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V)第一個保險套



自從答應傅火島兩個人的交往關係後,小兩口勉強算是進入熱戀期。

傅火島從來不管自己有什麼課,只要想見莫哀,就會馬上衝到對方身邊。
莫哀呢,雖然不像傅火島這麼有行動力,也在不知不覺中被「戀愛」病毒給感染。

見不到時,就不由自主地想著對方。
見到了,一顆懸著的心因對方而安穩。
要分離時,又依依不捨地放開對方。
這樣的行動模式持續了三天,事情突然又有大進展。

「莫莫,如果我問你有沒有做過,你會生氣嗎?」
這天,兩個人窩在傅火島家裡聊天。

「我做過了。」莫哀口氣平穩地帶過。

「跟誰?」

「前任女友啊。」
傅火島顯得大受打擊。

「呃...第一次做是什麼感覺?」

「嗄?為什麼問這個?」

「好奇嘛,想知道你對sex的想法。」

「你不是經驗豐富嗎?怎麼還來問我?」

「呵...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啊,我想知道你的想法嘛。」
打死傅火島他也說不出「經驗豐富」的自己從來沒真的「做過」。

「為什麼突然想跨過那條線了呢?」傅火島避免莫哀又把話題往他身上帶,趕緊追加其他問題。

「當時喔...就情人節啊。」

「燈光好、氣氛佳,所以想做了?」傅火島筆記中。

「覺得...現在不做還待何時、的感覺,女生也不反抗,就做了。」
傅火島發現莫哀意外地很、開、放。

「那你會想跟我做嗎?」

「蛤???」莫哀用堪稱傻眼的表情瞪著傅火島。

「你接受我的擁抱,接受我的親吻,那如果再進一步呢?你能接受到哪裡?」

「呃,一定要回答?」

傅火島點頭如擣蒜的,讓莫哀有些手足無措。

「愛撫?插入?還是口...」
「停!你說這些話都不會害羞的啊!」

「說嘛~莫莫!反正你都能接受婚前性行為了,那現在你跟我在一起時,能接受到哪裡?」

「你...想做嗎?」

「哈哈,還好啦,現在只想知道你對性行為的想法。」
其實傅火島很想做,但礙於自己是沒有經驗的那一方,他決定多探查一些情報。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你呢?你跟男的做過嗎?知道男男怎麼做嗎?」

「要試試看嗎?」傅火島坐到床上,對莫哀伸出手。

莫哀心中的理性之尺動搖著。

傅火島似笑非笑的美麗臉龐對青年有種奇妙的吸引力,於是莫哀走近床畔,低頭主動吻上那張粉嫩的嘴唇。

由蜻蜓點水的碰觸逐漸加深,當唇齒交纏時,一陣神經衝動激起下半身的反應。

濃烈的親吻就足以喚起男人的慾望。

莫哀主動把手覆蓋在同樣陶醉的長髮青年的褲襠上,在兩個人的距離稍稍分開時,問:「要脫嗎?」

很有默契的,兩個人脫的是對方的衣物。

有些猶豫的,彼此撫摸的是對方隱藏在毛髮下的昂起。

「呃...」
「嗯?」傅火島看向莫哀紅潤的臉蛋。

「這種感覺好...奇怪。」

「不舒服嗎?」

莫哀的理智說不出,就是因為舒服才奇怪。在他20多年的生命中,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正常性向的人,本來還害怕會不會無法跟傅火島有肌膚接觸,可是現在卻覺得一切很自然。

溫熱柔軟的大手掌包覆著自己,緩慢捋動,悄悄加速。

「嗚!不行...」異常興奮的勃起昂揚著準備吐精,莫哀感到驚慌,他不想這麼"快"就在一個男人的手裡達到高潮。

「不要忍住嘛...享受一下啊!」傅火島也因為心愛的人的愛撫感到興奮,但他為了計畫抑制住射的衝動。

「阿島!放、放開、啊!不行...」莫哀的另一隻手下意識抓住傅火島的肩膀,在對方的惡意挑逗下還是繳械。

「嗯...這是莫莫的顏色跟濃度...」把玩觀察指間的濁液,傅火島笑得很開心。

「傅火島!你...」那種東西你也能玩?!
莫哀表情難看地瞪著傅火島。

但接下來傅火島的動作讓莫哀更啞口無言。

傅火島好看的手指沾染著他的體液,移動到莫哀未曾見過的入口,打轉塗抹。

「你、你、你...等一下!你要當1號?」莫哀想反抗,但為時已晚,射精後微弱的虛脫感,讓身體變得更敏感。

「當然。」

「等、等一下...太卑鄙了!趁人之危!喂喂!你的手...」

「兵不厭詐,這是戰爭。」傅火島信誓旦旦地說完,把莫哀壓倒。

然而,事情可沒有傅少爺想的這麼簡單。

緊閉的肉門受到刺激縮的更厲害,連指尖都進不去。

「莫莫,你好緊喔。」

「王、王八蛋!你在說什麼啦!快把你的手、手、手拿開!」莫哀伸手去抓意圖不軌的狼爪,卻給傅火島握個正著。

「莫莫...人家也想要舒服啊!」

「我可以用手幫你!」只要你不要再想著破"門"而入!

「試試看嘛,你放鬆一點。」傅火島拿出對莫哀必殺的楚楚可憐表情。

而莫哀很悲哀的真的心軟了...

傅火島拿在床頭櫃中翻找出準備好的KY,擠了半個手掌多的凝膠,塗抹在緊閉的穴口。

「不...不要用手指!很髒耶!」

「可是我要幫你擴張...」男孩的手指執拗地在濕滑的腸道內進出。

「阿島...嗚,可以停下嗎...」只負責排泄的器官被強行突破,平常緊閉的入口被撐開,感覺彷彿從身體內有什麼即將洩出。

「為什麼?很痛嗎?可是這裡已經張開了耶。」攻擊的一方哪裡懂得被害人此刻害怕腸子內容物破口而出的緊張和焦慮。

莫哀咬著牙,抱著眼前的枕頭,屁股翹得高高的,供另一個男人開發。

其實莫哀大可以回頭給傅火島一拳,結束這折磨的時間。但身體的某條神經卻因為傅火島的刺激而興奮著,期待接下來的...

「我要進去囉!」傅火島扶著自己的勃起,對準吸引著自己的秘境。

「等一下!你戴套了沒?」

「喔...等我一下!」想到馬上就要衝鋒陷陣了,傅火島心如擂鼓,焦急地撕開保險套的包裝,有些不熟練地套住自己勃起。「那...我要進去囉。」

「嗯...」你不需要特別提醒我正要被"破處"。莫哀一個深呼吸,傅火島就在他放鬆的時候嘗試把男根放入洞裡。

「呃啊!!....不、不行...」莫哀強忍住想尖叫的衝動。與纖細手指完全不能相比的粗大壓迫著括約肌,外在的疼痛和來自內部的擠壓,讓莫哀忍不住想著自己的腸子會不會在對方進入後破裂。

「啊...好緊...莫莫...」傅火島皺著眉,膨脹的前端勉為其難地擠了進去。

「嗚!你不要再進來了!」隨著肌肉和腸道的擴張,那種想要排泄的感覺就越強烈。

「忍一下啦...」分身被緊密包裹,溫熱的觸感,讓男人順從本能地想要更深入,然後律動。「讓我動一下,好嗎?」

「不行!」莫哀已經是咬牙切齒的模樣了,「我會忍不住...」

因疼痛而落紅就算了,莫哀可不希望自己在情人面前失禁。

「一下就好...一下...」傅火島也不管對方的答案,逕自抽插起來。

莫哀咬緊牙根,忍著不想發出柔弱的叫聲。心想原來這就是被插入的感覺嗎...女孩子平常都要忍受這種痛苦嗎...阿島該不會要插個半小時一小時才會射吧...

但莫哀太高估傅火島的持久力了。

「啊!啊啊啊!!」

「你叫什麼啊?!快拔出來!」當壓迫離開,莫哀慌張地衝到廁所。

肛門括約肌似乎還無法閉合,但至少沒真的失禁。在浴室稍微沖洗一下後,回到房間的莫哀看到的是失落的傅火島。

「怎麼會這樣...」傅火島蹲坐在床上,看著保險套的儲精袋中充滿了白濁,連莫哀坐到他身邊都沒察覺。

「喂!你還不去清一下嗎?」看著傅火島一臉受傷的樣子,莫哀雖然身體還有不適,但還是無奈地先出聲安慰他。

「啊!喔,莫莫,你還好吧?對不起...你還沒舒服吧?」

莫哀臉紅著,不知怎麼回答。

「下次,我會讓你也舒服的!」

「誰跟你說有下次了?」

「咦,沒有嗎?」

莫哀白眼看著傅火島,「如果換你當受的話,我再考慮看看。」

「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