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再來萌一下國家隊的球員們(ESP&GER)

西篇:
敲定好轉會事項的雷耶斯為了搬家的事,缺席這次與列支敦士登的比賽,好巧不巧地躲過ㄧ場因他而起的風波.
(比賽前ㄧ天)
西班牙國腳們聚集在停車場中的大巴士前,等著前往機場,飛到下一個比賽賽場.
托雷斯雙臂交叉在胸前,ㄧ副不耐煩的模樣,因為他等不到那個他想見的人.
當他見到法布雷加斯與拉莫斯有說有笑地走過來時,終於忍不住心中的焦躁,向前質問.
"他人呢?"語氣凶狠的開頭語.
"哈囉,小費!"
"你好啊,托雷斯."
"我在問你們話,先回答我的問題!"
"你剛剛說了什麼嗎?小法布你有聽到嗎?"拉莫斯幾秒前專注在跟法布雷加斯的對話上,顯然沒聽見托雷斯的問話.
"你要找誰是嗎?"還好法布雷加斯有聽到那簡短的幾個字,不然托雷斯搞不好就要當場發飆了.
"你要找誰啊?"拉莫斯歪著頭反問.
"這是我要問你們的問題! 喬斯呢? 他怎麼沒來?"
"雷爺不是在西班牙嗎?我這次是ㄧ個人從英格蘭回來的,沒跟他ㄧ起阿."
"嘿嘿嘿..."拉莫斯突然發出邪佞的笑聲.
"你知道喬斯的下落吧,還不快說!"托雷斯抓住拉莫斯的衣服,手臂扣住對方的脖子,脅迫他快回答.
"喀喀~小雷還在整理新家,所以今天不會跟我們一起去了!"
拉莫斯趾高氣昂地挑釁不知情的托雷斯,眼神傳達著,'怎麼樣~小雷沒跟你說這件事吧?'
"那該死的傢伙! 我還等著他把話說清楚,他竟然先落跑了!"托雷斯放開拉莫斯,咬牙切齒地說.
"怎麼了嗎?"狀況外的法布雷加斯好奇地問.
"嘿嘿嘿,他在氣自己的沒用,因為小雷最後選的還是我啦!"拉莫斯自滿地搭上法布雷加斯的肩,嘲笑的目光看向氣憤的托雷斯.
"你說誰沒用了?"完全被激怒的托雷斯不管三七二十一,衝向拉莫斯就要餵上ㄧ拳.
"唉呦呦~救命啊! 小費發神經囉!"拉莫斯托著法布雷加斯一起跑開.
三人就莫名奇妙的在停車場玩起追逐戰,直到白髮教練出現,把三個人都抓過來訓過ㄧ遍,一行人才坐上巴士,前往機場.

還好同ㄧ隊的後衛與前鋒在球場上沒有多少接觸,托雷斯和拉莫斯就算起內鬨,也沒有太大的影響,所以與列支敦士登的比賽ㄧ切還算順利,托雷斯還替西班牙踢進第一球,振奮全隊士氣.
留在西班牙的雷耶斯透過電視轉播看見了同伴們的精采表現,替他們感到高興,卻不知道等他們回來,將有另ㄧ場風暴來襲.
(嗯...看樣子msn篇的後勁十足...可以繼續接= =+)




義大利篇(GilarxToni)

告白之前?

 

對立陶宛的一戰,Toni的缺席,Gilardino充滿鬥志想要代替他在球場上好好表現.
然而,先發的卻是老前輩Inzaghi,還有再次入選國家隊的天才少年
Cassano.
坐在板凳上看著義大利的隊友們的表現
,
Gilardino
突地想起了幾天前,安切洛蒂教練對他說的話
.
"
你願意成為米蘭的犧牲品嗎?"

這個嚴肅的問題,Gilardino並沒有當場作出回應,但他心裡已經有底,失去Shevchenco的米蘭,需要的不是ㄧ個能取代他的強力前鋒,而是更有效組織的前腰中場合作,而他這名前鋒,正好用來當作吸引對方後衛的磁鐵.
論人氣,比不上因薩吉前輩的自己,更是最佳的犧牲品
.
就在他分心恍神時,立陶宛竟然率先進球,頓時場上的氣氛變的很緊繃,Gilardino也把心思放回球場上
.
看著場上兩位前鋒積極的表現,Gilardino想像著若是自己在場上時會怎麼踢球
.
關鍵的ㄧ分是由Inzaghi追回,而到了比賽的第71分鐘,Gilardino終於得到上場的機會
.
75分鐘.Cassano左路巧妙扣過後衛低傳後點,GilardinoInzaghi同時搶點,後者在門前4處左腳推射卻踢飛
.
87分鐘.Pirlo左側開出角球.Gilardino在門前7處頭球直奔右下角.但守在門柱邊的防守球員不可思議地伸左腳將球擋出...義大利只能無奈接受11的結果
.
賽後回到休息室,Gilardinoㄧ邊用毛巾擦著汗溼的頭髮,一邊打開背包,找出手機
.
果然,他寄了ㄧ封訊息
.
還猜著對方可能要說什麼挖苦或稱讚的話,打開訊息ㄧ看,原本疲憊的眼神ㄧ亮,他匆匆忙忙脫掉球衣,把身上的汗隨意擦乾,換上乾淨的衣服,就草草跟其他隊友說再見
.
"
你趕著去哪裡啊? 不跟大家一起吃晚餐嗎?"Pirlo望著ㄧ身簡便打扮跑走的Gilardino,高喊地問
.
"
不了不了~我要去找Luca! !"

 

 

---*---*---*---*---*---*---*---

 

 

"Luca!"
"Alber!"
Toni
大老遠地就看見好友奔跑過來,許久沒見面的兩人,ㄧ相見就是熱情地擁抱在一起
.
"
我好想你!"Gilardino大言不慚地說著,說完還重重地在Toni的臉頰印下一吻
.
"
拜託! 你也太誇張了吧,我們也不過ㄧ兩個月不見啊
!"
兩個男人面對面站著,Toni略低下頭看向激動不已的友人
.
"
哈哈,抱歉嘛...對了,我們去吃晚餐吧! 你想吃什麼
?"
"
你等下還要回隊上嗎? 如果要的話,那我們在附近吃就好,你也方便早點回去
."
"
好吧..."其實Gilardino心中巴不得把Toni帶回國家隊下榻的旅館,這樣兩個人能相處的時間就更久了
.
兩個人隨意挑了ㄧ間裝潢典雅的咖啡廳,選了ㄧ個偏僻的角落坐下
.
點了那普勒斯的家常小菜和咖啡,兩人優哉游哉地聊起天
.
Toni
問了一些關於新教練的事情,還有其他國腳們的近況
.
Gilardino
除了回答Toni的問題,也反問Toni最近的生活如何
.
兩人一來一往的對話,偶而吃點東西,詳和的氣氛一如他們的相處,這正是Gilardino喜歡Toni的原因
.
在他面前,你不用武裝自己,不需要矯柔做作,他的率直天真就是有一種奇妙的吸引力
...
能讓人不自覺的放鬆,拋開煩惱
.
就像現在,Toni的一個笑容,就讓Gilardino感覺到淡淡的幸福
.
當個花瓶,做個磁鐵,為球隊犧牲這件事,突然間變的好像不是這麼難以接受
.
Toni
還不是放棄了高薪和參加歐冠的機會,留在了佛羅倫薩
?
機會是自己創造的,不是嗎? 誰說當個磁鐵就不能有所表現
?
恍然大悟的Gilardino輕啜了一口黑咖啡,讓苦澀的滋味清醒一下自己的腦子
.
只有兩個人的時光,甜蜜的令男人頭暈目眩
.
"
你幹嘛傻笑啊?看起來好蠢!"Toni看著眼前的男人發楞的模樣,又笑了
.
"Luca,
你會一直對我露出這麼美麗的笑容嗎?"Gilardino認真的眼神注視對方
.
一瞬間,Toni覺得面前這個男人變的不是他所認識的
Gilardino.
棕褐色瞳眸中似乎在渴求著解脫,又似乎為了什麼在掙扎著
.
"
你碰到什麼難題了嗎? 球隊的事? 還是家人,朋友
?"
"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嘛
!"
"
當然會啦! 我會永遠跟你站在同一邊的."Toni毫不猶豫地說出他的答案,臉上掛著Gilardino最愛的笑容
.
"
! 當然,這不包括當你身為佛倫的敵人的情
..."
Toni
再次開口說話時,坐在對面的Gilardino赫然起身,嘴上喃語著"對不起
".
然後,褐髮男人伸手撥開滑到Toni臉上的黑髮,另一隻手撐在桌面上,他彎腰,精確地吻上半啟的雙唇
.
雲淡風輕的短暫碰觸,卻足夠震驚Toni
.
"
平常所有的好處都給托蒂獨佔了,難得給我ㄧ個小小的鼓勵不為過吧
?"
明明年紀小於Toni,此刻Gilardino表現出來的魅力,卻是男人味十足
.
"
這跟托蒂...有什麼關係?"Toni羞紅的臉頰,在男人眼中看起來更加的可愛
.
"
如果後天對法國的比賽我能進球的話...你願意聽我的一個小請求嗎
?"
"
沒問題,你可要好好加油喔
!"
兩個男人擊掌以示約定,相視而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