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巴塞隆納的午後07



「你不是說要去看另一邊的比賽?」撿起地上的足球,Lampard有些驚訝地盯著朝他走來的Terry。

「突然覺得無聊,就回來了。」

「無聊?」Lampard避開Shevchenko,在Terry耳邊悄悄地問,「你不是去找Eidur?」

「別跟我提他!」突來的怒吼震驚四周的人,頓時視線都集中在藍軍隊長身上。

「怎麼了?」

「沒什麼。」

「沒什麼你會發這麼大脾氣?你有見到他嗎?」

「見到了,還他媽的被他擺了一道!」滿腔的憤恨無處發洩,只要想到昨夜冰島人說的一字一句,體內的怒火就燒的更加旺盛,隱隱約約的,有一種淺淺的悲傷。

Terry不想也不會承認自己被Gudjohnsen給甩了,但他也不知如何向Lampard解釋他們之間的事。

以前他可以很直接的跟Lampard說他們吵架的原因,再一起商量找出解決的方法。只是現在的情況豈止是吵架可以說得明的?對方清楚的說要分手,說要結束戀人關係,那他還有什麼好說的?

不是沒想過跟冰島人分手的畫面,卻意料不到竟會是如此難堪的場面。

那瞬間,他恨Gudjohnsen完全否決自己的感情,更恨自己為什麼說不出辯解或挽回的話。

「John?」

「我有哪裡對他不好嗎?」回憶著自己失控下說出的難聽粗魯字眼,腦海浮現那默默承受的孤單背影,冷靜下來的Terry似是問著自己,又像在問對他們兩個都很懂的好朋友Lampard。

「倒底發生了什麼?你忽然這樣問我怎麼回答你?」

「是因為我當初沒有阻止他的離開嗎?」更久遠的影像,Gudjohnsen平靜的對自己說他要去西班牙了。那時候的打擊,英格蘭人沒有告訴過對方,只是大方地看著他遠走異鄉。身體分離後,心也逐漸離開了嗎?

Terry回味著冰島人過去跟他說的很多話,不同場合不同時間不同情境,但一切曾經那麼甜在心裡的感覺,現在卻苦澀地令人難以形容。仰著頭,眼前是一片灰濛濛的天空,視線倏地模糊了,男人卻不知道自己的眼淚正慢慢爬出眼眶。

Lampard將Terry的頭壓在自己胸口,沉默地替他掩飾。

---*---*---

另一端,在利物浦的安非爾德球場,巴塞球員正為晚上決定性的一戰做最後衝刺。

「事情都解決了嗎?」跟Gudjohnsen在做射門練習的V V裝做很不經意地提出這個問題。

「嗯,昨晚謝謝你。」

「...真的解決了嗎?」看冰島人舒展不開的眉宇,V V實在不覺得事情有所改善。

想起凌晨時Gudjohnsen躡手躡腳的回來,一個人關在浴室好一段時間才上床睡覺,V V直覺就是跟朋友談事情談到撕破臉了,沒成功才會如此失落。

但冰島人顯然不願提任何關於那位朋友的事。他只是全心投入練習,很認真的踢出腳下的每一球,在旁人眼裡有那麼一點的閃亮搶眼。

「你今天看起來特別有幹勁耶!」Messi笑著一手拍在Gudjohnsen的背上。

年輕人的活力讓冰島人也跟著露出笑容,淺淺的,卻是真的放下了某樣東西的寬慰笑容。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