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巴塞隆納的午後03

跟V V共度一個和平的下午後,Gudjohnsen感覺心情也輕鬆許多,或許是時候原諒那個男人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冰島人拿著手機等待電話接通。

『哈囉,我是Frank...』

「好久不見,是我。」

『Eidur!你可真的是很久沒打電話給我囉,最近過的好嗎?』

「我很好。我...我是想問你,Frank...J...Terry的傷勢還好吧?」

『你指的是哪個傷?是背上的,腳踝的,還是頭部的?』Lampard笑著問,『聽John說,你都不接他的電話,是為了這個在吵架?』

「他不是只有脊椎長了骨刺動手術嗎?」冰島人平常一向是靠Terry定期報告來得知切爾西的近況消息,但開始冷戰之後,他就賭氣似的刻意不去注意切爾西的新聞,想不到這段期間又發生慘案了。

『John什麼都沒說啊...糟糕,看來是我多嘴了。』Lampard完全不感到慚愧,反而語氣中有幾分期待。

Gudjohnsen沉默了,原本好一些的心情這下子又鬱悶氣憤起來。

「...那他現在的情況呢?」Gudjohnsen不明白,為何Terry要隱瞞這些事情,只感覺到自己因為對方如此作為而傷心。

『生龍活虎的,一天到晚吵著不想要檢查,吵著要上場比賽,你也來幫我勸勸他,這傢伙瘋起來的時候,連頭破血流都不管了。你沒看卡林盃決賽的轉播畫面吧,當時對手一腳踢在他頭上,John當場就昏迷了,嚇的布里奇還不停的問著我隊長是不是死掉了?那個畫面說多恐怖就多恐怖,可是這傢伙居然在賽後就馬上趕回來跟大家慶功,拿了一個小冠軍雖然值得同歡,但John有時候還挺不要命的,你要多唸唸他幾句,他才知道要多愛惜自己一點!』

「呵...Frank你拿出威嚴來罵他幾句他就會聽了,我跟他說才不會有用...反正,我也不過就是個被瞞在鼓裡的笨蛋。」

『Eidur,怎麼啦,突然變的這麼沮喪?』

「沒什麼。我得先掛電話了,改天再聊,Bye!」冰島人不由分說就主動掛了電話。

腦海中浮現Terry痛苦皺眉的表情,Gudjohnsen覺得身體的某個部份也開始痛了。他敬賞英格蘭人再足球場上付出一切的精神,換作是自己,或許也會帶傷逞強上場,但他不願意看見受傷的人是對方,更氣不過Terry居然從聖誕節開始就一直在隱瞞病情的事。

很生氣很生氣氣到不再跟Terry連絡,原本男人還會每天打一通解釋的電話,可是一個月下來,一天一通變一週,再一個月就沒有來電了,漸漸的讓冰島人也失去了主動聯繫的勇氣。

毫無音訊的這段期間,Gudjohnsen也面臨了職業低潮,板凳時間越做越長,冰島人慌在心裡卻無人傾訴,任憑無助啃蝕寂寞的心靈。有時候不願意去看關於切爾西的新聞,也是怕觸景傷情。

當冰島人自怨自艾的走在令人感到陌生的街道上時,手機主動響起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