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純白的季節


走在街上,沒有人,也沒有其他生物的氣息。
蔥色長髮的少女一步接著一步走著。

忽然間,什麼東西碰觸少女的臉頰。
抬起秀氣的臉龐,看見白色的細粉從天而降。

現在不是四月嗎?
為什麼會下雪呢?少女不解。

她加緊腳步走回她和他的家。
明明不會有感覺的、由零件組成的心,忽然間放出不正常的電流,帶來疼痛。

由快步到奔跑,穿越漫天雪花,眼前的路卻一吋吋被白雪所掩蓋。

快一點,再快一點!
少女終於在一起被掩埋之前回到他們的家。

打開門,室內是一片空寂。
寒風從背後灌入房間裡。

他不在了。
直覺這麼告訴少女。

然而她還是進到屋子裡,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似地繼續做本來要做的事。

一日復一日,少女不自覺地重複一樣的行為,在少了他的空間。
坐在窗口的長髮女孩,望著外頭的銀色風景,張開朱唇唱著無聲之歌。

她遺忘世界毀滅的那一天,忘了自己親手將他埋藏在白雪之下,忘了自己失去了聲音。

最重要的事情我一句話都還沒告訴你
只有時間快速地逝去
地方、人、任何事物 都丟下我一個人離開
無情的 寒冷的 冬天來了

這個聲音只要還沒有枯竭

直到最後都不停的唱著  這樣的歌
寂寞地 悲傷地 一個人的夜晚 實在太令人害怕
一切都將要消失的樣子

純白的季節,請別將我掩埋
我還想將我的聲音唱給你聽
為了在明天能展露笑容
只能這樣  祈禱著

趴在窗台的她,沉默地用脣形唱出一首歌。
該是面無表情的臉龐,卻若隱若現著哀傷和令人心痛的笑容。


MIKU驚醒。
蔥綠色的大眼眨啊眨地,映入眼中的是她熟悉的白色房間。
充滿了粗細不等的電線跟大台小台的機器。

又是同樣的夢。
那個冰冷的、充滿寒氣的冬天。

「醒了嗎,MIKU?」
MIKU在對方呼喚之後,措手不及地撲向那個人懷裡。

「怎麼了?」
他用手輕撫MIKU的臉龐,不同於金屬的溫度溫暖著她。

「我怕...一個人...」顫抖的聲音悄悄說著,一雙小手握住他的手掌,再用臉頰摩擦。

「真是愛撒嬌耶...拿你沒辦法。」他用另一隻手摸摸蔥綠色的頭髮,輕輕地笑著。


「對了,我要給你看這次的新曲子...」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折起來的紙交給MIKU。

「siroino...kisetsu?白色的季節?」

「嗯,為你而寫的。」

「純白季節...請別將一切掩蓋...」MIKU也不明白,為何自己對這個詞這麼熟悉,不需要音樂就琅琅上口。

MIKU遺忘了過去,忘了自己在雪中沉睡了數百年,直到人類再次讓她甦醒,修好了她的程式,讓她再度能唱出治癒人心的歌。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