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嘗試第二種football player配對(BuffonXNedved)

午後,涼爽的風輕吹在佇立著的金髮男子的臉上,
他飄逸的金髮中間雜著幾縷深色的褐色髮絲,
這樣的美景讓路過的人都不禁回頭再多看這個男子一眼,
將近一百八的身高,配上剪裁和身的黑色Armani西裝,突顯男人精瘦的身材,
他白皙的臉上戴著GUCCI的墨鏡,更讓人想一窺隱藏在鏡片下的漂亮雙眼,
男子隨性地站在路口,絲毫不在乎眾人注目的眼神.
"Ned!"另一名男子,在馬路的另一側高聲叫著金髮男子.
Ned,也就是Nedved,在聽到熟悉的聲音時,他拿下墨鏡,眼神看向那名黑髮的高大男人.
"抱歉,等很久了嗎?"快步的走到Nedved面前,男人一見面就在對方的臉頰上來個熱情的親吻.
"是等了很久."Nedved回應似的也親了男人的臉頰.
"飯店什麼的事都處理好了?"看著Nedved一身簡便,男人問道.
"Gigi,你又再打什麼鬼主意?"
"沒阿,"Buffon吐舌,輕鬆的回答,"我原本還想陪你一起去找飯店的,想不到你動作這麼快."
"我還以為你會說你已經幫我找好飯店了呢."
"哈哈哈,其實我是已經訂好房間了."Buffon貼近Nedved的臉,在他耳畔細語.
Buffon很自然地把手放在Nedved的肩上,動作親密的兩人漫步離開.

"比賽可還沒結束喔,你這麼放鬆好嗎?"
"有你的加持,義大利會百戰百勝的."
兩個搶眼男人坐在露天咖啡廳的一隅,雲淡風輕地閒話家常.
"義大利的勝利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是義大利人眼中的勝利女神阿.不只是隊上球員,還有好多人都是你的迷呢!"
"無聊."
"尤文的女神...我記得是這麼稱呼的吧.不過,現在倒變成捷克的女神了."
"什麼?捷克的女神?"Nedved差點打翻剛拿起的咖啡杯.
"你不知道嗎?有記者報導捷克雖然無緣晉級十六強,但女神的表現令人難以忘懷呢!"
"我好幾天沒注意新聞了,是哪個傢伙給我亂取綽號?"
"很好聽阿!戰場上最耀眼的女神,率領的捷克的勇士們進軍世界盃...只可惜..."
Buffon說著話的同時,目光一直注視著Nedved,觀察他的反應.
"別說了."
"還是很在意?"Buffon試探性地問.
"在意什麼?"Nedved閃爍其詞,顯然不想回應這個話題.
"最後一場比賽就止於三十二強,你很不甘心吧?同樣是抱著最後一戰的心情出賽,Zidane他可是帶著法國進入四強了呢."
"..."Nedved舉手招拿著咖啡壺的服務生,幫他續杯.
"不同的是,他有一群合作無間又經驗豐富的同伴,所以他們的攻防是順暢流利;而捷克隊,最有攻擊力的都負傷在身,後衛經驗不足,年輕的中場球員表現不穩定,最後只能靠著中場老將和年輕守門員奮戰."
Buffon字字句句都帶有挑釁意味.
"我們的球隊絕對不比他們差.只是天運不在我們身上."Nedved冷淡地說出他心中的想法,細長的手指拿著小湯匙在杯中攪呀攪地.
"你認為真的只是運氣不好?"
"對,我對捷克隊每一個球員感到驕傲.即使是年輕一輩的小將們,雖然這次他們沒什麼發揮的機會,但相信他們以後會表現的更好的!輸了,不代表結束.他們還有向世人展現他們實力的時候."
"你還真是看好你的隊友...我還期待你會哭著向我抱怨你有多不甘心,他們為什麼這麼不爭氣之類的呢."
Buffon輕啜一口冷飲,臉上又露出輕鬆的笑容.
"我是有這麼想過,不過現在看開了."Nedved朝對方露出釋懷的笑臉,看到這表情,Buffon了解自己是白操心了.
當義大利踢贏捷克隊的時候,Nedved無言跪在球場上的脆弱模樣他沒有漏看,那時他的心情也著實不好受,
只是當時他沒辦法向前擁抱他,親吻他,只能在媒體面前故作開懷地摟著他說些表面話.
愛人與愛國,在眾目睽睽之下孰輕孰重?
雖然在世界盃上他們是敵人,但平常的聯賽中,他們是同隊的隊友,而私底下,他們是關係親密的戀人.
或許在世人眼中,兩個已婚的男人相戀是件相當荒唐而且極為背德的事,
然而,造化弄人,你又怎知何時會遇到那個讓你無可救藥愛著他的對象?
兩人認識時,Nedved不但已婚,還有兩個孩子了,而Buffon也有論及婚嫁的對象,一名捷克的名模.
儘管有五歲的差距,甚至是來自不同的國家,兩個人還是輕易快速地成為好朋友.好到感情逐漸變質的朋友.
好巧不巧地,Buffon的女友還是Nedved的青梅竹馬.
Nedved為此刻意迴避Buffon一段時間,想讓大家都冷靜下來,以這種瘋狂的感情只是曇花一現,他不是愛情,只是迷戀的理由說服自己.
但心是不受隱瞞的,即使身體疏遠距離,一顆心還是懸在對方那邊,做什麼事都不對勁.
Nedved不願放棄自己的家庭,不願傷害從小認識的美麗女孩,也不願忽視對Buffon的感情.
Buffon不願因為同性戀的醜聞斬斷兩人的未來發展,不願看見Nedved一愁莫展的憂鬱又不願放他離開,
掩埋矛盾的梗,他們放任感情自然發展.

兩人安靜地享受球賽外時間的休閒,品味德國不一樣的空氣.
"你的笑容好美."突然,Buffon真誠的朝對方說.
"謝謝你的讚美."Nedved不太自然地低頭喝東西.
Buffon滿意地看著年紀比他大的男人露出靦腆害羞的表情,然後他看了看錶上的時間.
"哎呀,你餓了嗎?我在飯店的餐廳訂了位,時間也差不多,要不要走了?"
"吃什麼?"
"德國料理,入境隨俗囉."他優雅地站起身,拿起帳單先一步結帳.
Nedved凝視他的背影,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神情,似是甜蜜而幸福.

至於兩個人吃完飯後,進了飯店的套房有做什麼事,這就是他們之間的秘密了...


(故事之後)

Nedved躺在床上,酒紅色的絲綢被子掩蓋著他的腰與臀,白皙的手臂枕著自己的頭,模樣好不舒服.
此時一隻黝黑的大掌撫摸裸露在外的大腿,Nedved很不客氣地轉身,打掉那隻意圖不軌的手.
"你還想幹嘛?我要睡覺了,別亂摸!"幾綹髮絲沾黏在Nedved泛紅的臉上,姿態嫵媚.
Buffon微笑地收回左手,改用另一手撫觸對方的臉頰.
忽然,想是想到什麼重要的事情般,他開口問了,"我的那件金色球衣,是不是被你偷拿走了?"
"什麼金色球衣?"找個舒適的位置又躺下,Nedved裝作不知情.
"那件可是我的幸運球衣,四強戰我打算穿那套的,把他還給我吧,我知道你一定有帶在身邊."
"我是拿了,只不過我燒了它."大方的承認自己在捷義之戰後拿走Buffon的'黃金聖衣',Nedved窩進對方懷裡撒嬌似的不認錯.
"你燒了我的球衣?"Buffon顯得相當吃驚.
"哼,那又怎樣?"
"就為了洩恨?...那現在你消氣了嗎?"面對情緒化的情人,Buffon就算有怨言也難說出口.
"...我現在心情還不錯."
"...下次別這樣了...你每次都在關鍵時刻拿走我的的幸運球衣,我該怎麼罰你你才會聽話呢?"Buffon先是無奈地說,隨後又露出相當邪佞的表情,然後他吻上Nedved紅潤的嘴唇.
"給你一個機會,"兩唇分離之際,Nedved一邊喘息,一邊魅惑地說著,"只要你們下一戰打贏德國,我就還你一件幸運球衣."
"這可是個很大的賭注...你就等著看結果吧,我心愛的女神..."
兩人相擁而眠,一同進入甜美的夢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