個月咧,還無話不聊,個性很合不是嗎?」

室友的話讓青年深思。

不是沒有想過跟自己通信的人長得是什麼樣,雖然知道江的個性很好,可是要跟一個素未謀面的人發展戀情,青年覺得有些彆扭。

「你在幻想對方的模樣對吧?這麼好奇的話,跟對方要照片嘛!」

受不了室友再三叨絮,提起慫恿出的勇氣,青年在今天的信裡跟江要了照片。

 

寒冷的冬季無聲無息奪走太陽的溫暖。

時間在人們漫不經心中飛逝。

可是巧合總會發生在人忽略周遭之時。

「同學。」一聲呼喚叫住經過的青年。

轉身尋找聲音的青年面帶困惑,但是在看見久違的臉孔時不禁露出微笑。

「好久不見。」

「是啊,有一段時間沒遇上阿姨了。」

「最近過的好嗎?還是忙著在唸書?」

「沒,最近是跟學弟妹們準備活動,因為這個月七號是我們系主辦的獸醫之夜。您感興趣嗎?」

「那是年輕人的活動,不適合我的。不過還是謝謝你的邀請。」

本來想尋找其他話題的,青年的手機卻在此時響起。

「抱歉,朋友在等我,下次再見了。」

落寞的眼神目送青年倉促的背影。

婦人皺著眉,等到看不見青年時,才把目光轉移到那棵楓樹上。

 

獸醫之夜前一天,青年監督活動的彩排。

其中有一段是影片播放,是要紀念去年自殺的某位學姐。

青年不認識這位學姐,只是當死亡跟回憶串連時,勾起心中的同情。

製作回憶短片的學長怕觸景傷情,決定影片等獸醫之夜當晚再播。

巧合與巧合串連在一起,卻沒有人知道會連接到悲傷的結局。

這天晚上,青年對江提起自己失去母親的過去,也提到帶給他母親的感覺的那位婦女。

青年和女孩保持通信,但是彼此之間還是隔著無形的網路。

江雖然把照片寄給青年,卻始終不提見面之事。

若即若離的曖昧關係,彷彿掌握住對方的什麼,卻也是什麼也掌握不到。

江能給青年的依舊是貼心、充滿關懷的文字。

面對冰冷的電腦螢幕,青年忽然間很懷念跟婦人一起坐在樹下的溫暖。

 

當稚嫩的感情萌芽時,分離來的很突然。

就在青年大膽要求雙方見面之後,江消失了。

他本來想利用這次機會跟她告白的。

本來就不存在現世的人,現在也從虛擬世界中消失。

音訊全無的江,跟想見也見不到的婦人。

青年因為胸口模糊的感情而迷惘。

盯著女孩的相片,黑色長髮的年輕少女,抱著一隻小小的約克夏。

越看越有幾分相似的臉蛋,讓青年在腦海中把她跟婦人做串連。

移動滑鼠選擇紅色的叉叉,他決定埋藏對離去之人的思念。

 

可是有另一個女孩幫助青年踏出低潮期。

「我喜歡你。」

在春天來臨的某一天,她在婦人重視的那棵楓樹下對他表白。

女孩羞澀緊張得不停用手指捲自己的髮尾,這樣可愛的動作,讓青年頓時找不到任何拒絕的理由,所以他們在一起了。

這次,是在真實的生活中,青年找到了心靈的歸屬。

單純以為這就是愛,此時此刻真實的感覺就叫做幸福。

 

再次來到夏秋轉換之際。

熾熱的太陽高照,天空只有幾片浮雲。

騎著腳踏車,迎面而來的是暖洋洋的風。

青年的眼光不自覺地飄向圖書館旁那樟木桌,看見有個白髮蒼蒼的女人坐在那。

但青年毫不留戀地直行,腦中好像在經過的瞬間閃過某個畫面,他卻沒去追究。

午後,在圖書館門口等女友下課的青年,因為太早到了,所以他繞著圖書館打發時間。

無意識地走向那棵楓樹。

有個不動的人背靠著木桌,桌上有一隻迷你的約克夏犬正對著青年搖尾巴。

是在睡午覺嗎?他懷疑,而一股莫名的衝動牽引著他的身體靠近。

為什麼,心臟忽然跳的這麼用力?

這熟悉的背影,會是那個婦人嗎?

是或不是呢?

青年裝作只是路過此地的快速走過那個人的前方。

然後緩緩地回頭,看見一張令他懷念的和藹臉龐。

青年開口想呼喚對方,卻發現婦人的右手垂在椅子上,視線很自然的向下,找到草地上的一張照片,他幫婦人撿起,正要還給對方時發現了異樣。

雖然黃澄澄的光線照著,婦人的臉卻是不尋常的蒼白。

青年輕輕拍拍婦人的肩,喚著「阿姨,醒醒。」。

手足無措地搖晃毫無反應的人時,婦人猛然倒下,青年立刻抱住搖搖欲墜的軀體。

略低的體溫,柔軟的身軀。

青年用顫抖的手從口袋中找出手機。

幾分鐘後,救護車的鈴響驚動校園。

 

跟著救護車到了醫院,餘悸猶存的青年坐在急診室外的板凳上,手中還緊握著撿起的相片。

將捲曲的相紙攤開,印入眼簾的是一位黑髮少女,她的懷裡還抱著一隻小小的約克夏。

跟當初江寄給他的是一模一樣的。

青年還沒機會思考,紅燈熄了,遠端傳來達達的腳步聲。

「請問你是病人家屬嗎?」

「不」青年不知如何作答。

「不好意思,我是病人家屬,請問我母親現在的狀況?」穿著深藍色西裝的男人氣喘吁吁地問。

「是心臟病發作,送來醫院之前病人已經沒心跳了,我們也試過所有方法,請您節哀。」醫生朝男人行了個禮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你是發現我媽倒在大學裡的人?」

「是的,很抱歉」心臟間斷地刺痛著,青年茫然地望向男人。

「謝謝你。」男人隱藏不住悲傷,向青年彎腰敬禮。

液體啪搭掉在地面的聲音,聽得格外清楚。

「可以請問,這個人是誰嗎?」青年把照片交給男人。

「你認識我妹妹嗎?你是獸醫系的學生?」

青年混亂到無法思索。

相片中的女孩跟獸醫系又有什麼關係?

「她是我妹,不過去年過世了。」

 

所有渾沌在那瞬間撥雲見日。

但是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心情已於事無補。

 

我在楓樹下遇見我的愛,卻也在楓樹下失去她。

因為她,我學到了,愛,可以超越人們限制的那種形式。

然而,我沒機會告訴她,「我愛你」。

天空是記憶中的灰。

楓葉也是記憶中的綠。

但是對你的愛,保存在記憶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