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足球] 出軌



曾幾何時,我的視野離不開那個在進球時會來個漂亮俐落的前空翻的身影?

"
,下半場開始二十幾分鐘,德國教練決定換下上半場的得分王Klose..."廣播的聲音充斥整個鬧哄哄的球場,只見意氣風發的棕髮美青年緩步跑向休息區,跟接替的隊員擊掌,下場休息.
"
做的好,Klose."
"
謝謝教練!" Klose和教練Klinsmann擊掌,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然後他一個個跟候補的隊員們擊掌分享目前勝利的喜悅.
當他的手接觸到坐在最遠端的那個男人時,臉上的笑意變的更深了.
然而對方只是回以淡漠的一聲"恭喜".
Klose
瞬間收斂起難得燦爛的笑臉,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喝水擦汗.
比賽終場以三比零完封厄瓜多,德國順利以分組第一的資格晉級十六強.
想說接下來休戰一週,除了練習外沒有正式比賽,年紀較輕的隊員們帶著想藉機放鬆的貪玩心,和少數幾個老人,當晚就瞞著總教練,找了間私人酒吧一同慶祝歡呼.
其中,這一場的最大功臣Klose不免被灌了好幾杯酒,一群人直到把他灌醉了,才甘心離開酒店.
" Miro,
你喝太多了!還走的動嗎?"個頭最矮小的Lahm,Klose走出酒吧時步履不穩,趕緊扶住他搖晃的身軀.
"
...還可以." Klose推開對方攙扶的手,邁步向前.
酒意濃冽,卻抑制不了想見那個人的心情...
想見他,問對方今天在球場上的那種反應代表著什麼?
那樣刻意拉開兩人距離的表現,令他困惑而不安.

喀喀的敲門聲打斷了Kahn的思緒,他有些疑惑地前去開門.
"...
有什麼事?"發現來者是那個他現在最不想看到的男人,Kahn刻意不將門完全打開,而是透過門縫和對方說話.
"
我有話想跟你說."壓低聲音, Klose低著頭.
"
那在這裡說就好了."拒人在外的意思十分明顯.Kahn聞到淡淡傳來的酒氣,不禁皺起眉頭.
"
讓我進去,好嗎?"
"
我要睡覺了,你有話就現在說,在這裡說."
面對Kahn強硬的態度, Klose二話不說地擠進門內,抓住對方粗獷的臉頰,對著那雙唇就是一吻.
馬丁尼的香味頓時間充滿鼻腔和口腔,Kahn有些被惹怒地用力推開那個男人.
"
笨蛋!你當這裡是哪裡?"
"
你房間."
"
這裡不是只有我一個人住!"
"
那又如何?" Klose眼神認真地瞪著Kahn泛紅的臉.
"
...你喝醉了,回去你房間睡覺吧!明天被教練發現你們出去喝酒,就等著被懲罰吧."
"
我不要!" Klose又走向前抱住Kahn.
"
放開我!你在發什麼酒瘋?"男人熾熱的體溫隔著衣衫傳在皮膚上,Kahn恐懼似地推開他.
"
我還很清醒,我想是要知道原因才來的!"
"
什麼原因?"
"
我跟你擊掌的時候,你為什麼悶悶不樂的?"
"...
沒什麼為什麼!好了,你該離開了!Lehmann回來前."
Kahn
逃避對方深邃的視線,低調的回答.
"
有什麼不能跟我說的理由嗎?為什麼你最近總是這樣,愁眉不展的,一點笑容都沒有?"Kahn眼中又出現的哀傷, Klose的心也跟著抽痛,他展開雙臂再次擁男人入懷.
"
真的沒..."Kahn話還沒說完,先馬上推開以曖昧姿態抱著他的男人.
腳步聲走近他們所處的房間,慢慢地又遠離.Kahn的心臟隨著這個聲音劇烈跳動.
"
你回去吧!Lehmann看到你出現在這裡不太好..."低沉,幾乎是請求般的口氣.
"...
..." 有些冷靜下來的Klose理解Kahn擔心害怕的是什麼事,看現在也不是什麼問話的好時間,只好選擇離開.

 

---*---*---*---

 

十六強的第一場比賽,對手是瑞典,比賽開始十幾分鐘,德國隊就掌握攻勢先進一球.射門得分的是小將Podolski, Klose助攻.

大概又過了六分鐘,Podolski又抓對了位置起腳射門得分,充滿活力的表現截然不同於前兩三場比賽.

相對於年輕前鋒精神奕奕的模樣, Klose在這場比賽就沒有多麼突出的表現,雖然衝的還是比任何人都快,但就是沒有機會射門,好幾次進入禁區中卻只能把球傳出來給隊長Ballark遠射.

Klose接到隊友傳來的球時,瑞典的後衛球員馬上就會過來包夾,搶球.

這樣被封死的情形可謂之,樹大招風,在連續幾場的完美表現後, Klose就變成對手球員的主要防守對象.

三場球賽踢進四球的Klose現在變成了防守線上一定要緊密防守的球員,因此這場比賽他也沒辦法有什麼表現,只能以助攻的方式來為德國隊爭取得分.

到腳下的球再度被敵手鏟出去, Klose皺眉,臉上的表情十分凝重,有些生氣的往場內跑.而在發邊線球的同時,Klinsmann做出了換球員的指示,本場的進球主力Podolski被換下場休息,由老前鋒Neuville披掛上陣.

趁著換人時機休息的Klose,目光不自覺地飄向休息區的那個人影,同時看見了總是坐在板凳上愁眉不展的前守門員,竟然站起身來歡迎Podolski,還伸手摸了他的頭,像是在稱讚一個表現優良的小男孩.

他清楚的看見Kahn臉上淡淡的笑意.

那是他很久很久沒在球場上露出的笑臉.

一瞬間, Klose以一種不自知的怨恨眼神注視著休息區,但球場上吵雜的聲音將他迅速拉回現實.

下半場的四十五分鐘轉眼間也就過去了,難得地Klose踢完整場比賽,而賽後他帶著擺脫不了沉重的心情,依然擺出一貫的笑容和輸家球員握手,然後靜靜的退場.

他知道那個人在比賽結束後馬上就衝到了休息室,所以他大步向休息區移動.

我們又贏球了!”隊上最嬌小的LahmKlose一個人走在前頭,快步的跟上去攀談.

Klose一言不發地繼續走,只學KahnPodolski所做的,把手放在Lahm頭上撫摸幾下,後者疑惑地盯著男人散發鬱悶的背影.

 

回到球員休息室中, Klose不急著換下汗濕的球衣,而是先去尋找那個令他在意到心煩的男人.

三點我會在頂樓的酒吧等你.” Klose以不引起他人注意的動作接近收拾東西的Kahn,彎腰在他耳邊輕聲地說了這句話,馬上又離開.

Kahn以疑惑的眼神注視男人的離去,歛起臉上僵硬的笑容.

雖不明白Klose在這個時間點提出邀約的理由,但他隱約的知道也該是時間把話挑明說清楚了.

有心事放在心裡讓彼此都不好受,尤其在現在這種關鍵時刻,更不應該讓私情影響表現,畢竟這一次世界盃是關於國家榮譽.

或許這是讓失控的關係就此結束的機會.

 

凌晨三點,多數的球員都已入眠為了有足夠的體力參加明早的練習,但當家前鋒Klose卻一個人坐在酒吧吧台,沉思.

抬起手腕的表,已經三點零六分了.雖然已經超過約定的時間,Klose還是堅信對方會來.

向酒保點了杯咖啡調酒, Klose把玩著酒杯,等待那個男人.

又過了十分鐘,站在Klose座位前的酒保開口,”先生,您在等人嗎?”

是阿.”

約定時間到了但人沒到嗎?”

,他會來的.”

是情人?”

你覺得呢?” Klose回以一個沉穩的笑容,然後又看向玻璃大門,果然那個期待的人還是現身了.

不好意思,我想換到一個隱密一點的位置,能幫我調一下嗎?”

酒保也發現新進來的客人,馬上會意地帶兩人到靠窗邊又是角落的位置.

麻煩給我兩杯冰咖啡.”

好的,請稍等.”酒保收到Klose的點單,又回到吧台去忙.

你有什麼話想說嗎?”卡恩一坐下就直撲話題.

要不要點些小點心?我突然覺得有點餓,你想吃什麼?” Klose巧妙的閃避問題.

隨便你.”Kahn不由自主地凝視著認真看著桌上型菜單的男人,望著他優雅的一舉一動,不太習慣現在這種曖昧的氣氛.

Klose向送來兩杯咖啡的服務生追加點了一份甜爆米花.

你打算在這邊坐多久?明天還有練習不是嗎?”Kahn看著對方從容的模樣,一副明天已經是假日了的樣子.

我跟教練請了半天假,下午才去.”

…”明星球員的待遇果然就是不一樣.Kahn心想.”有什麼事快說吧,我可不像你有假可以放.”酸味十足的語氣.

反正下一場的先發還是Lehmann,你這麼拼命的練習也沒意義吧?” Klose說出了平時只會放在心底嘲諷的話,口氣一反常態地傷人.

Kahn面對如此犀利的事實卻無法反駁,他只默默拿起杯子,輕啜一口.

你要我來就是為了要數落我?”沉默半晌,男人撥動金色的亂髮緩慢地開口.

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 Klose露出難過愧疚的表情.

傷害他人的人卻表現的比他這個被傷害的人還傷心…Kahn頓時覺得很無奈,九歲的差異常常在這種時候表現出來,對方還太年輕,總會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的時候,每當這時候自己通常都是先讓步的那一方雖然自己的脾氣也沒到哪裡去,眾所皆知他Kahn本來就脾氣暴躁,偏偏在面對眼前這個年紀小自己很多的男人時,就會忍不住先退讓.

不談練習的事了,我想你應該是有很重要的事想找我商量吧?”

…”Klose猶豫著開從何說起,”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對我感到很厭煩?很討厭我吧?”

Kahn低頭攪著杯中的冰塊,不答.

該來的果然來了!

我的感情對你而言是個障礙,是個負擔,是個麻煩對不對?”

就算不抬頭,Kahn也感覺的到對方灼熱的視線盯著自己,急切地想要個答案.

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看著四年前沒没無名的後輩們現在在球場上活躍,自己卻只能坐著冷板凳,看著另一個人防守自己國家的大門,這種待遇你無法接受吧?你忌妒我,忌妒Lehmann,痛恨教練的決定,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