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漫畫改寫

一片腥紅…斷裂的四肢、殘破的軀幹,浸躺在深紅色的液體中,撲鼻而來的是一種近似腐肉的腥味,不只是土地上,四周的灌木、甚至是建築物上,全是血液拖過的痕跡。「赫…克魯…我、我還不想死!!!」「你不會死的,班達,救援很快就到了!」「我好怕…血流個不停…這就是人臨死前的感覺嗎?我覺得好冷…」「班達!不可以閉上眼睛,保持清醒!繼續跟我說話阿!」「赫克魯…當傭兵真是可憐耶…連死了都不會有人難過…」「不會的,你不會死的!看!有人過來了,說不定那是救援隊!」「我這一生都在做傭兵…殺了好多好多人…搞不好這是我的報應,哈。」「喂!班達!!」搖晃著懷裡的軀體,名為赫克魯的男子露出了絕望的眼神,但他還不想放棄,對著慢慢朝他們靠近的人影大喊:「這個人受了重傷,你們快來幫忙阿!」 Ω 邊境沙漠城市 卡巴爾「累…累死了…法官也是人吧,再這麼操勞下去我可受不了。」男子推推鼻樑上的眼鏡,緩步走在瀰漫熱氣街道上。「不好意思!請問職業工會在哪裡?我想找個工作。」「你是外地來的吧?」「呃…是的。」「我們這裡不歡迎外地人,你快走吧!」「可、可是我…」金髮的男子和在路上巡邏的員警的對話,一時吸引了路人的注意,包括同樣路過的眼鏡男。(難得的金髮男子耶!不過這個人腦袋有問題阿?現在可是戒嚴時期…又是一個沒有常識的外地人!就是因為有這種人,害的我最近工作量大增!)「拜託你!我不是壞人,只是想找一份正式的工作在這裡待下來。」(『我不是壞人?』天阿!誰會相信這種鬼話?)「死小子!你不要給老子找麻煩!我沒時間理你這種流浪漢。」「警察先生,你只要告訴我工會的位置就好了,我可以自己去找。」「你再不離開這裡,我就依違背律法的名義逮補你。」(哀…沒辦法了。)「喂!我找你好久了,不是說好來我家吃晚飯的嗎?」「咦?我…」(好高!這個男人比我想像中的…強壯?天阿!他是從哪個原始部落來的嗎?那滿嘴的落腮鬍是怎麼回事!)「抱歉阿,這個人跟我有約。」眼鏡男向警員陪聲失禮,硬推著一臉疑惑的金髮男離開現場。「回去告訴你的朋友注意一點阿!」警員口氣不善的說了一句。「會的會的!」「請問…你…」見警員掉頭離去,金髮男錯愕的看著把他拉開的眼鏡男。「你阿!以後還是離那些警察遠一點,現在的戒備很嚴格,像你這種外地人隨時都有可能莫名其妙被逮捕。」「對不起,我不知道卡巴爾現在的局勢是這樣。」金髮男恍然大悟的點頭,馬上低頭認錯。「現在藍達國的王子在我國留學,因為亞爾可國的國境很亂,所以從藍達國增派來的衛兵都會對外國人嚴加盤查,就算你沒犯罪也會被抓,以後小心一點。」「然、然後呢?」「你要是被抓了,就會被送到我工作的地方接受審問。」「喔!我不擔心這個啦,我只擔心今天沒地方過夜。」「你身為異國人,最好就別亂跑,尤其你又有一頭引人注意的金髮,很容易惹來麻煩的。」「謝謝你的忠告,可是我還是要找個…咕----------」金髮男話說到一半,肚子發出了不小的咕咕聲。「對不起…」金髮男臉紅的低下頭。「你是肚子餓了嗎?」「呃…我正打算找一間旅館投宿…早上光顧著找工作就還沒吃東西。」(他應該不是壞人吧…就好人做到底吧!)「等等!」在金髮男欲轉身離去時,眼鏡男二度叫住他:「我問你,你沒地方住吧?」眼鏡男一手勾住他的肩,帶他往一個方向走。「是阿…」「你沒東西吃吧?」「是阿…」「你也沒錢吧?」「是…剩下不多了…」「我帶你去吃飯吧!我請客。」「真的?」金髮男張大眼睛看著比他矮了一點的眼鏡男。「放著你像剛剛那樣無目的地亂闖亂撞,也只會增加我的工作量。走吧,我叫雪維爾,你呢?」「赫克魯。」回應雪維爾時,赫克魯的臉微微泛紅。 Ω 「真的很感謝你,下次務必讓我回請你一頓!」「不用啦,雖然是我請客,可是這桌飯菜可都是你做的,是你讓我飽餐一頓,還回請什麼?」雪維爾將冰茶遞給赫克魯,在餐桌前坐下。「你不嫌棄我的手藝就好。」「對了,你是為什麼一定要找工作?旅費被人扒走了?」「也不是啦,一路上發生了很多事情,我沒料到錢會花的這麼快,我是靠賣了隨身攜帶的劍換來的錢,才到達卡巴爾的。」「這麼慘?你一路上花了多少錢?」「256艾比。」「這樣很省阿!你旅行途中過的是什麼生活阿?」雪維爾似乎瞭解赫克魯模樣邋遢的原因了。「會很省嗎?我覺得過的不錯阿…」「恩…出門在外自己小心一點,別再惹麻煩上身了。我也不想再找事做。」「你是法官嗎?」聽到赫克魯的問題,雪維爾無奈地笑了。「哈哈…沒錯。」雪維爾繼續說下去:「我好羨慕像你這種到處旅行的人,我也想過這種生活,可惜一直無法實現。」一口飲盡冰茶,學維爾把杯子放回桌上,「現在到處都是戰爭,亞爾可國破壞和平條約,大家都處於戒備中,像卡巴爾這樣的小國,為了自求多福,法官的工作就變的異常忙碌。」「是阿。不過也不能因為這樣,就把所有到這裡的外國人當成壞人吧?」「你這個人還挺有趣的!」「會嗎?」赫克魯突然露出了傷心的表情,「其實我不太擅長跟別人交談,常常惹來大大小小的麻煩。」「那你身邊的人都沒教你該怎麼解決嗎?」雪維爾提到身邊的人的同時,赫克魯的眼神閃過一絲更深悲傷。「放心,你別沮喪,我想你身邊的人一定都很樂意幫助你的,你有一雙清澈的眼睛,讓人覺得很放鬆。我一向很會看人的。」「阿…第一次…有人這麼說。」赫克魯的臉不可抑制的燒紅,他擡起頭來的時候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我好高興,謝謝你的誇獎!」「…別客氣。」(別笑的那麼天真阿!我會害羞耶…外表看起來雖然粗獷,個性卻很善良呢…)用完餐後,兩人又聊了一會兒,雪維爾見天色見黑,就告訴赫克魯一間便宜但舒適的旅社,要他到那邊住一晚,也順便告訴他許多注意事項。「你告訴我這麼多就夠了,謝謝你喔!」「你自己小心,這裡有很多岔路,別走錯了!」「你給了我地圖了,沒問題的!」「還有這裡晚上治安很差,別出來走動,要買什麼東西等早上再買,這樣價格也會比較便宜。還有…」「真的夠了啦,雪維爾,真的…很感謝你。」赫克魯說完,雙手捧起雪維爾的臉頰,在他的唇上一吻。一手還扶著自家門把,上半身卻整個靠到了赫可魯身上,被吻的雪維爾當場石化。直到赫克魯鬆開手、離開他的唇,雪赫爾都還沒能有所反應。「抱歉,我真的很想謝謝你,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雪維爾的大眼收縮成豆狀,聽到赫克魯的表示,他慌張的紅著一張臉,結結巴巴地說:「你、你竟然吻我?這…只、只有情人之間才能、才能接吻吧!」赫克魯微笑著觀察雪維爾的反應,他繼續說著:「而、而且你還是個大男人…如果是女人就算了,你、你真是…」赫克魯整個人頓時陰沈下來,「真對不起…」他彎腰道歉,「我不知道這裡不能這樣…」「阿阿阿!你別這樣阿,我、我只是不習慣。」「也對,被我這種大男人吻,你一定覺得很不舒服吧,雪維爾…」赫克魯表現出受傷的神情,讓雪維爾一時說不出什麼狠話。「沒事啦!我只是被你嚇一跳。」你別用這種表情看著我阿!雪維爾安慰道:「你別這麼想阿…」雪維爾還想說些話,一股噁心感卻突然湧上喉頭,讓他狂咳一陣。「怎麼…又開始了!喀!喀喀!!」「微雪爾?你怎麼了?」「嗚…」微雪爾靠著門滑到地上,「老毛病又發作了而已…喀!」赫克魯一把抱起雪維爾,「醫生住在哪裡?」「不…不用,這是老毛病了…我只要休息一下就行了…」雪維爾說的輕鬆,但他咳個不停的,一點也不能讓人放心。「我覺得你還是去看看醫生比較好。」赫克魯的語氣裡都是關心。「放我下來…這麼晚了,人家也休息了!」雪維爾對於自己被男人抱在懷裡感到有點扭捏不安。「那你的臥房在哪裡?我抱你過去!」(讓一個剛認識的人到房間裡不好吧…)雪維爾捂著嘴沒回答。「快告訴我,雪維爾!」「二樓右邊轉角…最裡面的那間…」雪維爾還是鬆口了。 Ω 「你要吃藥嗎?你咳了好久…」「咳!你送我到這裡就行了…我很重吧?謝謝你,赫克魯…喀!」「真的不要緊嗎?」赫克魯幫雪維爾拉好棉被,再用手心去測量他的體溫。「恩!醫生說過。我不知道是被什麼傳染,只要2、3天沒睡就會發作。」「你發燒了…要不要拿冰枕?」「阿!我家沒那種東西,沒空去買。喀喀!喀!」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喉嚨,又是一陣麻癢,雪維爾用力的咳嗽,模樣好不痛苦。「真是的!…怎麼在這麼忙的時間發作…咳!」雪維爾蜷曲著身體,咳的很難過,赫克魯卻在這時注意到他後頸起的紅疹。「你起紅疹了…雪維爾?」赫克魯拍了拍雪維爾的肩,有話要問,「我問你,你是不是曾經到過沙奇由羅斯島?」「亞爾可國的…沙奇由羅斯?喀!有…我在戰爭爆發前,去過那邊…」雪維爾側身看著赫可魯,回答了他的問題。「你碰過一種高度差不多有到膝蓋高的藍色花朵嗎?」「喀喀喀喀喀!有,我看那朵花很稀奇罕見,就摸了一下…」「果然!」赫可魯心中似乎有個底了。「我或許能治好你這個病,廚房借我一下。」他直接要走出房門。「做什麼?」雪維爾撐起上半身,不明白的問。「病人請乖乖躺好!我馬上就回來。」(他知道怎麼治這種病?…看起來一副可靠的模樣,跟剛剛截然不同…)雪維爾又躺了回去,耐心地等到赫克魯端著一碗湯進來。「你把這個喝了,我想你一定是吸到了那種特有花的花粉,那朵花雖然漂亮,花粉可是有劇毒的,喝下這個就能中和掉毒素。」「是花粉造成的阿…」雪維爾接受赫克魯的攙扶,依靠床頭坐著,伸手接過湯碗,試喝了一口,「好苦…這是什麼?」「是用亞利斯樹的根加入白酒悶煮20分鐘熬的。」赫克魯輕撫雪維爾的背,要幫他緩和咳嗽的痛苦,「這種藥的藥效很強,就是苦了一點…」「亞利斯樹的根?」那不是很珍貴的藥材嗎?為什麼他會… 在赫克魯的安撫下,雪維爾勉強喝完了一碗藥湯,但隨之席捲而來的一陣強烈的睡意。「阿…我怎麼會…?」「這只是藥效,你喝完以後會很想睡,不過醒來就不會在咳嗽了。」赫克魯動作輕柔的讓雪維爾躺好。(等等!我不能就這樣在陌生人面前睡覺阿!)「你睡吧,我會在這裡陪你的。」(不能在剛認識的陌生人面前睡著阿…)「晚安,雪維爾。」把手放在雪維爾的胸口,赫克魯哄著他入眠。 Ω 「阿!」雪維爾猛地睜開雙眼,屋外已是明月高照。「真的不咳了耶。」對著白花花的天花板發呆了一會兒,「哇…嚇了我一跳。」左手突然摸到一個有溫度的物體,他才發現赫克魯趴在床沿睡著了。(他真的一直守在我身邊?…我還以為當我醒過來後,會發現家裡的東西被般個清空呢…)「你果然是個好人…」雪維爾呢喃。「嗚…不!住手…」赫克魯發出了夢吟。「恩?赫克魯,你沒事吧?」雪維爾伸出手推了推赫克魯的肩膀,不過他看來是睡的很沉,沒被搖醒。「恩…」至少他的表情放鬆了許多。雪維爾笑著輕嘆了一口氣,將頭枕在大枕頭上。「他也有自己的煩惱吧…」(為什麼我才剛跟他認識,卻有這種親切感呢?我竟然會對一個陌生人產生這種感覺…)這一夜,放開心防的雪維爾做了個甜美的夢。 Ω 卡巴爾 中央法庭從不同的書櫃找出自己要的資料,雪維爾看似有條不紊的處理一件件新進檔案,完全不理會同仁間的談話。(不知道他一個人有沒有危險…那頭金色長髮…)雪維爾看著手中的文件,心裡卻想著今天早上的事。『謝謝你,雪維爾!…我們不會再見面了吧…』赫克魯在臨走前回頭朝他微笑道。(他煮的飯很好吃…不對!這有什麼關係?)雪維爾拿起一本要放回書架的書,只是想到赫克魯的笑容,他不自覺地望向窗外的街道,手上的書在他沉思的同時掉到地毯上。「雪維爾,書掉了喔!」(天氣很熱,我應該送他一件披風遮陽才對…)「雪維爾!別一直發呆阿。」絲毫沒聽見同事的聲音,雪維爾就保持同一個姿勢站在窗邊想著赫可魯的事20分鐘,今天一天的工作也是在心不在焉的情況下進行。然而,雪維爾朝思暮想的人兒,卻二度出現,而且是在他家門口。雪維爾張大嘴巴盯著眼前坐在門口等待的赫克魯,後者用一臉祈求的表情對他說了:「對不起!我又跑過來了…」他的眼神就像是剛出生的幼犬般,讓人完全無法抵擋他的魅力,怎麼可能還會責備他? 「你坐在這裡等多久啦?」雪維爾保持鎮定地問道,一邊開啟大門。(看起來好像一隻遭到遺棄的小狗。)「我不敢進去找你,怕給你添麻煩。」赫克魯跟著雪維爾進入家裡,「因為我第一次遇到像你這麼熱情對待我的人,所以我很想再見你一面。」(你一個大男人竟然這麼說,不會害臊阿!真是的。)心裡這麼埋怨,雪維爾卻不討厭他的坦白。「會不會給你添麻煩?」赫克魯不確定的又問了一次,像是在害怕雪維爾會厭惡他的行為。「不會啦!進來吧。」其實我也捨不得你走,我也想再見到你。雪維爾不好意思的笑了,「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你的臉我也覺得蠻高興的。」(我今天一直在想…現在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回應雪維爾的發言的,是赫克魯溫暖的懷抱,他促不及防的將雪維爾擁入懷裡表達他的喜悅。只是那個擁抱太過突然,害的雪維爾一頭撞上牆壁。「好痛!你別那麼粗魯啦!」雖然雪維爾身材不瘦弱,不過被一個比他高一個頭的男人突然撲倒,也不免失去平衡。「對不起!哈哈哈…」 Ω 「阿…恩…」跟昨夜一樣又大又圓的月,散發著明亮的光芒,照進雪維爾家的窗口,映出床上兩個男人的軀體。「好棒…」赫克魯衣衫整齊,讓一絲不掛的雪維爾趴在床上,他從背部抱住他,一手愛撫著對方脆弱的部位。(為什麼?…我怎麼會跟他做出這種事…我們,明明昨天才認識的阿…)雪維爾的手絞緊床單,向他侵襲而來的快感讓他抑制不住低沉的呻吟。「雪維爾…」赫克魯在他耳邊輕喚對方的名字,更加挑起雙方的情慾。在他的呼喚下,雪維爾吃力的轉過頭,看著他陶醉的表情,感到他吐出的氣息噴灑在自己臉頰上,只覺得自己被他掌握的部分瞬間叫囂著要釋放。同樣的,雪維爾因情慾煽動而瞇起雙眼的表情,在赫克魯眼裡無非是最佳的催情劑,原本精練黝黑的臉現在透著蘋果紅,真像是最可口的食物。「恩…」赫克魯受不了眼前的誘惑,就著他轉過頭的時候,伸出舌鑽進雪維爾微張的口,「呼…恩…」口液順著嘴角流出,面對他濃情的吻,雪維爾只能被動的配合著,用舌吸吮他的,而且在激情下伸手抓住他的上衣衣袖。(他明天就要離開了…我…)「阿阿!對了…」鬆開交纏的唇舌,閉起雙眼的雪維爾喃喃自語了一句,赫克魯的手掌繼續撫摸著他發熱的臉頰,不解的問:「什麼?」(我不是知道…他一定會離開我嗎?)雪維爾翻過身,享受在他懷裡的溫度,用右手勾住他的頸子拉向自己的方向,緩緩睜開不知是被汗水還是淚水模糊的眼睛,直直注視距離不到一公分的俊顏,鬍渣雖然是礙眼了點,不過他澄清的瞳孔讓人不自覺得淪陷。「嗚…」襲來的心悸讓雪維爾發出細吟,他用左手遮起自己的雙眼,覺得不好意思,也覺得一絲絲苦悶。「雪維爾,別把臉遮住。」強硬的拉開雪維爾的手,赫克魯發出笑聲,在他的額上再度印上一吻,「讓我看著你你會害羞嗎?雪維爾。」「廢話!」雪維爾覺得自己全身熱的都快要昏過去了,偏偏對方還這樣挑逗戲弄他!「你都把我的衣服脫光了,還說這種話…」「我等不及要抱你麻!」赫克魯低下頭,吻著他的額、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極度緩慢的再吻上他的唇。「你阿…想不到你會說出這麼肉麻的話…」「會肉麻嗎?」赫克魯持續在健壯的身體上以唇愛撫,而且力到漸漸加重,每個吻都像是要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也重重地激起雪維爾的敏感。(他都沒有自覺嗎…)「我還想跟你做更肉麻的事呢…」赫克魯趴在雪維爾身上,衣料若有若無的摩擦著他赤裸的軀體,口中說出甜美的勾引。「恩!…真的嗎…」腦子被蒸氣燒的一踏糊塗,雪維爾只能鈍鈍的回答。「真的。」(被人緊緊抱著的感覺…就是這樣嗎?)「沒想到你會這麼說。」以指尖纏起赫克魯的髮絲,雪維爾牽引他的臉,獻上自己的吻。(跟人肌膚相親的感覺好溫暖。我好喜歡…)感應到他的熱情,赫克魯更加賣力挑弄對方腫脹的慾望,為了讓雪維爾充分感受那種快樂。「阿!阿阿…那…不要…」當赫克魯的嘴覆上自己的慾望時,雪維爾經叫出聲。「不舒服?」從鈴口沿著血管往根部吮吻,舌尖滑過會陰,來到了雪維爾自己也沒見過的來到了雪維爾自己也沒見過的菊蕾。「不!不……阿!」口中重複著拒絕的話,雪維爾的身體卻在此時攀到了高潮。「你好敏感。」舔著沾在手上精液,赫克魯讚美道。「赫…你…」羞的亂七八糟的雪維爾已經說不出反駁之語,虛脫的躺在床上。見雪維爾這般體力不濟,赫克魯放棄再進一步的打算,也在他身邊躺下,幫兩人拉上被子,讓雪維爾枕在他的臂膀上休息,另一隻手環抱在他的腰上。雖然身體某個部分有點空虛,雪維爾選擇靜靜窩在溫熱的懷抱裡,微風從窗口吹進,帶來微微涼意,赫克魯的髮絲順著風飄向他的臉。(好美的金髮...)把自己的手覆上赫克魯的手,雪維爾開始仔細的觀察他的身體。(皮膚也好白…因為是外國人麻…)但是在掀開他的袖口時,雪維爾的瞳孔收縮了,他立刻坐起身。(劍魚的刺青!…亞爾可國的…)「雪維爾?」已經睡著的赫克魯眨眨眼看著雪維爾。「你是…」敵國的人!扯開他的衣袖,雪維爾恨恨的瞪著那個刺青,「所以你一直都穿長袖衣服…就是為了遮住這個刺青?」赫克魯撐起身,想收回手,卻讓雪維爾抓的死緊。「不是的!我是…」「你明知道我是法官…還故意接近我?」雪維爾用勁緊抓上有刺青的手腕,說話的同時帶著憤怒的顫抖,「我早該發現,亞利斯樹的樹根是珍貴的藥材,在亞爾可的國境內才有可能取到!」「你聽我說,雪維爾,我已經被國家放逐了…」「你以為我還要相信你嗎?為什麼你在這裡將近住了2天,卻什麼都不說?」冷汗沿著眉毛滑落臉龐,看似淚水。(我身為法官,應該早就要將他抓起來才對。不過…)「我沒有想害你的意思…我不說出來,只是不想讓你擔心而已。」被踢下床的赫克魯慚愧的佇立在床邊,雙手抓緊衣物,一副有苦說不出的表情。「因為,我怕傷害到你。」赫克魯認真的說,雪維爾卻以猛烈搖頭來回應。「我很感謝你為我治病、看護我,我身為法官,卻還是受不了你的誘惑…」雪維爾低下臉,有所壓抑地道:「如今知道你的身分,我不能再收留你了。你還是快點離開吧!」「雪維爾…」「祝你好運,別被我國的士兵抓到…」雪維爾躲避著赫克爾的眼神,似是無言的拒絕,傷人甚深。赫克魯自知裡虧,也知道現在他怎麼解釋,雪維爾都聽不進去,不得不選擇漠然離去。走出房門的那一刻,他試著回頭看看雪維爾是否對他還有那麼一點點留念,得到的答案卻是否定的。雪維爾依然維持剛剛的姿勢,靜靜的坐在床上,像是憤怒,像是後悔,也像是受傷。(要是你真的被抓到了…我有辦法狠心的將你定罪嗎…)雪維爾悶悶的想著,他難堪的承認自己真的是對才認識1.2天的男人動了情了。 Ω 卡巴爾 中央法庭沉默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雪維爾機械式的處理一份份文件,同事之間的對話好巧不巧的傳進他的耳朵。「我一直好擔心他,不知道他跑到哪裡去了…卡巴爾現在這麼亂。」「哀哀…誰叫你不懂得好好疼惜人家?他又沒有犯什麼罪不可赦的錯。」「這…逞一時口舌之快阿…我也不是真的要趕他走的。」「現在先認真工作吧!可別想著要翹班去找他喔!」「我…」雪維爾想到了那天,他也是不聽赫克魯的解釋就趕他出去,現在想想,他真的是意氣用事了。「雪維爾法官!!」「怎麼了?」被人從思緒中拉回,雪維爾定定心神。「有人要見我?」「是個金髮藍眼的高大男子,他在大廳被大家圍的團團轉呢!」金髮藍眼!! 雪維爾馬上想到那個被他拋棄的大男孩,急切的衝往大廳。「雪維爾這麼緊張幹嘛?」「哈哈!他的春天終於到了嗎?」「…拜託!是個男人耶。」迅速的跑至大廳,眼見那金髮藍眼的男子被一群在法庭工作的女性職員圍繞,七嘴八舌的問著關於他的事。但男子還是在雪維爾進入大廳的瞬間就將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了。「雪維爾…」不變的靦腆笑容,以溫柔的眼神看向他。「赫克魯…你的頭髮…?」雪維爾微微喘息著,驚訝的瞪著有很大改變的男人。不只是頭髮被減短,就連原本很礙眼的落腮鬍也全消失了,一張年輕俊帥又充滿活力的臉完全顯現出來。赫克魯主動走近雪維爾,客氣地道:「我想還是入境隨俗吧,就稍微整理了一下儀容,我想在這裡定居。」雪維爾聽不進赫克魯的話,只聽見斷斷續續的女性的讚美聲。「雪維爾?」赫克魯嘗試性的又喚了一聲,雪回爾這才驚醒般拉著他的手就往無人的圖書室走去。「你瘋了嗎,你!」雪維爾朝他大吼,「為什麼還要留在這裡?你還不明白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嗎?」「我只是想要待在有你的地方…」又是那般大型狗狗的可憐表情。「你…你不要再說這種讓我很困擾的話…」赫克魯伸手將對方摟進懷裡,語帶悲傷的說:「我不是有意做出困擾你的事…只是…」「我已經不是亞爾可國的兵士了,這樣的我,還是不能留在你身邊嗎?」赫克魯拉起袖子,露出手腕上被火烙過的傷疤。「你…你這麼做又是何苦呢?」雪維爾心抽痛的撫摸那道傷口。「我早就想脫離亞爾可軍了…認識你以後,更給了我最大的動力。」「別用這種態度對待我!你這樣…你幹麻要燒傷自己…」「為了跟你在一起,這點燒傷不算什麼的。只要發誓效忠的刺青消失,就不再是亞爾可國的人。我現在是個無國無家的人了…」雪維爾一張臉皺的緊緊的,他認為自己根本沒有讓赫克魯犧牲至此的理由。「我只想跟你在一起阿…我想得到你的心,想永遠跟你在一起…」赫克魯捧起對方的臉頰,再他的額頭上愛戀的一吻,「我愛你,雪維爾…真的真的,好愛你。」(他竟然說的出這種話…)雪維爾雙腿無力的倒在地上,讓赫克魯緊張起來。「怎麼了嗎?你的病又發作了?」(你竟然為了我這種老男人…燒傷自己的手,還放棄自己的國家…真是敗給你了…怎麼這麼亂來!)雪維爾坐在地上,手遮著臉開始沉思,心裡的聲音吶喊著要相信這個男人。天人一番交戰,最後雪維爾發出低沉的笑聲。「雪維爾?」「哈哈哈!」放聲大笑,雪維爾拍拍赫克魯的壯肩,「你就留在這邊吧!以後我會負起監護人的身份的。」「真的?」躍躍欲試的興奮笑容深深打動雪維爾脆弱的心。兩個人的愛情故事就這樣展開序曲… 至於更深入的了解,等待他們培養感情的時候會慢慢明朗的。現在,就讓戀人們享受獨處的時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