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戰B)伊達政宗




奧州的獨眼龍。
大家所崇敬的政宗大人。
我傾心所向的人。
將我的身心都交給這個男人,從不奢望他的回報。
光是能成為他的右眼,就是我一生最高的榮幸了。

 

「喂!小十郎。」
「是,政宗大人。」在他呼喚我的時候予以回應,卻看見他眼神中不耐煩的情緒。
「你有認真的跟我打嗎?」
他將木刀對著我的喉嚨,嚴肅地質問,雖然我不明白他在氣什麼。
最近的政宗大人,變得令我難以捉摸。
一言不發的他倏地把刀上舉,瞬間的殺意讓我握緊自己的木刀,在他揮刀下砍時做出防禦。
劍反應著我的心情,猶豫。
就如同我越來越不懂得政宗大人的想法一樣,我也越來越不懂自己在想些什麼。
對他而言,我是忠心不貳的臣子,是陪他長大的囉唆大哥。
然而他對我而言,是怎麼樣的存在?
君王?弟弟?還是...
我貪婪地想要的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小十郎!」
在木刀重重打在我的肩上時,我耳邊只剩下他呼喚我的吼聲。
「這個笨蛋,你為什麼不躲開!你在想些什麼?」
「不是我不躲開,而是政宗大人您的刀法又進步了,小的躲不及。」一手放在那痛深及骨的肩膀上,我努力的擠出笑容稱讚他。
「笨蛋!喂!來人啊!把醫生給我叫來!」他急切的朝下人吼著。
真是丟臉,居然因為分心而被打傷。但是看著他焦急的模樣,心理卻有種變相的滿足感。
就像我把他是視為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人似的,他也多少重視我這個左右手吧。
那他會不會像我打從心底深處戀著他一般,也對我有一點點愛的情意在裡頭呢?
政宗大人,我想我是愛你的。
但這分感情,只會永遠埋葬在我的心裡。

***


那一夜,沒有明月,只有一個對著夜空飲酒的男人。
「小十郎...
「是,政宗大人。」瞥一眼散亂在廊下的酒瓶,我猜想著他心情不好的可能原因卻理不出個頭緒。
「你有喜歡的對象嗎?」
「請問您問什麼?」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他剛才的問題。
「你有喜歡的女人嗎?」
啊,原來政宗大人借酒澆愁的原因是女人嗎?
「回答我啊!」
「現在,沒有。」我老實地回答。
他銳利的眼神忽地瞪著我,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真的是政宗大人嗎?
「既然沒有對象的話,那幫我發洩一下吧,小十郎。」
「政宗大人的意思是?」
我看著他又豪灌一大口酒,接著他忽然抓住我的衣領,把我拉向他,在我意識過來時,口中已經嘗到酒味冽香。
或許在那時候,我也醉了吧。
所以我才毫無反抗地任他脫去我的衣物,躺在他身下,接受他來的莫名其妙的慾望。
「會痛嗎?」他把我的臉扳正面對他,下半身依舊進行抽動的動作。
「如果我回答了,您會停下來嗎?」感覺身體很冷,但與他接合的地方卻又是那樣的熾熱,我漸漸的感覺不到我的思考,只能順著他的動作配合他。
這不是我想要的愛情。
可是或許這是我唯一能獲得他的愛的方法了吧。
我無法思考他抱我的目的是什麼?
單純的發洩...我想我這副硬梆梆的身體抱起來一點也不舒服。
「嗚、啊!哈啊......
「小十郎...
張開眼睛看著他時,他的表情是那樣的專注,我該把它解釋癡迷嗎?
「政......
我伸出雙臂擁抱侵犯我的男人,默許他進入我的身體。
這是我傳達我愛你的方式,您會知道嗎?政宗大人。
不過,荒唐的關係就讓它結束在這晚吧。
天亮以後,您還是政宗大人,我也是您永遠的小十郎。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