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V端午節賀文04

"還剩一個小時啊...哀..."嚴櫟再次趴在桌上,嘆息. 
"你喔,很愛偷懶耶!不要趴在桌上,趴一趴等下又睡著了!"溫荷一掌打在嚴櫟的頭上,喀的一聲,是下巴撞擊桌面的聲音. 
"好痛!!!"嚴櫟從椅子上跳起來,摸著自己的下巴,眼角泛著淚光. 
"抱歉,我好像打太用力了."溫荷朝嚴櫟吐吐舌,表示自己是一時失手才沒控制好力道.
 "我就是這樣給你打笨的啦!" 
"哪有差?本來就很笨了啊!" 
"你..."太過氣憤的嚴櫟,一開口就咬到舌頭,他痛的馬上閉嘴. 
"怎麼了?咬到哪裡?"見嚴櫟有痛說不出的模樣,溫荷著急地向前檢查他咬破皮的傷口. 莫哀本來也想要做些什麼,但看見兩人周圍散發出的微弱閃光,他決定讓溫荷去照顧嚴櫟,自己則繼續唸書. 
不過,課本翻過來又翻過去,莫哀現在也是什麼都唸不進去. 離考試時間越近,那種緊張跟焦躁又重回身上. 
注視眼前的兩位好友間的甜蜜互動, 莫哀又想起那個笑著為他加油,說他考試絕對沒問題的男人. 
如果是情侶,這樣親密的接觸是很正常的吧? 
可是...如果是兩個男生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樣,還是會引人側目的吧? 同性戀... 
"糟糕,你到底咬的多大力啊?怎麼還在流血?"溫荷皺眉. 
"很嚴重嗎?"發現事情不只是個小意外,莫哀也走去看嚴櫟的傷口. 只見原本是粉紅色的舌尖,現在佈滿了鮮紅色的液體,而且液體還不斷的流出,沾到連牙齒都紅了. 
"我送你去醫院,現在應該還有門診吧?"
 "嗚嗯..." 
"下雨天你要騎車嗎?"溫荷看向窗外的傾盆大雨,有些不安. 
"要五點了,不快一點我怕就沒得掛號了."莫哀背起自己的包包,跟嚴櫟一起離開小吉樓. 

趕上櫃台要拉起布簾的最後一剎那,嚴櫟順利的看了醫生,傷口不大,只是剛好咬到血管,所以留的血多了一點,醫生消毒擦藥後血也就止住了. 
現在時間,六點四十五,離生化考試時間還有十五分鐘. 
外頭還是下著傾盆大雨,但莫哀硬著頭皮載著嚴櫟在校園內飆腳踏車.
 "你要不要騎慢一點阿?雨天容易打滑!"嚴櫟吼著,吵雜的語聲讓對話都變的困難. 
"你不要動!把傘給我撐好!"莫哀吼著,眼前只要再轉一個彎就快到考試的教室了. 
然而,黑壓壓的的道路上,雨水遮蔽了視野,莫哀沒有注意到反向轉彎的那輛腳踏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