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巴塞隆納的午後08(第一種結局)


雖然最後巴薩還是從冠軍盃十六強中被淘汰了,但在利物浦的一顆進球為來自冰島的新前鋒找回了以往的自信,同時他也找到了跟其他球員和諧相處的方法。

這天,Gudjohnsen跟往常一樣練完球趕回家跟妻小享用晚餐,卻在進門後聽見令他錯愕不已的消息。

「John好難得的打電話到家裡來耶!而且你知道他說了什麼嗎?他說他跟Toni終於要定下來了!」
彎腰托鞋的冰島人抬起頭,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沒有一絲喜悅。

「John...Terry?」

「當然啦!不然還有哪個John跟叫做Toni的女人生了一對雙胞胎?」

妻子的興奮之情完全傳達不到冰島人心裡,不理會滔滔不絕說著話的女人,Gudjohnsen衝進客廳拿起電話就撥。

一直想到第七聲才有人接起了電話。那種沒人接電話的焦急無措,讓Gudjohnsen回憶起分手前幾天的狀況,『原來當初Terry承受著這樣的痛苦啊』的想法浮現在他腦海中。

『喂?』充滿活力的聲音喚回冰島人的神智。

「是我,Eidur。聽說,你要結婚了?」

『...嗯。』頓時下沉的嗓音,令聞者的情緒也跟著低沉。

忽然間,Gudjohnsen覺得自己說不出任何話來,喉頭和口腔變的苦澀乾渴,嚥了幾口唾液,聽見話筒傳來女子嬌柔輕細的呼喚聲時,想開口說個字卻又闔上了嘴。

他記得那個總是依偎在Terry身邊的女孩,那個以女朋友名義正大光明抱著男人撒嬌的模樣,那個幫男人生了一男一女可愛雙胞胎的人母,名叫Toni的女人,他暗地裡嫉妒的對象。

『你還有什麼事要說嗎?』不耐煩的詢問,不知是對黏上來的女友還是電話彼端的前男友。

「呃!喔...我是想...告訴你,」Gudjohnsen這才發現自己錯的離譜,大言不慚地說什麼想要自由,卻容不下對方去追求他感情的歸屬!哽咽著,冰島人在妻子的注視下,緩緩地說出了最絕望的詞,「祝你們...幸福...快樂。」

即使閉上雙眼,Terry穿著新郎禮服的英挺模樣清晰的映在想像的眼前,他牽著臉上掛著羞澀甜美笑容的女人,走在紅毯上。而自己或許就站在英格蘭人背後的某處,用雙眼享受這最後一刻的奢侈。

『...謝謝。』波瀾不興的平淡回答,Terry直接了當掛掉電話,斬斷自己與對方多餘的期待。

將話筒放回原位,Gudjohnsen走近妻子給她一個緊密的擁抱,在心底重複自語著『祝你幸福』。

這才了解,一個句子,也可以這麼沉重又充滿痛苦以及包含著濃烈的捨不得、放不開。

那當年,Terry又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婚姻呢?他是用怎麼樣的心情祝福自己?是用什麼樣的方法擺脫心靈的魘?甚至想問他,是因為兩人分手才讓他下定決心跟雙胞胎的母親共度一生嗎?腦中猛地湧現許多想要問英格蘭人的話,卻再也沒有機會跟他說了...

Gudjohnsen的小兒子走到客廳看見爸爸媽媽抱緊緊的模樣,什麼都不懂的他只是屁顛顛衝向爸爸,從後面環住他的腰,開心的叫著「爸爸回來了!」。


------

我想看魚太太和三隻魚寶寶...(怨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