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其實很愛你(上)



其實是喜歡他的,只是他沉默寡言的個性有時候真的讓人受不了。

利物浦vs巴塞隆納的比賽前夕,葡萄牙某間卡拉OK店裡,一群利物浦球員享受著稍微放鬆的時刻,這個時候還沒人想到這個放鬆,會引發嚴重的球員爭執。

「Riise換你唱一首歌給大家聽!」Bellamy硬是把麥克風塞到挪威人手上。
略為皺起眉頭,Riise看了麥克風一眼,又把他推回給Bellamy。

「你沒聽到大家都在歡呼著期待聽你唱歌嗎?」搭在Riise的身上,Bellamy不肯放棄地就是要挪威人唱歌。

濃重的酒氣撲鼻,Riise知道威爾士人醉了,所以隱忍著他在自己身上蹭來蹭去的行為,但他還是堅持不接下那隻麥克風。

「Craig,你不要勉強John啦!」Kuyt也喝的醉醺醺的,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勸著。

「這傢伙一天到晚這樣悶著,我就是想看他不一樣的樣子嘛!」

「我才沒有一天到晚悶著。我不想唱歌。」終於,Riise開口表達了自己的意見。

「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居然說你不唱歌?那你來幹嘛?」不知是酒意使然還是早就對對方有所不滿,Bellamy說話的態度越來越不友善。

回應如此有攻擊性言詞的依然是沉默。原本在起鬨的隊員們見事情發展的有些詭異,也紛紛安靜下來。

「幹嘛又不說話了?你是男人嗎?有什麼事情就只會這樣保持沉默逃避!」

「我跟你不同。」Riise不明白Bellamy今天是吃錯什麼藥,為何要針對自己,所以還是以冷漠的態度面對。
他不想和威爾士人吵架,只好把挑釁的話語當作耳邊風。

挪威人認為一個巴掌打不響,只要自己忍下酒醉的人的瘋言瘋語,那事情就可以平安順利解決。但Bellamy卻對這樣的行為更加生氣。

「有哪裡不同?難道你想告訴大家你是個女人嗎?」管不住自己的嘴巴,Bellamy繼續說著粗魯的話,「難怪你每次洗澡都偷偷摸摸的,原來是要隱瞞這種事情!哈哈哈!」

「請你放尊重一點。」

「我有說錯嗎?不然你脫光了跟大家證明你不是女人啊!」

「不要再說了,Craig。」Alonso看不下這樣單方面挑釁的行為,站出來阻止發酒瘋的男人。

「有什麼不能說的?這傢伙就是個娘娘腔啊!娘娘腔,娘娘腔,娘娘腔!」Bellamy刻意走到每個隊員身邊,重複著那個歧視的字眼。

「Bellamy,你玩夠了吧!這裡是公共場合,你就不能克制一點嗎?像個白癡ㄧ樣...」Riise受不了環繞在室內的笑聲,生氣地對著Bellamy吼了一句。

但這麼一吼,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被刺激到的Bellamy跑到Riise面前說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話,Riise也毫不留情地斥罵反駁,要不是有些人上來把兩個人拉的遠遠的,恐怕免不了一場肢體衝突。

原本的放鬆計劃最終不歡而散,尷尬的事,吵的天翻地覆的兩個人,回到飯店又得關在同一個小小空間。

---*---*---

Bellamy很生氣,氣Riise的固執,也氣自己的壞脾氣,但前者遠大於後者。

Riise也很生氣,氣Bellamy無聊的玩笑,也氣自己不善表達,但大部分是氣前者。

兩個人背對著坐在自己的床上,憤悶的空氣,寂靜的房間。

凌晨兩點半,兩人都有認知一直這樣僵下去只會影響到明天的練習,於是Riise當機立斷決定投宿Agger的房間,一言不發就離開了。

留下Bellamy一人瞪著棕色的地毯。溫熱的液體悄悄地從眼眶流出,不甘心的淚水滑下臉頰,失控的情緒讓Bellamy找出原本帶來休閒時用的高爾夫球桿,發瘋似地衝出房間,大喊著Riise的名字。

「John Riise!你有種就給我出來說清楚,跟老子住同一間房讓你這麼難受是嗎?」只是單純的喜歡他,想知道他所有的表情而已,這樣的自己做錯了什麼,Bellamy不懂為何對方要以逃避來拒絕。


Bellamy?現在都幾點了...」隔壁房的Gonzalez首當其衝被吵醒。

看見打開的房門,Bellamy不由分說就衝了進去,發現房裡只有睡沉的Finnan,他又跑出房間,去敲下一扇門。

Gerrard
,Crouch,Carragher等人一一被吵醒,就連教練 Benitez也因為走廊鬧哄哄的聲音醒來。

披上輕便的外套,Benitez走出房間一探究竟,卻瞬間被驚醒。

Bellamy居然拿著高爾夫球桿要打Riise的腿!

那是一雙價值不止五百萬英鎊的重要左腳,Bellamy居然敢作出這種傷害一個足球員重要生命的事?!Benitez震怒,向前直接給發狂了的威爾士人一拳。

頓時間鴉雀無聲,Bellamy愣愣地佇立在地,被其他隊友擋在後方的Riise只是默默注視著Bellamy臉上令他心痛的表情。



(請期待下篇=3=  我又爆字數了...還越寫越沉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