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隨性之至
關於部落格
作到開心坦白的每一天
  • 10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默的感情(Klose x Kahn)


窩在替補席裡,穿著綠色風衣的男人淡棕色眼睛直視Kahn被進球後氣憤槌打著草地模樣。

這場比賽他期待了半年,思考無論如何一定要把握最後的幾次機會攻破獅王的大門,想著在賽後又要怎麼安撫自尊心甚高的年長戀人,然而千想萬想,卻沒想到自己會在比賽前夕生病。

看著手上已經癒合的傷口,Klose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已經沒事了,絕對可以上場比賽的!偏偏教練怎麼樣就是不肯點頭讓他出場,最後乾脆直接把布萊梅的當家前鋒踢出大名單,讓他落得現在的情形,只能坐在場邊觀戰,沒有出賽權。

悶悶不樂的情緒直到比賽結束也沒化開,但出現在Kahn面前的Klose臉上還是一貫的優雅溫和。

「你來幹嘛?」Kahn很不客氣地問,平局這個結果讓他很不滿意。

「接下來的一週,我會待在慕尼黑,這是我住的地方。」將紙條塞到金髮男人的手中,Klose平淡地說。

「為什麼要留在這?因為生病所以球隊給你特別的休閒假日嗎?」酸味十足的諷刺語氣。

「算是吧,因為隊醫一直處理不好感染的問題,只好到這邊的醫院就診了。」Klose依然微笑著,彷彿近一個月來的病痛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般。

Kahn皺眉,關懷之情全表現在臉上卻不自知,還裝作毫不在意似地問:「倒底是怎麼了?我聽到很多種說法,情況有這麼嚴重嗎?」

「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血中就是有病毒還是細菌什麼的。」Klose乖順地回答,令Kahn更加困惑。平常的男人總是隱瞞一些事情,除非他發起飆來質問才會回答的Klose,今天卻率直的答覆自己的問題。

「還是很不舒服?」Kahn不禁跟著軟化,面對這個露出小羊般無辜眼神的年輕男人,自己常常不知不覺的被他牽著走,表現出其他人少見的溫柔。

伸出手想撫摸Klose棕褐色的短髮,卻在指尖碰觸到髮梢的時候被眼前比自己矮小的男人抱入懷裡。

「我...」開口說了一個字,Klose又閉上嘴,只是加重擁抱的力量。

沉默,就因為有太多話想告訴對方。

稍微仰首凝視Kahn白皙的臉龐,Klose有一吻芳澤的衝動,而在男人近距離的注視下,Kahn僵著身體臉蛋也不爭氣的漲紅,這樣的氣氛下,他清楚知道Klose想做什麼。

但Klose只是摸摸他的臉頰,又露出憂鬱的笑容,然後分開兩人。無形的拒絕讓Kahn心中湧起一股失落,只是高傲如獅王,他不願也不曾在Klose面前擺出脆弱的模樣。

兩人的感情就是這樣,在沉默中交流,但Klose細膩的心思,Kahn往往無法體會。單手握拳,Klose用他堅強的意志忍住接吻的慾望,只因他害怕體內不知名的病源會藉由體液接觸傳染給自己深愛的人。

「今天的比賽辛苦你了,你早點休息吧,就不打擾你了。」Klose主動道別又再次令Kahn錯愕,他以為男人特別來到他家就是為了共度一夜的。

「明天,我陪你去醫院。」鎮定心靈後,Kahn走出玄關對著男人離去的背影說。

Klose回頭給金髮男子一個微笑,「那...明天見。」


(待補?)

---

好像篇名跟內容沒什麼關係=3=
(其實我本來想的不是啾啾這麼單純的東西...
某S還認真跟友人討論病原性血症究竟會不會藉由炒飯傳染呢= =+
結論是,這要看Klose是被什麼東西感染啊u//////u)

又填完一個怨念...接下來是誰呢><?
咻咻羅x菲哥?
伊布x國王?
還是morimori x raulraul?

...我還是先顧好考試的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