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LV 端午節賀文09(end)

“受傷的不是我我就不能難過嗎?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心裡有多痛!你受了傷卻不告訴我,瞞了我這麼多天,讓我一個人胡思亂想,然後現在又裝作一副受傷了也無所謂的模樣,你根本不懂我有多擔心你,關心你!”傅火島失控地對著莫哀咆哮.

“你根本就不把我的感情當一回事吧.”冰涼的眼神俯瞰莫哀,後者原本是心虛地不敢看他,在聽到他用低沉的嗓音說出這句話時,莫哀抬頭正視對方的雙眼.
“你在說什麼?”
“你不愛我,對吧.”大庭廣眾之下,傅火島毫不害羞地談論著愛與不愛的問題.
“這種地方不適合說這種話,我們到你家去吧.”看見傅火島心碎的眼神,莫哀心裡也十分不好受,但他放不開面子在馬路上對另一個男人告白.
傅火島低著頭佇立在原地,似乎硬是要莫哀在這個地方給個答案.
“你別這麼任性好不好!”在扯了對方兩三回對方都聞風不動的狀況下,莫哀的火氣也上來了,他乾脆抓住對方的衣領,叫罵著,”你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我就是不希望你這樣所以才瞞著你受傷的事!你以為不見面時我就會很快活嗎?我也想見你,跟你一起吃飯或出去玩阿!會感到寂寞害怕的又不只是你一個!”
“莫莫…?”
“...當我跟對方相撞的時候,我好害怕,滿腦子出現的都是你帶著淚水的臉,我好怕我再也見不到你,我們不過才剛開始交往,我還想看到你其他的表情,我不要這段感情因為一場車禍結束,不想要你為了我的事心煩,不想看到你難過的表情,這樣的心情,你又懂嗎?”莫哀一股腦兒把想說的一次脫出,內容毫無邏輯可言.
“莫莫…”傅火島覺得自己很不爭氣地開始眼眶發熱,他彎下腰把頭靠在莫哀的胸膛.
“阿…島?”一口氣說了這麼多令自己害羞的話,莫哀紅著一張俊顏,看著大男孩抱住自己的腰,向自己撒嬌.
“我好喜歡你…”胸口傳來對方悶悶的聲音,莫哀確確實時聽見了.
“我也是阿,笨蛋.”
兩個人就在很多路人會經過的人行道上,擁抱著.
 
等莫哀回過神來的時候,只見嚴櫟與溫荷站在他們面前偷笑著.
“雖然打擾你們的甜蜜時光不太好,不過,還是提醒你一下,這邊路人很多喔…同系的人也常常會路過喔.” 溫荷微笑著,卻令莫哀冷汗直冒.
剛才一時衝動下,完全忘記這裡是什麼地方了…
果然在下一週上課時,就有不少女生跑來詢問莫哀跟那位長相俊美的男生是什麼關係.
莫哀對外的說明一律是”他是我堂弟,那天剛跟女朋友分手,情緒很不穩定,所以才會在大馬路上就抱住我.”
不過,只有少數人知曉,莫哀根本沒有堂弟,堂妹倒是一堆…
事後呢,嚴櫟被禁止搭莫哀的車,還被傅火島猛烈地砲轟了一遍.
然後在莫哀手臂的傷完全康復之前,都是由傅火島接送他上下學…
 
 
 
之後的某一天,傅火島偶然間又想起這件事,他含情脈脈地對著莫哀說,”你知道嗎,聽到你摔車的那時候,我光是想像都覺得好像有一把刀很狠地插在我的心房上,好痛喔!”
一邊說,他還強拉著莫哀的手摸上自己的左胸口.
“心房痛?應該心室會比較痛吧,如果同樣是被刀刺到…”原本粉紅色的甜蜜氣氛,被莫哀的一句話瞬間打散,他還很認真的開始思考,究竟是哪一邊比較痛.
“我還是覺得心室會比較痛!雖然感覺上神經是經由心房才到達心室,可是心室壁厚,真的刺穿的話,那種痛應該更令人痛不欲生…”經過五分鐘的沉思,莫哀下了結論.
“用你那種學術性的思考邏輯,最痛的是皮和肉吧…最先刺到的是他們阿…”傅火島擺手嘆氣.
莫哀的沒情調他也不是第一天見識了,多次深情的言語被對方不嗜情趣的解讀後,他甚至學會了應變之道.
“喔喔!說的對耶,我都沒想到心臟外面還包了很多層.阿島你好聰明!”莫哀獎勵似地摸摸對方的頭.
“是,是…”不知該笑還是該哭,傅火島無奈地享受著莫哀的撫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