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EROXGIRO 部分試閱

First Dream of KERORO 
軍曹,起來吃早飯囉!」日向冬樹輕敲KERORO的房門,用溫柔的聲音叫KERORO起床。
喔……」有氣無力的聲音從房裡傳出來。
姊姊說,你30秒內不下來吃飯的話,就把你那份收掉,快下來吧!」日向冬樹對房裡的人下最後通牒,然後自己先下樓吃早飯。 
KERORO睡眼迷濛的緩步走下階梯,慢慢朝飯桌移動,拉開椅子,坐下,捧起碗,拿起筷子,眼神一亮,狼吞虎嚥的扒完一碗飯,「再來一碗!」他精神飽滿的說。
「拿去。」日向夏美好心的幫他添了一碗滿滿的飯。
「好吃!再來一碗!」KERORO一分鐘內解決第2碗,笑容燦爛的把碗拿給日向夏美。如此動作反覆十來回,日向夏美忍不住大罵:「你也吃太多了吧!」
「一日之計在於晨是也。夏美大人,早上要是吃不飽,本官哪來的力氣作家事呢?」
又來了……日向冬樹低頭嚼著魚肉,不打算干涉這場小型戰爭。
「白痴青蛙!你總是有一堆理由!」日向夏美朝KERORO的頭給予重擊。
「痛阿!」KERORO摸著自己的頭,好像有點腫。 
KERORO專心揉著頭上的包,突然間,肚子卻痛了起來,他痛苦地去壓著腹部。
日向夏美氣呼呼的瞪著KERORO,覺得他一定又在裝病。
「軍曹,你怎麼了?姊姊打的是頭吧?你怎麼捂著肚子?」善良的日向冬樹出聲關懷。「冬樹大人……本官的肚子好痛……嗚……」KERORO全身冒著冷汗,病奄奄的,讓人完全抓不到頭緒。
「姊姊,怎麼辦?」
「哼!八成又是裝出來的。」
「軍曹沒裝過病阿!他會不會是吃壞肚子了?」
「冬樹,你懷疑我做的菜有問題阿?大家都吃一樣的東西,一定是他吃太多了才會肚子疼的,這是那隻笨青蛙自找的!」
「嗚……」KERORO眼眶泛紅,真的很痛苦的樣子。
「姊姊,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要跟軍曹生氣?軍曹,要不要我帶你去看獸醫?」 KERORO覺得腸胃都攪的亂七八糟的了,痛得說不出話來,但他還知道自己不能去醫院,於是縮在地上拼命搖頭。
「他都搖頭表示沒事了,不要理他了啦冬樹,小心被傳染。」
「姊姊!我不管了,軍曹一定要去看醫生才行,要是這樣死在家裡……我不能眼睜睜看軍曹死掉!」日向冬樹二話不說抱起KERORO。但是,他才剛把KERORO抱起來,KERORO就開始狂咳嗽,還咳出濃煙,伴隨“砰”的一聲,日向冬樹手中的重量突然加重。 
“砰”的第二聲,是KERORO掉在地板的聲音。
「冬樹大人,你好狠心是也……幹嘛把本官抱起來又丟到地上阿?」KERORO坐起身,似乎頭和肚子都不在痛了,口中抱怨的是日向冬樹的行為。
「傻瓜青蛙!你製造出一大堆什麼煙阿?」日向夏美被煙氣熏得極不舒服,頻頻揮手想讓濃煙快些散去。
「咳咳!」日向冬樹也是揮動著雙手。
「這應該是無害的煙吧。」KERORO在煙中摸索著往窗戶移動,然後打開廚房的窗口。層層煙霧很快就全數散去。
「呀阿!!!!」日向夏美看到眼前的景象,大聲尖叫。「冬、冬樹,有小偷趁亂闖進來了!」
「小偷?」KERORO不解的左看看右看看,「小偷在哪兒?」
「你、你是誰?」日向冬樹把手指向站在窗邊的KERORO。
「本官KERORO軍曹是也。冬樹大人,夏美小姐,你們為何又那種表情看著本官?」「KERORO是一隻綠色的青蛙!」日向夏美朝KERORO大吼,「你現在立刻馬上離開這個家!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本、本官不懂夏美小姐的意思……」
「軍曹,你自己去照照鏡子吧,你現在的樣子,絕對不像是一隻青蛙。」日向冬樹露出懷疑卻又期待的表情注視KERORO。 
KERORO在姐弟倆的眼神關懷下,走進距離最近的廁所,3秒後從浴室傳出殺豬般驚叫。
「本、本官的臉!本官的手、腳,還有本官的身體!本、本官的、的……!」KERORO胡言亂語比手畫腳想要表達他的吃驚和震撼。
「他……真的是那隻白痴青蛙?」日向夏美仍然不相信眼前堪稱是美男子的“人”,會是那隻綠色青蛙變身來的。
「那種"是也"阿"本官"阿之類的用語,應該不會錯吧。」日向冬樹看KERORO的目光明顯地在閃爍,「軍曹,你好厲害喔!你怎麼一直瞞著我們你會變身的事呢?」
「本官不會變身。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KERORO用手摸著自己的眼耳口皮,慌亂無錯。
「怎麼回事?那應該要問你吧!」日向夏美口氣不善地道。
「冬樹大人……」KERORO擺出流浪狗似的受傷、哀求的姿態。
「我也不知道能怎麼辦阿……」日向冬樹無奈的搖搖頭。
「夏美大人……」KERORO的轉向日向夏美求救。「自己造孽,後果自己負責!」「嗚!本官變成藍星人了……這要本官怎麼去見其他部下?」KERORO蹲下來,把臉埋進雙腿膝蓋間哀嚎。
「那更好阿,」日向夏美打量KERORO此時的造型,冷冷地說:「這段時間你就乖乖窩在家裡,連那個詭異的地下基地都不准去。」
綠色的清爽短髮,黑色的清澄雙眼,修長白皙的四肢,活脫脫的帥哥!還有他平常明明是衣不避體的,怎麼變成人的時候連衣服也一起變出來了?雖然只是件樸素的白色背心和一極短牛仔褲,卻完全顯出了KERORO身材的漂亮線條,也襯托出他的陽光朝氣。 KERORO抬頭望向日向夏美,當下覺得她說的也有道理,「也好,本官這醜陋的一面也無法見任何人,那就留在房間好了。」
「軍曹……」日向冬樹替KERORO感到可憐,好不容易變成人型了,難道他都不會想光明正大的走到大街上嗎?
「你有自覺就好。冬樹,去上課了,被這隻白癡青蛙一鬧,都快遲到了。」日向夏美拿起自己的書包就往玄關走。日向冬樹跟著拿書包,追上姊姊。習慣性的送兩姐弟至門口,KERORO說著和往常一樣的話。
「對了,KERORO,你還是要把家事做完才可以躲回房間喔!」
「是,夏美大人。請慢走。」
「軍曹,你自己小心喔!阿!」日向冬樹先一步跨出門,卻撞到擺在門口的大木箱。「這是什麼?不會又是什麼外星生物吧?」日向夏美瞪著那個足以裝進一個人的可疑箱子,才剛發生KERORO的人型化事件,不會這下子又出什麼亂吧?
「上面寫的收件人是KERORO耶!而且寄件人是……KURURU?」日向冬樹撕下箱上的貨單,唸出上面記下的訊息。
「這麼大的一個東西,KURURU是怎麼無聲無息的放到我們家門口的?」日向夏美觀察著木箱子,總覺得有一股濃濃的陰謀味。
「阿!現在不是想箱子裡裝的是什麼的時間了,姊姊,要遲到了啦!」
「那傻瓜青蛙你要處理好這個喔!我們去上課了。」
「沒問題!本官會處理這個巨物的。」KERORO立正行禮。 

───Ⅰ───Ⅰ───────────────────────────────── 

「呼!藍星人的身體還是有方便的地方麻,輕輕鬆鬆就把這個東西搬上來了。」將重量不輕的木箱搬到自己房間裡,KERORO拿出檢測器檢查它的危險性。
「有高熱?是哪一型的導彈嗎?可是又沒有金屬反應……KURURU曹長到底寄了什麼東西阿?真奇怪,也沒有先通知本官一聲,應該不是武器吧?」盤腿坐在地上,KERORO拿出另一樣工具來檢查它,「沒有讀秒聲,只有一種細微的……呼吸聲?本官有沒有聽錯?」維持那個姿勢3分鐘,KERORO可以很確定他聽到的真的是呼吸聲了,只是,他也同時開始害怕箱裡的生物,因為以KURURU的個性,絕對不會送什麼正常的東西給他。難道是食人獸?還能毀滅世界的怪物?不管是哪一種,KERORO都高興不起來,他還有很多鋼彈模型沒親手拼完,所以還不能毀滅地球,至少,等他把最新的鋼彈50週年復刻紀念模型拼完!
 KERORO在攻佔地球的任務與組裝鋼彈的興趣之間作掙扎,最後理智是選擇了鋼彈。既然選擇了鋼彈,那勢必要處理掉這個生物兵器了! KERORO眼露凶光,腦筋思考著要用哪種處理法才能不著遺跡,讓別人都以為它是自動消失的,不是他這個長官因為私欲而破壞的。
正當KERORO決定要用縮小光線將巨物變小再燒掉的時候,房間裡突然響起了通訊指示聲,有同伴來電。
「……KURURU曹長?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來電?難道本官房間有監視器?」KERORO不安地環視四周,「不,應該是本官多疑了……喂?」
『哼哼哼,你收到我寄的禮物了吧。』通訊器另一端傳來KURURU低沉的嗓音。「嗯。」『你現在還沒開封就想破壞他吧?』「才、才沒有,誰說本官想破壞他了,本官只是還在檢查!」做賊心虛的口氣。
『安心,裡面的東西絕對安全。你一定會喜歡的!』
「怎麼說?」
『你把箱子打開來就知道啦。不准破壞“他”,不然你就等著……』
「知道了,本官開封就是了麻,再見。」KERORO迅速關掉通訊鈕,每次跟KURURU說話都會讓他一場心驚肉跳。這下可好啦,軍人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他只好去開箱子了。「如果真的是生物兵器,怎麼辦?」KERORO苦思著,「相信KURURU曹長一次好了,他既然說是安全的東西,那應該就不是武器。」 KERORO撕開木箱四周的膠帶封條,緩慢謹慎的打開上面的木板,裡面裝了一大堆棉花,把“商品”藏在其中。撥開重重的花海,KERORO在看到裡面藏納的物件時倒抽一口涼氣。
「GI、GI、GI、GIRORO伍長!?」 KERORO伸出手拍打被放在箱中的夥伴,不解為什麼GIRORO也變成了人型!火紅的秀髮,粗獷的臉龐,因為沉睡而均勻的呼吸和閉緊的雙眸,重點是左邊臉頰上的那道疤,這樣的特徵讓KERORO確定他就是GIRORO。更不用說那令他魂牽夢縈的氣息。 
GIRORO就算化作灰他KERORO都認得。
試探性的呼喊他的名字,他還有呼吸,應該只是睡得很熟,KERORO冷靜的想著,不能自亂陣腳,他要保護他。
小心翼翼如對待珍寶一般把GIRORO從箱中抱出來,KERORO繼續呼喊他的名字,卻一直沒反應。
「GIRORO!醒醒阿,你這樣睡覺會感冒的,別嚇本官阿。」KERORO輕輕搖晃GIRORO光裸的身體,還是沒反應。是哪個大膽的傢伙,敢這樣對待GIRORO?會是KURURU嗎?……一定是的!他剛才那曖昧的語氣,原來指的是這個。
什麼“本官一定會喜歡”?看到GIRORO這樣,只會讓本官擔心!KURURU倒底對GIRORO做了什麼,為什麼他會昏迷不醒?
「怎麼辦?」KERORO反覆呢喃,還理智的知道要在木箱裡翻翻,將棉花弄得滿房間紛飛後,果然給他翻出一張粉紅色的小紙條。

獻上你珍愛的寶物,願你長年的夢想成真喚醒睡美人的方法,將你的愛放入他最敏感的…… 哼哼哼哼…… 

「敏感?KURURU曹長在打什麼啞謎阿!」KERORO嘆息,將視線回到GIRORO身上,「將本官的愛放入某個地方嗎?愛是無形的吧,那要怎麼放?又是放到哪阿?」眼神停留在微啟的粉唇上,KERORO情不自禁以自己的唇覆住他的。
沒醒。
嘴對嘴還不夠嗎?KERORO加深這個吻,把舌頭鑽進溫熱的口腔。還是沒醒。臉紅的離開香甜的嘴唇,KERORO的思緒不由得邪惡起來。上面的小嘴沒反應,那剩下來有接受功能的……就只剩下面囉?不行!怎麼能趁人之危!GIRORO性格剛強,就算事後知道本官是為了救他才這麼做,他搞不好還是會羞憤得去自殺。
不行阿……可是……目前也束手無策阿!只要不是用“那裡”進到他的“這裡”,應該沒關係吧?自我解套的KERORO瞄瞄自己的小弟弟,再看看對方的小菊花。「GIRORO?」KERORO再一次溫柔的呼喊他的名字,像是在確定對方真的是不省人事。
「GIRORO,本官要把手指伸進去囉。」KERORO深呼吸,右手環著GIRORO的腰,讓他正面朝向自己的胸膛,左手輕輕摸上那微微翹起的緊實俏臀。好好摸˙˙˙阿,男人朝思暮想的禁地阿…… KERORO一臉色慾的移動左手至臀間窄溝,極其緩慢的將指尖停留在閉月羞花的小菊上……心口亂跳,緊張阿。但是,手指才接觸到那個部位的瞬間,GIRORO就睜開雙眼,花容失色。死定了……KERORO尷尬的微笑著。 
“本官只是想要叫醒你。” 
“本官不是要侵犯你,只是看你一直沒反應才想說要用這種方法。” 
“對不起,你要打要剮要切要剁都隨你了。” 
“原諒本官,本官不是故意的。” 
“本官那麼疼你,怎麼會趁你熟睡時對你下手呢?” 
“別害怕,本官不會傷害你的。” 
“不要生氣喔,本官跟你道歉就是了……”
 ………… 腦子裡有一大堆理由,此刻他卻一句也說不出來,活像個被捉到偷竊畫面的賊。而且還是採花賊。 KURURU又騙本官!本官根本什麼也沒放進去,GIRORO就醒了麻!一切都搞砸了,這下GIRORO會更討厭自己吧。哀!不要用這麼受傷的眼神看本官阿,讓本官很慚愧的。「GIRORO……」兩個人面面相覷,微妙的氣氛。「KERORO?」GIRORO開口說了第一句話,但語氣中只有疑惑,沒有憤怒。
「你醒了阿?身、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身體?」GIRORO瞥了一眼自己光裸的身軀,「我跟你怎麼會變成藍星人了!?」「這……」KERORO搔搔頭髮,他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阿。
「現在要怎麼辦?難道這是某種病毒疾病?」墨黑色的瞳子閃耀著恐懼不安。
「放心,KURURU曹長說過一切安全的,你不要自亂陣腳。這段時間,就讓本官來照顧你吧,你搬過來這裡住,好不?」KERORO的口氣真誠,柔和的目光看在GIRORO眼中,是那般的值得信任依靠。
「好吧,與其一個人躲躲藏藏,兩個人也比較好相互照應。」 KERORO沒想到他只是隨口提議,GIRORO卻毫不考慮就答應了。
總覺得人型的GIRORO似乎哪裡跟正常的GIRORO不同,是因為個性變得溫馴了嗎? KERORO注視GIRORO的雙眼,想找出端倪,可惜徒然。以KERORO的直線思考模式,怎麼猜的出KURURU的陰謀?在意這個幹嘛呢?反正現在GIRORO不會生他的氣,還會順從他的話,這樣不是很好嗎?變成人型也不錯嘛,好期待接下來的同居生活阿! GIRORO,本官會趁這段時間讓你知道本官的愛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