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闇心4

"不!住手!"服部按捺不住掙扎著要起身,一隻手抓住風魔固定他膝蓋的手, 不願乖乖順從地讓一隻野獸如此對待. 
"嗯?你害怕了嗎,半藏?"見一直冷漠以對的人兒如此驚慌的反應,風魔露出滿意的微笑. 
"要上就上,不需要用這種方法羞辱人!"服部使勁掙脫了束縛,他跳到一旁怒瞪著紅髮的男人和那隻白狼. 
"你以為現在的情況容得你說不嗎?"在服部還來不及回應之前,風魔再次將他禁錮在自己懷裡, 抬高他的下顎,風魔口氣愉悅地說出強硬的話. 
全身赤裸地被另一個男人抱在懷中,令服部渾身不自在, 而且對方還是個試圖叫獸類侵犯他的變態,這讓服部恨不得就這樣殺掉風魔. 然而手中沒有任何可以當作武器的東西的情況下,服部自知光靠肉搏是殺不了對方的.
 "風魔大人..."在一旁被忽視以久的德川突然出聲. 
"喔?你還在啊."風魔冷淡的瞄了在暗處的雄壯矮小男人一眼. "大人,懇請您放過半藏一馬."德川不顧尊嚴跪在地上替服部求情. 
服部睜大雙眼,眼底滿滿是感動. 
"滾."風魔並沒有漏看他眼中另一個人的身影,憤怒的情緒隨即爆發. 
"風魔大人?"以為風魔是接受了自己的懇求,德川抬頭望向面色不豫的高大男子. 
"我叫你滾是聽不懂嗎!"在風魔怒吼之後,黑狼兇狠地朝著德川狂吠,作勢要攻擊. 
"但..." 
"你不走,是希望我在你面前上了半藏嗎?還是你希望看到我讓小狼上他?"風魔面露笑容地說出淫穢殘酷之詞, 似是完全不把半藏當個人在看待,而是一個用來發洩玩樂的道具. 
"大人,您走吧,半藏不希望接下來的事污了您的雙眼."服部正眼看著德川,平靜的說出他心裡最後的請求. 
影子不需要有心,只要知道為主人而活. 
只要家康大人看不見自己被男人玷污的畫面,就可以繼續欺騙自己,偽裝這副軀體還是乾淨的,繼續服恃大人. 這樣,對彼此都好...服部如此自我安慰著. 
然後,他拋下僅存的自尊與矜持,雙手抱住風魔的頸子,獻出自己乾澀的唇. 
德川見狀,低著頭無言地離開. 輕淡生澀的一吻結束,風魔邪佞的眼神注視著服部,從後者的眼中明白對方已默許自己為所欲為了. 
"被德川那隻大貍貓一鬧,我的興趣都消了大半,你來幫我吧,半藏." 風魔粗糙的指尖撫摸著服部沾上唾液的唇瓣,暗示著,"你也是男人,知道怎樣做,男人才興奮的起來吧?" 垂首閉上雙眼,服部緩緩蹲在風魔的兩腿間, 才又張開眼睛,以嘴含進男人萎靡的巨物...

 

 


(寫到這裡...後面任大家自己想像吧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