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闇心2

"...哈哈哈!半藏,你的主人在替你求情呢...你是不是也該表達什麼?"
風魔嘲諷地笑著,將服部的身體拉近自己的,將氣息噴灑在對方臉上.
"......"服部蹙緊劍眉,卻不願低頭.
服部心中早有為德川喪命的心理準備了,所以死亡並無所可畏.
"看來用說的沒有效,那就用'做'的吧.反正你這條賤命已經是我的了."
"我這輩子效忠的人只有德川大人."語畢,服部似要咬舌自盡.
然而,覆在嘴上的布巾被蠻力給扯下,下一刻,
在牙齒接觸到自己的舌頭之前,屬於別人的溼熱侵入口腔,阻止牙關閉合.
雙唇被雙瓣緊密覆蓋,貼合,原本就處於缺氧狀態的肺部,在對方的掠奪下連僅存的氣體都要被抽空般.
"唔!"意識到對方在"吻"著自己,服部的雙手推拒那靠近的厚實胸膛.
窒息的感覺讓服部本能的也將兩手掐在風魔的脖子上,但力不從心.
注意到服部由白轉青再轉黑的臉色,風魔滿意地鬆手,眼睜睜看著服部軟倒在地,大力地咳嗽.
臉色涱紅的服部不甘示弱地抬頭瞪視風魔,取出小刀就要切腹.
"你要尋死的話,我很樂意幫你,只是不知道你的德川大人會有什麼下場呢!"
服部回頭望向德川,只見原本坐在風魔身邊的兩匹狼此時卻在德川身邊繞著.
握緊短刀的手猶豫地停在半空.
"我養的狼多有攻擊性,就讓德川來試給你看如何?"風魔蹲在服部身旁,將他的臉龐轉向自己.
"我喜歡溫順的寵物...最好不要妄想自我了斷,不然我會加倍處罰他."
"風..."並非害怕圍繞在旁的狼,只是大概猜到風魔要做之事為何後,更替服部感到愧疚.
在德川發聲的同時,黑狼發狠地撲向他,張開大口咬向他粗短的頸部.
"不!"服部想衝向那隻狼卻給風魔壓倒,動彈不得.
"停."平淡的命令,但黑狼立刻聽話地離開德川.
"卑鄙小人..."憤怒的服部兩手被風魔抓住,腹部給重力壓迫著,無法反抗.
"第一個命令,半藏...脫掉你的衣服,全部."風魔毫不在意服部的怒罵,率性地開口.
他知道對方已經踏入他的陷阱之中,插翅也難飛,只能選擇服從.
被壓在身下的服部露出嘲諷的表情,他索性不掙扎,跟風魔大眼瞪小眼.
 風魔瞇眼打量冷靜的服部,半晌才發現他的雙手還被自己抓著,
他露出殘酷的笑容,說著, "那我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