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出軌06(KloseXKahn)




決賽的前一晚,Klose為了讓心情平靜下來,凌晨時分一個人走到飯店的花園散步.

你也是半夜睡不著跑出來散步嗎?”經過一排矮樹叢時,背後突然出現的聲音驚嚇到Klose.

“K…Kahn?”青年皺眉看著右手搖晃高腳酒杯而左手還握著藍黑色酒瓶的短髮男人.

金靴提名人,怎麼啦?這個時間還在外面散步不像你會做的事喔!”Kahn的粗獷的臉頰泛著紅暈,他輕啜一口杯中葡萄紅色的液體,調侃般地說起.

明天有比賽你還喝酒?”Klose難掩嫌棄的臉色.

小孩子不會懂大人失眠的痛苦的.”Kahn笑著,眼神有些迷離,卻又閃耀著晶光.

來一口?”Kahn將酒杯遞給表情嚴肅的Klose,後者只是注視對方停留在空中的右手,沒有接下酒杯品嚐瓊漿的意思.

Kahn微笑,默默收回手,舉起杯子乾脆一飲而盡,然後在替自己添了半杯.

小徑的照明微弱,Klose卻清楚看見男人吞嚥時每一個的細微反應,上下起伏的喉頭在暈黃的光照下散發著異色的誘惑.

尤其當Kahn最後伸出舌頭舔著杯沿的動作,讓青年的一顆心不受控制的加速.

粗硬的金色短髮,配上剛毅的側臉,Klose不懂為何自己會受到一個比自己更有男人味的男人吸引.

幹嘛?看什麼看傻眼啦?”打了個酒嗝,Kahn朝冷著臉的青年露出酣笑,再次震撼對方的心靈.

Klose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人真的是那個傳說中的獅王Kahn!

這樣毫無自覺的媚惑笑容,比球場上鼓勵球員時露出的燦爛笑容要美上千倍萬倍.

彷彿有種魔力般,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深深攫住Klose原本平淡的內心.

“Klose?你不會站著睡著了吧!”

“…我還很清醒…”Klose的俊臉不自主地浮出兩團紅暈,腦海有種醉醺醺的飄然,讓自己醉了的不是酒精而是男人微醺的笑顏.

只是這種肉麻又不合時宜的話他當然不會說出口.

!對了你還沒說你怎麼在這時間夜遊呢,偉大的頭槌王子?”

第二次聽見Kahn語帶諷刺的形容詞,Klose又一次皺緊眉頭,懷疑對方話下之意.

你又不是啞巴,好歹也回應一下!”

你想說什麼?”

是我先提出問題的,你應該先回答吧?”

我回答的話你就會說嗎?”Klose藍灰色雙瞳看向對方的眼睛.

如此坦率的眼神令Kahn直覺地想要閃躲.

奇怪的傢伙…”Kahn壓低音量唸著,不滿地瞪向表情認真無辜的青年,”明天是最後一場比賽了,就算睡不著也回去床上躺好!要是輸了你們就…”

像是忽然酒醒了,Kahn興致勃勃要對Klose曉以大義之際,這次寡言的青年開口打斷他的話.

我知道了.晚安,Kahn隊長.”

抿抿唇打量著Klose表露無疑的不耐煩神情,Kahn在他走了一段距離後才開口.

“…Klose!不要把被女人甩了這件事看的太重,相信你要是能放開這件事,就能有個甜美的夢了.”

Klose停下腳步,背對男人,心裡猶豫著究竟該不該回頭.

今晚放鬆心情好好睡一覺,把所有不愉快都發洩在足球場上,讓巴西人見識我們的厲害吧!”男人打了一個粗魯的酒嗝,朝黯淡的背影舉杯.

Klose還是忍不住回了頭,入眼的是男子滄桑卻又無所顧忌的狂放笑容.

滄桑?Klose不明白為何會出現這種想法,只知道自己不喜歡他這樣的笑.

於是他又走向Kahn,伸出右手.

男人會心一笑,將酒杯遞給不善言語的年輕人.

Klose毫不考慮地一口喝完剩下的液體,然後對著露出微妙笑臉的隊長說著,”我不在乎被她甩掉這件事,對我而言,現在,向你證明我是個會進球的好前鋒才是最重要的.”

猶豫了一下該表現什麼表情才好,最後Klose選擇他唯一會的微笑.

謝謝你的酒,我想我有些睡意了.祝你也有個甜美的夢,Kahn.”

短短幾句話間,Kahn換了很多種表情,Klose覺得很有趣.

然後,他做出了自己也不能理解的動作,用手撫摸Kahn短硬的粗髮,而且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就向對方當初對自己所做的那樣.

第一次被後輩摸頭,Kahn顯得有些窘惑,等到Klose都走了幾十步的距離遠時,他才大吼著,”臭小子!你還把長輩放在眼裡嗎?明天的比賽沒進球的話你就等著被我教訓!”

Klose似乎有聽見對方的咆哮,這次他沒有回頭,只是朝惱羞成怒的男人揮了揮手.

反正你總是有無限多的話要拿來訓我們,也不差這一次.”喃喃自語著,Klose感覺自己心情大好,因為多了解這位獅王一點而感到莫名的雀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