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西裝的魅力(LehmannxKahn,H慎入)

"誰啊?三更半夜的...有沒有常識啊?"Kahn抓著蓬亂的金髮,走向玄關.
透過門上的小孔看出去,Kahn愣了一下,揉揉惺忪的眼睛,再次確認門外的人.
一頭棕色捲髮的高大男人穿著黑色西裝,手中捧著獎盃,臉上漾著笑容守在門口,
"
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Kahn背靠著門板,喃喃自問.
就在Kahn猶豫著要不要開門的時候,電鈴又響了.
還是會讓鈴聲一直響個不停的那種按法.
"
你不知道現在幾點了嗎?"受不了吵雜鈴聲攻擊的Kahn怒氣沖沖地打開門,對著男子吼著:"這樣會吵到鄰居的,你是來給我製造麻煩的啊?"
然而開了門Kahn就後悔了...
突如其來的緊密擁抱令他難受,想推拒襲來的男人,卻料不到男人的下一步是侵犯他的唇.
"
...!..."溼熱的舌吻,Kahn感覺相當的不舒服.
但陶醉其中的男人聽不進任何語言,抓住對方的頭,用嘴吸吮著口腔內的瓊漿,追逐躲避的舌尖.
媽的...他發什麼情阿!!!!Kahn在內心吶喊,可惜在對方懷裡的他動彈不得.
唇舌密切交流了幾分鐘,直到Kahn覺得缺氧而腿軟時,男人放開了紅腫的嘴唇,一手抱住他的身體.
"
你看了頒獎典禮了嗎?"
"
?"Kahn推開男人,用疑惑的雙眼瞪著他.
"
今年的最佳門將喔!"男人秀出手中的獎盃.
"Jens...
你挑在半夜來騷擾我,就是為了這個無聊的理由?"
"
當然不是.我是想見你阿!"

 

 

---*---*---*---

 

 

"當然不是.我是想見你阿!"Lehmann深情地注視著Kahn.
"
可是我並不想在這個時間看見你.如果沒別的事,那請你回去!"
"
不要這麼冷淡嘛,Oliver."Lehmann的眼神直視Kahn的身體,因為對方現在只穿了一件白色薄背心搭配小短褲一條,風光之好,讓他忍不住多看幾眼.
"X
,搞清楚現在幾點了!誰有心情跟你在這裡聊天阿?"
Lehmann
轉身先把門關好,然後再面對Kahn.
"
,我不過是希望聽到你親口讚美我幾句而已阿."
"
,恭喜你.你可以滾了!"Kahn感覺自己的忍耐已經到了個極限.
"
你對我今天的模樣沒有任何看法嗎?"
Kahn
稍微上下打量了Lehmann的裝扮,心裡小小的讚美了幾句,不過說出口的卻是不一樣的回應.
"
大帥哥,你今天穿上西裝真是人模人樣,相信你又多出了不少女性球迷.這樣你可以滾了嗎?"
Lehmann
無奈地看向一臉不耐煩的Kahn.
"
你那是什麼表情阿?我都照你的要求說了你想聽的了,你也該合作一點,讓我回去睡覺了吧."
"
如果我說,我不想讓你睡覺呢?"
"
我會一拳揍昏你,再把你丟出去."Kahn舉起拳頭.
Lehmann
伸出大掌覆蓋住Kahn的拳頭,然後一手將他拉近自己.
Kahn還弄不清楚對方又要做什麼的時候,綿密的細吻又落在自己的唇上.
這是一個溫柔卻不容抵抗的吻.
Kahn
想出拳,偏偏一手給人握著,另一手剛抬高,馬上又被抓住,結果整個人在Lehmann的壓迫下被推擠到牆邊.
"Shit...
!...我說........."Lehmann的吻從臉下滑到脖子甚至是鎖骨的位置,Kahn整個人不安起來.
他越是用力掙扎,想掙脫想抵抗,越是被對方囚禁得死死的.
Lehmann
右手同時抓住了他的雙腕,四目交接時,他伸舌輕舔他的嘴唇,左手則是緩慢地解開黑色的領帶.
Kahn
瞠目結舌地看著男人的手拉下西裝褲的拉鍊,恐懼的潮湧幾乎要將他淹沒.
"
!我最近比賽很密集,沒體力跟你玩這種遊戲.快放開我!"
"
我明天就要回英格蘭了,下次見面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所以要把握現在這個最後的時間阿!"Lehmann將手探入Kahn的上衣裡面,找到胸前的突起,掐住,然後挑逗似地揉捏著.
"
我不要...!媽的...Jens!快放..."Kahn不放棄地扭動身體,這時Lehmann卻將大腿卡進他的兩腿之間,而他的膝蓋,也好死不死地碰到了男人的勃起.
"
我不想等了...讓我在這裡抱你好嗎?"
"
X的!Shit!你沒聽到我剛說的話嗎,我還有聯賽要比,我不想做!!"Kahn羞憤的雙眼瞪視Lehmann.
Lehmann
依舊聽若無聞視若無睹的,彎腰吻上Kahn紅潤的唇,封住他嘮叨不休的小嘴,而右手這時漸漸向下撫摸...
"
我愛你."甜蜜的語調迴盪在Kahn耳邊,全身受了言語的刺激顫慄著,甚至興奮了起來.
"
啊!"即使看不見,還是清楚感受到異物硬是闖進了自己的身體裡.
Kahn
咬緊下唇,不願發出那種令他感到陌生又害怕的嬌媚聲音.
"
,放輕鬆..."Lehmann啄吻Kahn白皙的臉頰,動作輕柔地想要鬆軟幽徑,一邊誘哄似地要對方主動放鬆.
"
你來當被上的,我看你怎麼放輕鬆!...住手..."
"
有感覺了?"Lehmann的指尖駐留在體內的某一點上畫著小圈圈.
"
...個屁!...不要這樣...好奇怪...哈啊..."
Lehmann
觀察著Kahn的反應,看見他逐漸迷離的眼神時,他抽離手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