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過期聖誕(雀兒喜篇)




「你今天不用比賽嗎?」下午四點半左右,下了飛機的Gudjohnsen趕到斯坦福橋球場,卻看見Terry穿著一身個性化的便服站在門口等待自己。
 
「我的背拉傷了…醫生要我乖乖休息,今天不准出賽。所以我能陪你一起看球賽啦!」Terry俏皮地吐出舌尖,隱瞞自己不能上場比賽的真正原因。
 
上次的背痛經過球隊隊醫的精密檢查後查出是長了骨刺,雀兒喜的隊長面臨職業生涯中一次重大的抉擇,是否要動手術拔除這個痛源。如果要動手術,想必接下來一月的魔鬼賽程他勢必無法參與,對一個職業球員而言,剝奪一個月的足球生活是種跟死亡差不多的折磨。
 
因為脊椎上的這個刺,Terry已經休息了近四場比賽,只是缺少一個隊長,想不到卻嚴重影響雀兒喜的戰績,幾場英超聯賽下來,雀兒喜的後防線簡直是慘不忍睹,見此情形,Terry當機立斷選擇盡快進行手術,以趕快回到球場。動了手術後的現在其實身體並不舒服,但Terry不想讓還不知情的Gudjohnsen擔心,也不想放棄兩人相聚的機會,只好忍著背上隱約的陣痛,裝成自己只是受了一個小傷,嘻皮笑臉的面對冰島人。
 
「背部拉傷?怎麼弄的啊?情況還好吧?」相信對方只是拉傷,即使是常見的小傷,Gudjohnsen的焦急與關懷還是一覽無疑,令Terry感到窩心,更因為戀人細膩的個性,讓他說不出自己是昨天才動的刀。
 
「就像平常一樣跟Lampsy在玩啊。可能是摔到地上時沒注意到傷到了吧,我也不清楚,反正現在背還有點痛。」
 
「…離比賽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我們要去哪裡逛逛?」冰島人轉移話題。Terry跟Lampard的好交情Gudjohnsen也很了解,所以即使心中有任何嫉妒的情緒,他也只能以笑帶過,還將自己的黑褐色圍巾解下來圍到裝委屈的男人脖子上,順便撫著Terry因疼痛而有些拱起的背。
 
「先進去跟其他人打聲招呼吧!打完招呼就先坐定位,不然等下人潮開始湧入不好進來。看完球賽後晚一點再順道去逛逛,因為我跟Lampsy說好了,比完賽大家要一起去吃飯。」
 
「喔…」Gudjohnsen有些怯意,只是面對Lampard,J. Cole這些熟朋友或是其他雀兒喜球員他還應付的來,但是一想到要跟前教練見面,他就覺得緊張。
 
對淺金色髮的男人而言,比賽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因為回來倫敦只是想見Terry一面,其他人不急於現在就要打招呼。對於自己敏感的身分,冰島人怯步了。
 
「我…今天晚上只想跟你一起過。」當Terry轉身準備走進球場時,Gudjohnsen出手拉住他的外套,用細若蚊鳴的聲音說著。
 
「咦?你不去見Lampsy他們嗎?啊,雖然Sheva你可能不太熟,不過還有很多人都會一起來啊!不用擔心什麼啦,感覺就像以前你在雀兒喜的時候大家聚在一起過節那樣。」
 
「我不是不想見Lamps他們…只是,我的身分…」
 
「你就是你,這在大家心中是不會改變的啊!不用擔心自己是巴塞球員這件事。」Terry樂觀的想法不是沒有根據,雀兒喜的人向來團結、互信互愛,不會因為球員的離開而對他改觀。這就是他們的兄弟精神。
 
「我知道,但…」
 
「怎麼了嗎?我好不容易才用苦肉計說服Lampsy跟我們一起吃晚餐耶!來嘛來嘛~」
 
「不然,你跟其他人去慶祝聖誕夜好了。」不忍心看見英格蘭人為難的表情,Gudjohnsen如此回答。
 
「Eidur~走啦,一起去打聲招呼,Jose也很想見你一面的。」
 
「我現在不想跟任何雀兒喜的人見面,除了你。」停在原地,Gudjohnsen擺出難得的強硬姿態,話中還有一分醋意,就連冰島人自己也不確定是不是因為得知了戀人的傷是跟Lampard有關時心裡才突然浮現不願見這位老朋友的念頭的。
 
「…好吧,你這麼堅持的話,就我們兩個過。」Terry用溫暖的手掌撫摸對方有些冰涼卻又因為羞澀而泛紅的臉頰。
 
露出體諒的表情,英格蘭人牽起Gudjohnsen的手,往球場內走去,只是不是朝選手休息室,而是直接坐到觀眾席上。
 
「抱歉…」坐在藍色的座椅上,接過Terry遞來的熱咖啡,冰島人心感愧疚地說。
 
「要抱歉的話應該去跟Lampsy他們說,我想他們也很想見你一面的。」坐下來,Terry遠望著在草地上奔跑著做最後熱身的隊友們。
 
「反正我也樂得跟你單獨相處。這樣你的注意力就會全部放在我身上,我也不用去擔心你跟哪個男人太親密之類的。」沉默一段時間後,Terry啜了一口熱飲才不經意地說出這句話。
 
Gudjohnsen注視Terry的側臉,低下頭,只是小小聲的喃語,「這句話也是我想告訴你的。」
 
悄悄握住Gudjohnsen的手,Terry將他拉近自己的外衣口袋裡,小心翼翼的親暱動作讓冰島人會心一笑。
 
「終於又可以在一起了,這次就好好享受只有你跟我,我們兩個人的時間吧!」比賽開始前,雀兒喜的隊長和前雀兒喜的最佳射手坐在觀眾席上,不在乎曝光的危險,Terry貼近Gudjohnsen在他的耳畔說著,還偷舔了一下。
 
跟眾人一起狂歡過節,有時候反而比不上兩個人平淡卻甜蜜度過普通的一天。對於時常過著歡笑嬉鬧日子的Terry而言,跟冰島人在一起時的平靜是另一種享受,特別是長期分離後的相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