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蘭帕德的歸屬(all xLamps)

與查爾頓的比賽結束後,Lampard一個人生著悶氣,窩在休息室的角落.
"
該死的...為什麼會被撲掉?"Lampard低頭,咬著牙,一拳打在膝蓋上.
自尊心甚高的他,對於世界盃時的進球慌狀況還心存餘悸.
明明是自己最擅長的定位球...而且還在十二碼的位置,怎麼還是踢不進呢?
緊握著的手心幾乎要被指甲劃出血痕來,但憤怒的Lampard已不在乎這種小痛.
然而,一雙溫暖的手忽然覆在他的拳頭上,施力攤開他的掌心.
Lampard
不解地抬起頭,看到的是Shevchenco溫和的笑容.
"
別生氣.只是少罰進一個球罷了,沒必要這樣傷害自己."Shevchenco緊緊注視Lampard透露著脆弱心靈的眼眸,
在他的注意下提起印著微紅指甲痕的那隻手,親吻.
"She...?"
"
叫我Andrily,好嗎?Frank."
"A...Andrily...
別這樣..."Lampard大腦想著要抽回自己的手才對,然而當對方舌尖接觸到自己掌心時,一股麻痹的感覺令他不知所措.
"
要相信你自己!我也相信你下次一定能踢出更棒的點球的!"
Shevchenco
將吻烙在Lampard的額頭上,幫他打氣.
Lampard
克制不住地紅了臉頰,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畢竟他不太擅長跟其他人如此親暱,如果是平時他還可以笑著打發烏克蘭人,但現在他沒那種心情.
這時另一個男人的出現打破了這個曖昧的局面.
"Lampsy,
原來你在這啊?幹嘛一個人躲在這?偷偷哭啊?"Terry嘲諷的口氣隱藏著關心.
他動作誇張的伸出雙臂,一副"來吧,過來我抱抱!"的模樣.
"
去你的!"Lampard雖然口出惡言,卻還是站起來撲向隊長的懷抱.
Shevchenco
望著Lampard的背影露出苦笑.
他知道TerryLampard心中的地位是自己不能取代的,
只是他相信時間能讓他在Lampard的心中分出另一個屬於他,Shevchenco,的位置.
他微笑著與Terry對視,最後默默離去.
"
抱的這麼緊幹嘛?會讓我誤會的喔!"Shevchenco離開,Terry壞心地笑著對懷中人說.
"
媽的!讓我抱一下會死喔?是你自己要讓我抱的!"
Lampard
將臉蒙在Terry的胸口,不願任何人看見自己的淚水.
Terry
善解人意的不再多說,一隻手拍撫Lampard的後背.
兩個人靜靜地佇立原地.

"
你還在害怕嗎?"
過了五分鐘左右,覺得站的累了,Terry開口說話.
"
不知道..."
Terry
發出無奈的乾笑聲,還是讓Lampard依靠著自己的胸膛.

又過了五分鐘,一直站立不動的兩人總算有的動作.
"
好一點了嗎?"Terry看著Lampard離開他的胸膛,摸摸他的頭問.
"
不要這樣摸我頭!"Lampard甩開Terry的手,失落的表情已不復見.
"
真是不可愛耶,明明剛才還窩在我懷裡的,現在卻變的這麼兇?下次不幫你了喔!"
"
誰屑你的幫忙?"Lampard翻臉不認人地,掉頭走掉.
Terry
笑咪咪看著Lampard離去,心裡卻滿滿是得意.
Lampard
對他的信賴,是他最大的武器,相信全切爾西隊,只有他一個人能看見Lampard怯弱的一面.
可是,就在他對自己信心滿滿時,眼前的景象令他傻愣.
Lampsy
竟然接受芭樂的擁抱?!
...Lampsy竟然接受Ballack的擁抱.
在走道間遇到對方的BallackLampard說了幾句話,而哭過一場心情放鬆的Lampard也欣然接受對方的安慰,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相當之好,Ballack也就順手搭上Lampard的肩膀,然後一起走開.
Terry
在心裡叫罵著:
該死的! 我當初花了半年才碰的到Lampsy的身體耶!
這個新來的芭樂竟然只花了兩個月?
氣歸氣,Terry還是面不改色的去換衣服,打算下次來個主權宣示.

Ballack
Lampard說說笑笑的走著,接著遇到的是RobbenDrogba.
"Lampard,
你這樣不行阿!不只大會軟腳,連聯賽都軟腳喔?"
"
去你的!誰軟腳啊?一個不能上場的人說什麼風涼話?"
"
點球都點不進,真是糟糕,對吧?Drogba."
"
...是阿..."感覺到怨恨的視線,Drogba就算想笑也不敢放聲笑.
"
死禿頭!一次點球沒進又怎樣,不用靠點球我也能得分!"
"
是嗎?我一點都看不出來你這麼有攻擊力耶."
"Robben...
不要再挑釁Lampard...等下會..."
"Frank,
你冷靜一點..."
Drogba
Ballack頭冒冷汗,想阻止一觸即發的火爆事件.
然而,容易被激怒的Lampard,果然不負眾望撲向Robben,像隻兇猛的大貓.
Robben
欣然接受Lampard的飛撲,這是他吃Lampard豆腐的手法.
打是情罵是愛,這也是一種愛情的表現,至少Robben是這麼想的.

---*---*---*---

Lampard
回到家的時候,已是傍晚.
才剛踏進門,就聽到電話鈴聲不停地響著.
"
?"
[
哈囉,點球王子.今天表現不錯啊!]
"...."
聽到熟悉的諷刺言語,Lampard馬上決定要掛電話.
[
哀哀!別急著掛我電話,我有話要說的!]
"
有話快說,我沒那美國時間聽你廢話!"
[
今天是吃了炸藥啦?這麼兇?]
"
再見!"Lampard當機立斷掛上電話.
但是過不了幾秒,電話又響了.
[
太過分了吧,Frank!你竟然掛我電話?]憤怒哀怨又帶著無奈的聲音.
"Steven...
你是吃飽太閒嗎?怎樣?今天利物浦又勝利了嗎?你是打電話來炫耀的?"
[
,你真是不懂我的心...我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阿!]
"
瘋子...我要掛電話了!"
[
好過份喔!Frank真是沒有同情心...今天我是輸家,你都不給我一點安慰嗎?]
"
?你們輸給艾維頓?"
[
是阿...我還掛彩了呢...本來想找個人安慰一下,你卻那麼兇...]
"
少裝可憐了!我們輸球的時候,你也沒安慰過我!"
[
哪有!]
"
,你剛剛不就嘲笑我點球又沒進的事!"
[
可是切爾西沒輸球阿!]
"
意思一樣!我也是需要安慰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點球沒進的壓力有多大!"
[...Frank,
你做的很好了.]了然的口氣透過聽筒傳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