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 Losing Game(BapXAli)



結束的哨音響起,眼睜睜的看著冠軍獎盃落入死敵的手裡,Aliadiere忍不住哭了。

他想起比賽前Wenger教練對大家說的話,給大家的溫柔笑容與鼓勵,淚水就流的更兇。

坐在替補席上,Aliadiere彎下腰將臉蛋埋在手掌中,想要等眼淚控制住了再離開,無奈現場的歡呼聲讓他怎麼樣也吞不下不甘的淚。

「Jeremie,走吧。」肩膀上多出了另一個重量,Aliadiere卻不敢抬頭看來人。

如果來安慰自己的,是Fabregas或Walcott那些年齡相近而且有二軍情誼的小朋友們,他搞不好還會直接撲到對方懷裡一起哭,但剛才平靜低沉的聲音是屬於那個巴西人的。

除了白髮教練,巴西人是Aliadiere最不願意面對的人。

在比賽前法國青年幻想過無數種槍手勝利的可能性,想要再為阿森納踢進一球,或者是幫助那個耀眼的巴西人進球。想要回味曾經的感動,想要和他一起慶祝勝利。

畢竟卡林盃的決賽,是他們一起努力踢進來的。就連Wenger都對他們這次的表現感到詫異驚喜,滿意年輕人表現的情況下,教練也索性讓這群小朋友去爭取他們的最高榮譽。

「走吧,這裡是屬於勝者的地方,坐在這哭只會得到嘲笑而已。」Baptista蹲在法國人面前,撫摸他低下的頭,輕聲安撫著。

「對不起。」巴西人聽見Aliadiere沮喪的喃喃自語。

強勢的從左右抬高法國青年的臉,Baptista正視那雙哭紅的雙眼,嚴肅的命令,「不准說對不起!說這種話也改變不了現實,我不准你這樣自暴自棄的。我們是輸了,但輸了比賽,沒有輸掉我們的驕傲。聽懂了嗎?聽懂的話就別哭了。」

說完,巴西人朝明顯受到驚嚇的Aliadeire露出和藹卻又自信的笑容,順便用手指抹去青年臉上的淚痕以及積在眼眶邊的水滴。

「Baptista...」

「一起回去吧。」Baptista站起來對著Aliadiere伸出手。

低下頭想掩飾臉頰的嘲紅,Aliadiere緩慢地把手放在巴西人的大掌上,在男人的帶領下離開令人感傷的球場。

緊握的雙手,傳來男人的體溫,和隱隱約約的,因為輸掉冠軍的失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